在下惜儿♥

感谢来到这里的每一个人ww
正在为刚成立的舞团感到烦恼……但是觉得是值得的!!!
听说勇漫第三季有信啦?那本惜不勤快起来还真是不行了呢ww
微博@在下惜儿ww
微博是专门用来发车的hhh
欢迎各位小可爱们扩列wwQQ:1741795430

因为一些原因,所以不得不放弃这个号,希望这里的小可爱们能记住我,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回来能不能回来,但至少我现在不会再回来了。
快到初三了,今年九月份我就是初三的学生了,这一方面确实应该好好想想,好好地说一个再见了。
爱你们,我539个小可爱♥

【谷戚】子衿

·给 @raxx 的生贺,迟到很久……
·不会照原诗写的qwq

————————————————————

谷子数着来人脚步的频率,戚容正在气头上,脚步一声也没压抑,谷子很快判断出他生气,打开房门未先说话先跪下,“爹,儿错了。”
戚容在谷子肚子上踢了一脚,力道不重,面色也缓和下来了,“错哪了?!”
谷子从善如流,“爹说错哪儿错哪。”
他这个角度微微仰头便可以看见戚容一身青衣长身玉立地站在他面前,而他腰间束了一块古玉,坠了翠绿的穗子。
谷子把欢欣在嘴里来来回回咀嚼了一阵,复又咽了下去,垂下长开了的眉目盯回戚容的脚尖。
这不是戴上了嘛?

谷子是戚容捡回来的便宜儿子,刚回来那段时间,戚容表哥谢怜一边忧心忡忡地看着谷子极亮的眸子,一边担忧这孩子会被戚容养成根歪苗。
所幸这孩子自控能力极强,长大后骨子里又自带了三分文质彬彬,哪怕是被戚容用个麻布袋子套起来,也能撑起一副得体的落魄贵公子样。
谢怜对此颇为感慨——谷子方及冠,他前阵子来时还高他个脑袋顶,这会儿朝气蓬勃的少年已经高他半个头,手下颇为熟练地煮着面。
戚容一撩下摆毫无形象地在太师椅上坐下,愣是给他半靠半瘫得坐着没个正相。谷子把素面从锅里捞出来,无视戚容在那头对他往里头放青菜的叫骂,一手把面给他放下一手去整理戚容乱七八糟的衣服下摆,一副孝子的标准模样。
戚容还在骂,谷子叹了口气,半跪在戚容面前,夹了面送到戚容嘴边,“爹?”
戚容不说话了——谷子手艺着实不错,就算放了青菜也是这样。他神色几经挣扎,最后还是就着谷子的手吃了面。
谷子的手掌微微收紧,在层层叠叠的衣摆下捏住了戚容的小腿——他的义父又瘦了,谷子在营养均衡和肉食动物之间徘徊动摇,丝毫没觉得这个姿势不太对。
“爹……我给你加肉,但你要连菜一同吃了。”谷子微仰起头看他,戚容端着面碗“啐”了他一下,谷子面不改色,手下力道重了起来。
“狗娘养的,再掐你老子试试?”礼貌用词似乎在镜王戚容的字典里连层灰都不是,谷子幽幽地看着他,没松手,戚容抓了抓额发,“我要出门一趟……你听到没有?”
“听到了……”谷子接了他的话头,微垂着头,他不在意戚容骂他,反正他这条贱命都是戚容的。他在心里飞快地盘算行囊需备,为义父计划好了一切。
“有人往我房外悬了一块破石头。”戚容从袖里扯出一块成色上等的古玉扔到谷子脸上,谷子先是挨了这一下,才伸手接住,前者冷哼一声,“是哪个贱货?”
谷子没吭声,戚容好像突然没了火气,他挥挥手示意谷子把玉收好,“个败家玩意儿……”他顿了顿,抬起脚瞪了鞋架在谷子肩上,后者自然知道他要干什么,手指在他脚踝上按揉,微帖得让戚容眯了眼,在谷子肩上不轻不重地踹了一脚,“便宜儿子……真不懂反抗。”
我自愿的。

谷子低垂着眉眼不去看他也不回话,默默在心里做了回答。戚容没等到回答也不打算等回答,干脆揉了揉额角靠上椅背睡了。
谷子小心翼翼地把戚容的腿放下来,用自己的外衣裹住戚容,抱他回房间了。
“我对爹,确实图谋不轨。”
谷子用手覆上戚容的眉目,缱绻而又克制地,在他眉心落下一吻。

