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惜儿♥

这里是惜儿♥是一个双子精分的超可爱小文手♥沉迷小甜饼ww想让小可爱们叫我惜儿就好emmmm……
文手画手舞见加半个妆娘w文坑不毁不弃是个好文手w
勇漫/荼岩 丰雅/
阴阳师/双龙 酒茨 狐琴 博狗 灯刀 狼破 夜青/
名柯/新快 秀透 兰园 新兰 平和/
刀男/冲田/
盗笔/瓶邪 黑花/
欢迎勾搭www你们的关注评论和喜欢是本惜更文的动力呦w

【荼岩】恋爱日志三十题·捌

·荼岩已成夫夫♥

·神荼阿赛尔已和好(雾。

前文戳头像w

开学后首次回归emmmm……争取明天再一更qwq快要完结了呢qwq

以后就周更啦ww有可能一周两更这种qwq初中狗不好受qwq

碎碎念有点多啊qwq

————————————————————

22./强抢民女什么的/
神荼的酒量其实不错,用安岩的话来说就是“还可以,灌得醉我。”

神荼基本没有喝醉过,安岩记忆里唯一的一次就是他俩确定关系的那一天,胖子嚷嚷着说要灌醉神荼。于是神荼那一天就被罗平王胖子江小猪三个人轮流灌酒,然后撑着醉意送三人出门再回来一头栽在床上。

安岩不一样,他是那个一高兴就嚷嚷着要喝酒,喊得最欢,倒得最早。但他特能端着,在T.H.A.众人面前醉得一塌糊涂让神荼抱回去,不熟的饭局上打死都不喝酒。

有一次安岩在T.H.A.聚会上喝多了,回家之后心血来潮,一扬手特别霸气地说,“今天我们来强抢民女!!”

神荼瞥了他一眼,没说话,转身拿了一块湿毛巾给他擦脸。

“抢民女!!!”安岩嚷嚷着,一把把神荼扯到自己怀里。

神荼抽了抽嘴角,知道他在发酒疯,只能顺着他,“好。”

安岩迷蒙着睁大眼睛,在神荼肩膀上拍了一下,“躺好!本大爷来抢你了!!!”

神荼有点不忍直视自家发酒疯的二货,想要站起来把毛巾放回洗手间。

谁知道安岩抓住神荼的手臂,把他往床上扯,喝醉了的安岩力气比平时要大,再加上神荼也不想拗他,就躺到了床上。

安岩趴在神荼身上,皱着眉头想了大半天,神荼被他紧紧贴着,只觉得周围空气温度直线上升。

“怎么强抢民女啊?”,“强盗”安岩一脸懵地问被他压在身下的“民女”神荼。

神荼愣了愣,好看的眉眼舒展开来,连上扬的眼梢都带着笑意。

“我教你啊。”于是一个翻身而上。

于是就教了一整晚。

23./所谓区别对待/
神荼有一个微信号,是安岩帮忙建的,神荼一向是不用这些东西,甚至连手机都不常用。如果不是偶尔要单独出任务,手机作为和安岩唯一的通讯设备,神荼甚至连手机都不会买。

一开始神荼的微信号上只有安岩一个好友,因为神荼手机的通讯录里也只有安岩一个人,T.H.A.其他人还是安岩帮神荼加上的。

据说当初罗平看见神荼居然有微信号而且还加了他为好友时的表情就像是看见山顶洞人突然拿起了AK47并且将枪头对准了自己。

神荼的朋友圈更是万年不更新,好不容易更新一次,是在他单独去云南出任务期间,一张云南的落日风景照,内容是“出任务,忙。”

底下立刻就有人回复。

【T.H.A.江小猪】哎呦喂,居然更新朋友圈了,我莫不是看错了噻??!!!
回复【T.H.A.江小猪】没有。

【多的是你不知道的】小师叔在出任务?小师婶在家不会担心?
回复【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不会。

【我是平的】老铁,咱T.H.A.就靠你光宗耀祖了!!
回复【我是平的】不敢。

【你们根本不懂力量】出任务?
回复【你们根本不懂力量】嗯。
【你们根本不懂力量】嫂子一个人在家?不怕他和别人跑了?
回复【你们根本不懂力量】不会。
【你们根本不懂力量】你能不能多回我几个字?
回复【你们根本不懂力量】不能。
【你们根本不懂力量】……算了,下个月去燕坪,出来陪我喝酒。
回复【你们根本不懂力量】好。

【我是小天使】回复【你们根本不懂力量】好啊好啊!!!我去飞机场接你!!定好机票没有?红星二锅头怎么样???
回复【我是小天使】怎么这个时候还不睡?
【我是小天使】睡不着啊……还想去药店买安眠药来着,不知道哪家还开门。
回复【我是小天使】不许吃药,家里冰箱里有牛奶,热了喝掉,不许喝冷的。把手机关机,躺床上去,睡不着就听音乐,声音不要开太大。十分钟后我打电话检查。

【你们根本不懂力量】woc?!这太区别待遇了吧!!!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亲弟!!!

24./你的掌心温暖我的手/
安岩往窗外看了一眼,离地面已经挺近了,飞机上响起乘务员的广播,无非是让大家绑好安全带不要随意走动。安岩侧了侧身子,往手机屏幕壁纸上的某人看了几眼。

已经去出任务一个月了,这还是自己第一次单独出一次大任务。

安岩想给神荼打个电话问问他到机场了没有,然后又想起在飞机在降落时不可以打电话,只好作罢。

燕坪现在……已经是冬天了吧?也不知道神荼加衣服了没有。

南半球待了太久,连温差都没有适应呢。

安岩裹紧身上刚刚穿上的外套,忍不住笑出了声。

神荼又看了一眼腕表。

时间快到了,那个二货坐的飞机也要降落了吧。

刚从南半球回来,这家伙刚下飞机肯定没有穿够衣服。

神荼又整理了一遍搭在小臂上的毛呢格子围巾。

自己在外面待了一个多月,也不知道有没有照顾好自己。

想到这,神荼微微皱起了眉毛,有点后悔自己怎么没跟着一块去。

“神荼!”有人在后面叫他,神荼嘴角微微勾起笑容,转过身去,张开双臂抱住了朝这边飞奔而来的安岩。

神荼心情很好地低下头,把下巴在安岩头顶蹭了蹭,安岩一阵轻笑,把头埋进神荼胸膛,把自己本就凌乱的头发蹭得越发凌乱。

“怎么才穿这么一点。”神荼微微皱起眉头,才发现这个二货外面只套了一件外套,连拉链都没有拉,比自己想象中的穿得还要更少一点。

真是高估他了。

安岩笑了一声,没有回答。神荼解下身上的大衣套在安岩身上,把安岩的手握住,呵了几口气。

安岩满足地眯着眼睛笑,神荼掌心的热度传递到他的手掌,再传到指尖,把原本的一丝凉意也驱散得一干二净。

“神荼,我可想可想你了。”安岩披着神荼的大衣,把脸歪着,蹭了蹭大衣的毛呢料子。

神荼薄唇微微上扬,笑容温暖宠溺,“嗯,我也是。”

“行李箱呢?”

“啊!我忘了取了!”

“……二货。”

“还,还不是想早点见你!!”

T.B.C.

评论(10)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