戚容把谷子捡回来那一天,是个大雪纷飞的日子。
“那是什么玩意儿?什么狗娘养的小点心?”戚容皱着眉毛看向人群,镜王殿下穿着青绿色的华服,扯着马鞭和人群中某个少年极亮的眸子对上了眼。
挺端正的五官,哪个家里养的贱货?
有人点头哈腰地挡住了戚容的视线,阿谀奉承不要钱似地往外洒,“下水沟里的死耗子,怕污了镜王殿下的眼……”
人群开始骚动,戚容皱了一双眉毛,手中马鞭便重重地落到了一名女奴身上,那女的惨叫一声,要死不死地瞪大了眼睛,竟是没了呼吸。
戚容遥遥一指那少年,眉峰一挑,“叫什么?”
那衣衫褴褛的少年抬头直视他,他眼角凌厉,像一头饿极了的狼,眼神却温顺出了奴性。
贩奴的管事大叱一声,挥手就要打下去。戚容和那少年对视,手下马鞭重重抽过管事的手,血肉翻飞间那管事捂着断手不住磕头。
那少年没理,他手脚并用地挪过来,朝圣一般地捧起了戚容长靴的鞋底,虔诚而狂热地亲吻他的脚踝,克制而又痛苦地闭上了眼。
“谷子,我叫谷子。”

谷子推开房门,房间里没有人气,应当有一段时间无人居住了。
谷子没进门,站在门外像往常一样请了安,接着便关门落了锁。
“公子。”镜王府仆从不多,大多数家务活一般由谷子来操办,全府上下只有一个全聋半瞎的老管家,“殿下来信了。”
有耳疾的人话音都大,自己听不到还唯恐音小了别人也听不到。谷子揉了揉耳朵,谢过了老管家,又在戚容房间四周晃荡了几圈才走回书房。
他的义父才不会和他写信,多半也是太子殿下谢怜代的笔,能嘱咐大小事宜嘱咐完四页纸。
而这次显然谷子猜错了。信封封口封得很草率,信写得也相当潦草,更像是镜王殿下随手拿墨玩,慷慨拿笔挥了几笔下去。
开头一句“便宜儿子”,结尾一句“屁话不放的败家子”构成了信的全部,谷子却反反复复地细读,试图揣摩戚容阴晴难定的心情。
可他把“戚容”两个字在口舌里过了一遍,一下子三魂便没了七魄,一股难以自抑的欣喜漫了上来。
书房点着檀香,和着谷子心中的一把火成了“干柴烈火”,把一个想法烧上了谷子的脑袋。
“爹写信了,”谷子想,“写给我的。”

种子一旦种下,会不受控制地抽根发芽,扎根进骨血之间。谷子用手指反反复复地摩挲着信纸的一个小角无边无际的欢愉像是带着悠长尾调的檀香,勾得人心里痒。
谷子一向克己又自制,这次却觉得有些失控,他扯了扯衣襟,无意间瞥到桌角几缕散落的翠绿穗子。
那块玉是他私下偷偷攒钱找谢怜买来的,托太子殿下的福,没花多少冤枉钱。那是他竭尽全力能送给戚容最好的礼物,纯洁又朴实,浪漫而又锥心。

戚容这趟门说是远门,其实不过半个月光景。他离开时动静颇小,回来时又轰轰烈烈,老管家甚至想去找几个戏子来唱唱曲,谷子揉着额角,忙给劝下了。
戚容是骑着马奔进镜王府的,谷子拢着袖子站在庭院的杏树下看着他笑,不紧不慢地弯腰请安,道了声“爹”。
戚容从马上跃下,伸手往谷子腰上一掴,破口大骂,“屁话不说一句!吃屎都赶不上吃热的!”
谷子受了这一下,这一次他紧紧地盯着戚容的脸,发现他嘴唇还在哆嗦。
戚容的怀里还揣着谷子的回信——今日起身,得以看见一树杏花如你,喜不自胜。
谷子像是绷不住了,他跪下身,在戚容束着的那块玉佩上落上一吻,透出一点轻松的笑意。
“爹。”谷子压低了音唤他。
“戚容。”

何为青青子衿,不过悠悠我心。

E.N.D.

生日快乐哇!!!!

生贺ww

【陆林】陆总生贺ww
·如题。同时交党费qwq

·陆林真好吃qwq同时吹爆甜甜女神qwq

————————————————————

托马斯杨还在滔滔不绝,图兰一边在心里构思一篇符合林上将审美的检讨,一边斜眼偷偷看林静恒,后者面无表情地在厚厚一沓的提案上打标点符号。图兰看着一连串的叉,打了个寒战,把刚刚想好的构思打碎咽了下去,在剃头和裸奔之间犹豫,觉得这已经不是送陆校长一束蔚蓝之海求他吹枕边风可以解决的事情了。
但林静恒的眉毛舒展开来了——或许不能算,他只是眉尖略微下压了些,深灰色的眸子低垂下来——但这对于林上将来说不知道有多难得。他抬起头看了看苦着脸汇报的托马斯杨一眼,开了金口,“扯淡,我要重点。”
图兰偷瞄了一眼,文件里果然夹了一张陆必行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写的白纸——快回来,想你了。工程师001。
高明高明,不愧是把上将睡了的男人,图兰由衷赞叹。

处理完公务时,启明星的傍晚也来临了,林静恒来不及换下军装,就被远在家里的湛卢一通通讯打到了林静恒个人终端上。
“代陆校长传话,先生,他说您每天在外面工作,把荷尔蒙激素分泌正盛的他一个人丢在家里,他可怜巴巴的。”
林静恒没吭声,那边的陆必行就知道他要说什么,湛卢顿了一会儿,“先生,陆校长说学生们都回家了,正在放假,您最近太忙,给忘了。”
林静恒抬头看了一眼家的方向,语气中不见一丝违心,“这是常态。”
“先生,陆校长笑了一下,说那都不重要,但他想你了。”
“……”
“先生,您心率到了一百八十……”
“闭嘴,禁言。”林静恒眉尖微微一抖,像是在经历一番挣扎,“……算了,告诉他我今晚回去。”

林静恒很远地就看到了一片连城的灯火,他脚下踏着不慌不忙的脚步,几乎是瞬息便不动声色地找到了家的位置,那一处灯光明亮,火光温暖,几乎映亮了林静恒多年淡如枯井的灰色瞳仁。
林静恒很快就到了家,家门接收到他个人终端传来的信号便自动打开了。玄关的灯光从陆必行头顶倾泻下来,他刚洗完澡,水汽把微翘的头发压下去一点,陆校长把生活活成了美学——他脸上是四分纵容一分轻佻的笑容,他双臂张开着,像一个港湾。
“将军,不抱抱我吗?”
林静恒无意识地在心里重复了一遍这句话,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吻上了陆必行,后者轻车熟路地关上房门,搂过他的腰把他抵在墙上。平时演惯了斯文大尾巴狼的陆校长胡乱把林静恒身上华而不实的礼服扒下来扔在地上,在空隙一边喘息一边低笑。
“欢迎回家,我的将军。”

陆必行按住林静恒的小腹,他的将军小腹是结实的肌肉,因为长久太空训练而过分白皙的皮肤上是一层潮湿的薄汗,林静恒微睁开眼看他,深灰色的眸子因为水光朦胧而难得柔情,声音慵懒而沙哑,“你怎么了?”
“你会怀孕吗?”
林静恒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陆必行说了什么,被这个人气笑了,奈何又没有对陆校长骂街的习惯,只能上挑眉尖警告他,“扯淡。”
陆校长不愧是睡了林上将的人,对警告不管不闻,用手背蹭着林静恒线条优美的人鱼线,俯下身用嘴唇在林静恒颈侧摩挲,含糊地说,“我挺喜欢孩子的。”
“你来不来?”林静恒打断他,在他怀中蹭了蹭,身下又吃进了几分,他轻哼一声,“卡一半不难受?”
陆必行一边把林静恒按在床上完成肉体与性爱交织的艺术,一边心猿意马地想。
“不管林怀不怀得上,先日了再说。”

E.N.D.

【杰佣】
·带一点点空园qwq

————————————————————

奈布喜欢法国,那里有落叶的香榭,有清澈的天空,还有喜欢仗着比自己高就肆意动手动脚的杰克先生。
他总是那样弯下腰笑着看他,像是清晨沾了露珠的玫瑰。
早晨奈布推开窗子,给窗台的郁金香浇水,公寓楼下停着杰克的自行车,而自行车的主人站在他窗下吹着欢快的流氓哨。
这时候喜欢赖床的艾玛小姐的室友玛尔塔小姐就会推开窗子瞪他一眼,用法国人标准的感情充沛的语调让他解决。
奈布很不平——凭什么是我?
但他还是会飞快地跑下楼堵住杰克的嘴,杰克推着自行车带他走到墙角,堵住奈布先生小声抱怨的嘴——用嘴。
玛尔塔小姐一边叹气一边关上窗,示意艾玛继续睡。

【文临】诗人文×画家临
·发段子,不逼逼。

——————————————————————

翟天临爱朱亚文,爱他忧思深思的眼神和浅浅映在虹膜上的缱绻朦胧,模糊到让人无处捉摸。他喜欢他感情充沛又郑重其事的礼节性用词,把真情实感压抑,只要那样文质彬彬地起誓,翟天临想把命都给他。
他爱他用诗意的语言描绘他们的乌托邦,那样纯洁美好无法让人拒绝,像白鸽衔着橄榄枝,像情色中交织的梦与诗。

朱亚文爱翟天临,爱他纯洁如小鹿的眼神,真正的神色隐在暖橙的光点后迷蒙不清,有着让人惊心动魄的神秘,像是半湿披纱的美人,要露不露。他喜欢他直言不讳的直白,狂热而忠诚,是他乌托邦唯一的信徒。
朱亚文爱他有薄茧的中指,爱他被鹅黄浸染的掌心,爱他大汗淋漓抓住他的手臂,从喉咙中压出一声“操”。

【荼岩】不良『520的尾巴qwq』

·尾巴还抓得到吗qwq

·用荼岩尝试不一样的青春qwq

·高中的小孩们何必这么服服帖帖呢

·非常短,一发完,主要为了自己的私心想写qwq

————————————————————

嘈杂的酒吧里充满了少男少女们尖叫和震得耳膜发疼的流量音乐,难受是难受了点,但是或许这个年龄毫无顾忌个性像长了草荒野的少男少女们就是需要这些嘈杂纷乱的音乐打破平日里被课本和成绩糊得粗劣的外壳。
整个酒吧里唯一冷清一点的一个角落被一个身量修长的少年占领了,身上穿着的还是校服,甚至扣子还扣到了风纪领,可是那件松垮的校服外套被他随随便便地披在肩上,竟然披出了一副校园小混混的模样。
再加上少年三七分的微微遮住左眼的刘海,只要他的眼神可以再睥睨众生一点,他应该是那种用凉薄嘴唇微微一翘轻轻说出一句“你放屁”的张狂少年。
他脸上带着一种几乎不现实的冷淡,把所有的音乐隔绝在一米开外,一众灯红酒绿中点了杯度数极低的果汁鸡尾酒。
安岩在酒吧中央疯完了,晃晃悠悠地走到了神荼旁边,大刺刺地把手搭在他肩上。自己的扣子解了一半,胸口一大块不明所以的飞鸟纹身,神荼瞟了一眼,知道那是纹身贴,这小子还没那么大胆。
“你怎么不去玩玩?你来都来了……”安岩应该喝了好些啤酒,眼角泛了红,还颇为嫌弃地看了一眼神荼扣得严严实实的校服,“哝,你这衣服也是的……”
神荼把外套往一边一扔,干脆利落地一直把扣子解到了腹肌,露出一大块白皙的皮肤,又挽起了袖子,随手把服帖的头发抓乱,再把外套要掉不掉地披到左肩上——这下他看上去更像是不良少年了,神荼低下头酝酿了一下,抬起头时深蓝色的眸子眯成一道慵懒的弧度,扫视了一圈周围,像是自负的国王巡视领地一般。
安岩对他的新造型表示了毫不吝啬的赞美,随即执着地追问下去,“真的不去跳跳?”
“不去。”神荼收了目光,在安岩敞开的领口巡视了一圈,伸手扯住他的领子,“有老婆了,还去玩,像话吗?”
还没等安岩有什么回答,神荼把肩上的外套扯下披到安岩身上,环顾四周和约好的朋友告别,“抱歉,内人喝醉了,我们先走了。”
人群中一阵嘘声,神荼仗着身高把安岩揽进怀里,半拉半就地拽着安岩出了酒吧。
520,小两口的节日,何必要在酒吧过呢?

E.N.D.

【荼岩/哨向】绝对禁地·三十五


·我尝试明天抓住520的尾巴qwq

·久违了…

————————————————————

黑猫爬上废弃城区的矮墙,漫不经心地用猫尾圈住天边最后一缕晚霞,然后它跳下矮墙踱着步走了。天边的光也渐渐沉了下去,连带着黑猫的身影也隐藏在了长巷里。

“啪。”
【神荼】偏着头,过长的刘海遮住他的眉眼,脸上的掌印被白皙的皮肤衬得格外明显。他神情冷漠——不,倒不如更像是觉得无所谓了,带着一种少年独有的近乎偏执的执着面对着自己觉得正确的选项,不偏不倚不屈不服。
“任务要求是要你带回来审讯!谁允许你动私刑!?啊?!”师父恨铁不成钢地指着【神荼】的鼻子,气得手指发抖说不出话来,气急败坏地说出这几句,也只能呼哧呼哧地大口喘气把怒气挤压出去。【神荼】没看他,眼睛焦距略微发散,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告诉我为什么,我只要为什么。”师父拿这个徒弟没有办法——一巴掌都打下去了,真要他再进一步他自己也不舍得了——也只能把手上的文件甩在桌面上,冷着脸质问他。
【神荼】仿佛现在才找回点神志来,他嘴唇动了动,不偏不倚地对上师父的目光,“他动了安岩,我属于替他正当防卫。”
正当防卫?那还会致死?任务目标被惊蛰一刀入腹,如果不是惊蛰长度有限,师父简直以为他要把这人对穿了。他气得想吐血,无奈身体很好一口血也攒不出来,只能很不雅往一旁的垃圾桶里“呸”地吐了口水。
【神荼】冷冷地看着地面,从脸上看不出表情。
“安岩?就是那个嫌疑分子?”师父从记忆中找出这个名字所对应的人,皱着眉毛看着【神荼】。后者似要反驳一样地动了动唇,最后也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他还是不擅长于表达情绪,不擅于辩解,不擅于为自己在乎的人平反申冤。
“你把他带出去了?”师父的眉心皱成了一个“川”字,活像二郎神的第三只眼,现在这“第三个眼”仿佛正在注视着他,审视着他小小不可后悔的私心,“你到底想……”
师父的话语哽在了喉咙里,【神荼】点了头,也只是不动声色地避开了师父的视线,他想起被他匆忙安置在车内的安岩,开始胡思乱想地思考安岩的安全,眉目间便柔和了下来。
师父仿佛也看出了什么,他的眉心渐渐皱得更紧。【神荼】回过神来,弯腰鞠躬,“我甘愿受罚,安岩由我主观带出,不关他事。”
“关不关他事,是你可以下定论的吗?”问话尖锐,换做以前【神荼】恐怕会梗着这一口硬气转身就走,这次他却一副忍辱负重的样子抿着唇。师父想尽办法搜索脑内资料,实在想不出来这个安岩身上有什么值得【神荼】这样对待的理由。
好半天【神荼】才从喉咙里压出一个干瘪瘪的“哦”,他别过脸去,少年的脸上是难以形容地倔强蛮横。师父叹了口气,眉峰抖了抖,倒是把眉毛舒展开来了。

“把这小子带下去吧,别让他随意走动,关到你自己想通为止。”说得很好听,其实不过也就是软禁,【神荼】抖眉看着师父,不说好也不说不好,只是自己转头走了,连个带情绪的眼神都吝啬给。
【神荼】受了罚,安岩倒毫发无损反而重获了自由,他被安置在原来被关押的房间里。【神荼】过来看过他一眼,他匆匆扫了一眼房间,搁下一句“挺好的”这样一句不轻不重的评论便走了,背影很匆忙似乎有什么很重要的事,安岩也没想过去问。
今天他无事在走廊晃荡,迎面向他走来的是年幼的【白无兮】。他看着满脸戾气的少女,实在是不知道她是怎么长成现在沉稳喜怒不形于色的白无兮的。
“你说【神荼】?”少女斜斜飞去鬓角的长眉一挑,几乎是用眼角瞄了几眼安岩的眉眼,“你还问【神荼】?”
安岩心里“咯噔”一下,心凉了半截。
【白无兮】好整以暇地看着他,笑容像薛定谔的猫,一字一句地把【神荼】瞒下的事实揭开,“他因为你动了私刑,又把你私自带出『塔』,现在一身伤地躺在软禁室里,没人管没人理,这老头也真是恨得下心。”
其实不是师父的问题,只是中间被人架空了,简单的治疗伤势的命令都不能准确传到。安岩一想到那少年蹙着眉的样子,难受到心都要炸了。
“你可以告诉我他在哪吗?”安岩弯下腰看着【白无兮】,她的眼睛虹膜颜色很深,但看不出城府,纯洁得像玻璃。
后者笑得高深莫测,“那当然,有了未来我的保证,你在我这,是有安家人的特权的。”

【神荼】是被安岩聒噪的声音吵醒的。
“我胡乱亲吻他的脚趾,虔诚而狂乱地喃喃,‘我是那么地爱您,像蜜糖一样……’”
【神荼】额角青筋一跳——知道安岩大概是个没脸没皮的二货,但没想到他居然能以这样感情充沛的语调朗读这些不堪入目的文字,借以来唤醒昏迷中的病人。
太过分了,因为没有及时处理伤口而发了烧的【神荼】迷迷糊糊地想,阳光照得他眼睛生疼,不然他真的想狠狠地瞪安岩一眼,让他闭嘴。
安岩像是察觉到他有了醒来的迹象,于是把手覆在【神荼】眉眼上,“来,睁开眼睛,活动活动眼珠,告诉我身上还有哪里在痛。”
伤口被人仔细地再次包扎过了,【神荼】“唔”了一声,没有说话。
安岩,我受宠若惊啊。
只是这点飘飘然还没着地,他的心脏又像是被一只大手死死抓住拉回了原地——安岩既然能找到这,那他知道他动了私刑,让那个打算对他下手的目标死得不明不白了吗?
他知道了吗?
【神荼】的身体僵住了,他不怕骗安岩,不怕不对安岩坦白,他唯独害怕被安岩知道他杀人。
他还记得第一次见面时安岩自己的小声嘀咕,“多好看的一双眼睛,印上血就不好看了。”
【神荼】心脏被挤压得几乎喘不上气来,有一种来自本能的逃避和隐瞒让他被安岩用手覆住的眼睛里透出了慌乱。
真可惜,他还没来得及体验爱慕一人时多巴胺引起的缱绻浪漫和毁天灭地式的占有欲,居然已经自我感觉变得面目可憎了。
安岩自然是看出来了,他其实很想“嗤嗤”地笑那么一下——【神荼】离开的那三年里安岩用铁血手腕把自己活成了神荼,杀的人恐怕比T.H.A.自己组织里的人还要多。
还有什么,还需要这样藏着掩着不吭声,自己扛了一身伤,被架空了却还不自知,躺在房间里惶惶等死。

T.B.C.

【荼岩】晴天安然又似你·柒

·久违!!!!

·迟到了qwq

——————————————————

安份的这一下可谓是突然至极,极到神荼还没来得说出下半句话,极到神荼只来得脸黑,怀里的安岩就这样被安份捞走抱在了自己怀里。
现在再看着安份一脸得意得仿佛吃到了什么很大的甜头的表情,再看看一脸无辜懵逼的安岩,年幼的神荼险些一口气喘不上来早年夭折。
难受,太难受了。
不过好在安岩立马反应了过来,挥手就把安份推开,一脸的义正言辞正气凛然,“表哥!我和你说了很多次了!不许这样亲我!我已经长大了!!!”
安份的表情立马垮了下来,他皱着鼻子叹了口气,“岩岩……”
“也不许叫!”
这一句是神荼叫出来的,他冷着一张脸,又是面对陌生人时一副凉薄的样子,虽然只有八岁,他在气势上却完全不输十岁的安份。安份皱了皱眉毛,看了一眼安岩,后者挺了挺小小的胸膛,站到了神荼身后。
……得得得,同仇敌忾了这是。
安份揉了揉额角,站起身来小大人似地想去揉安岩的头发,却收获到了神荼冷着脸挥来的一掌,以及安岩躲在神荼后面一脸得意地冲他吐舌头,“略略略。”
……
安份觉得自己头更疼了,敲了敲额头就又出去了。
安份走了之后,神荼的神色才正常一点,安岩气呼呼地向安份走的方向挥了一拳,嘴里还念念有词,“臭表哥!!!仗着比我高比我大就随便这么亲!!又不是神荼哥哥,我会生气的!!!”
如果说神荼方才的神情叫有一丝缓和,那现在简直是忍俊不禁了,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高兴,只是觉得安岩这话说得对,说得不能再对了。
但是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拉住还在念念有词的安岩,“怎么?有很多人这么干吗?”
安岩挠了挠头发,“没有啊,就是……呃……好像只有表哥。”
哦……目前只有一个安份。
神荼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觉得自己是时候采取行动,“不可以随便给别人亲的,知道吗?”
安岩兴致勃勃地“哦哦”了几声,“那……要是亲了呢?”
“打他。”神荼毫不犹豫地回答。
“哦——”

安岩于是就在幼儿园同学阿赛尔时不时的嫌弃和神荼一天一天的接送中越长越高越长越大了。当有一天安岩贴着墙站好,发现幼儿园入学那一天测量身高的横线居然已经到他肩膀下面了,那边的神荼放下笔扭过头来,声音里带着点笑,“又长高了,做好去小学的打算了吗?”
安岩有些疑惑地看了一眼肩膀下那条歪歪扭扭的线条,才恍然大悟一般地想起今年他已经五岁了,下半年就要去上小学了,而今年十一月一过,他就要六岁了。
六岁了。
安岩心里忍不住高兴起来,他抬头去看神荼,这个时候的他已经可以勉强称为是少年了。身高虽然没有特别明显的增长,但他本来就不矮,褪去了好些稚气的五官变得更加轮廓分明,依稀可以看出这小少年长大后会是多少少女醒着睡着都念着的梦中情人。
安岩走到他面前,略微不满地比了一下,“可是,就算神荼哥哥还坐着,我也才到你的肩膀。”
五年级的小少年已经有一米六多了,在同龄人中都算高挑的。神荼失笑地摸摸他的头,斟酌了一下词句,“那……我等你长高好不好?”
安岩不信:“神荼哥哥骗人哦,秦妈妈都和我说过了,长高这件事是不可以强迫不可以停止的。”
不好骗了。神荼咂咂嘴,尽管以安岩的年龄确实应该知道这些事情了,神荼却还是觉得他有些“童年老成”——这小家伙难道不应该像小时候一样把他的话当哲理看吗?
比如说像谁亲他就打这种事情也能无条件接受。
神荼还在忧心自家小家伙的“老成”,外头秦妈就叫了起来,“秦秦!要去上补习班了!”
安岩站起来,从善如流地替秦妈接下去,“下午的课是数学和英语,记得带家里钥匙,晚上回来的时候小心一点。”
语毕,又顺便在神荼脸上吧唧亲了一下,笑容灿烂,“早点回来!”
“好的——安岩小朋友。”神荼眼角弯了弯,习惯了安岩主动送来的送别吻,提起床角的书包就走。安岩环视了一圈房间——为了考上更好的初中,神荼选择了各初中特色班的提前录取密考。有一次安岩翻开神荼补习班的课本,发现自己连题目都读不顺。
下午的课神荼要一直上到晚上九点再自己坐公交车回来。秦妈催安岩早些上床睡觉,后者咬着铅笔头在桌面的一个本子上写下最后一个句号,抱着自己的书包便回了隔壁自己家。
那个本子——是神荼和安岩之间的一个小秘密,因为不能等神荼回来后再睡觉,安岩习惯把睡觉前和他想说的话写在本子上,这样神荼回来后就可以看到了。
安岩睡觉前习惯性往外看一眼——他走时没有关台灯,这时窗帘外晕了一圈暖橙,灯光温暖。
真希望神荼哥哥能早点回来啊。
安岩睡前迷迷糊糊地想。

T.B.C.

【文临】半个月亮爬上来

·迟来的党费qwq我磕暴文临!!!

·文风转变实验品

·短,一发完

————————————————————

朱亚文在思念他的情人。
他出门的时候月亮才刚刚从云后现出来,那时晚风已经微凉,于是朱亚文穿了那件立领风衣。哈出的热气氤氲在空气里,朱亚文自顾自笑了笑,踱着步。
他在思念翟天临。

朱亚文自认自己是情痴,翟天临也感慨过师哥黏人,比想象中的黏人,朱亚文不打算改——他爱极了翟天临,他的宝贝儿。于是在翟天临感慨完后,他轻轻地蹭了蹭翟天临的颈侧,那里有他留下的痕迹和气味,这让他的宝贝儿是他的。
——如果现在他的小家伙就在他的面前,他会做什么?
朱亚文抬起头,翟天临的房间窗户关着,但他可以想象到那个画面。月光会照在他的书桌上,他写累了文案,会向后仰着伸个懒腰。他的中指有薄茧,比起演员更像文人。
如果他在,他会顺势握住翟天临的手腕,狂热而小心地亲吻他的指尖,用薄唇拂过他的手背,然后抬头看他含笑的眸子。他肯定会陷于那双眸子,所以他会去亲吻那双会说话的眼睛,而翟天临纤长的睫毛会羞赧急迫地眨着,勾得他薄唇发麻。
该死,这样他是不是看起来太像个急色鬼了?朱亚文懊恼地笑笑,他的宝贝儿会害怕,所以他不该去亲吻他的眸子,他会去亲吻他的嘴唇。翟天临唇上有一个浅褐色的小痣,朱亚文喜欢在亲吻他时轻舔那个小痣,哑着声音暧昧缱绻地叫他宝贝儿。
他的吻应该是暧昧诱人的。
——如果你见到他,你会做什么?
朱亚文尚在思考,他扬起手接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从窗口落下的玫瑰,伸出舌尖轻舔玫瑰的花蕊,抬眸看向窗口而歪唇轻佻一笑。
——我会虔诚地吻他。

E.N.D.

内心戏巨多的亚文er哥hhhh

灵感来源于音乐课上老师教的山东民歌《半个月亮爬上来》……音乐男老师低音炮唱得超级好听……但是可能在网上只能找到刘欢老师唱的了……

【荼岩】晴天安然又似你·柒

·各位小可爱!!!我还有副科和二外没考qwq

·所以抽空写了一些来给大家解馋!!!!

·其实就是三个半大的孩子争风吃醋hhh下一次时间线跨得会有点大!!!我们亲爱的荼哥要小升初了!!!

————————————————————

安份的这一下可谓是突然至极,极到神荼还没来得说出下半句话,极到神荼只来得脸黑,怀里的安岩就这样被安份捞走抱在了自己怀里。
现在再看着安份一脸得意得仿佛吃到了什么很大的甜头的表情,再看看一脸无辜懵逼的安岩,年幼的神荼险些一口气喘不上来早年夭折。
难受,太难受了。
不过好在安岩立马反应了过来,挥手就把安份推开,一脸的义正言辞正气凛然,“表哥!我和你说了很多次了!不许这样亲我!我已经长大了!!!”
安份的表情立马垮了下来,他皱着鼻子叹了口气,“岩岩……”
“也不许叫!”
这一句是神荼叫出来的,他冷着一张脸,又是面对陌生人时一副凉薄的样子,虽然只有八岁,他在气势上却完全不输十岁的安份。安份皱了皱眉毛,看了一眼安岩,后者挺了挺小小的胸膛,站到了神荼身后。
……得得得,同仇敌忾了这是。
安份揉了揉额角,站起身来小大人似地想去揉安岩的头发,却收获到了神荼冷着脸挥来的一掌,以及安岩躲在神荼后面一脸得意地冲他吐舌头,“略略略。”
……
安份觉得自己头更疼了,敲了敲额头就又出去了。
安份走了之后,神荼的神色才正常一点,安岩气呼呼地向安份走的方向挥了一拳,嘴里还念念有词,“臭表哥!!!仗着比我高比我大就随便这么亲!!又不是神荼哥哥,我会生气的!!!”
如果说神荼方才的神情叫有一丝缓和,那现在简直是忍俊不禁了,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高兴,只是觉得安岩这话说得对,说得不能再对了。
但是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拉住还在念念有词的安岩,“怎么?有很多人这么干吗?”
安岩挠了挠头发,“没有啊,就是……呃……好像只有安份。”
哦……目前只有一个安份。
神荼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觉得自己是时候采取行动,“不可以随便给别人亲的,知道吗?”安岩兴致勃勃地“哦哦”了几声,“那……要是亲了呢?”
“打他。”神荼毫不犹豫地回答。
“哦——”

T.B.C.

等我qw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