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惜儿♥

这里是惜儿♥是一个双子精分的超可爱小文手♥沉迷小甜饼ww想让小可爱们叫我惜儿就好emmmm……
文手画手舞见加半个妆娘w文坑不毁不弃是个好文手w
勇漫/荼岩 丰雅/
阴阳师/双龙 酒茨 狐琴 博狗 灯刀 狼破 夜青/
名柯/新快 秀透 兰园 新兰 平和/
刀男/冲田/
盗笔/瓶邪 黑花/
欢迎勾搭www你们的关注评论和喜欢是本惜更文的动力呦w

【双龙】总裁大人请自重·柒

现代paro

霸道腹黑总裁荒×心眼毒舌经理连

前文戳头像w

开学首次回归emmm……以后就周更啦www争取明天再来一更qwq

————————————————————

既然跟荒打了这么一个赌,一目连自然就不只是说说而已,其实荒在想什么,一目连清楚得很,只是他觉得荒那么精明的人不可能会看不出来他在想什么。

事实上他还真没看出来。

想到这,一目连啧了一声,打开电脑,开始搜索黑晴明的资料。

知己知彼,在这个信息技术高速发展的时代,像这种商界精英的基本资料,一目连根本无需再费时间去调查。

“黑晴明,公司董事长,SSR大学毕业?”一目连正在写字的笔停了下来,他拿起那张纸,饶有兴趣地读出来。

居然是同校的学长?

荒回到办公室,叫来了大天狗,让他把八岐大蛇约出来。

“你找一个他肯定有事的时间段去问他助理,以好找时间约他为理由想办法调出他的行程表。”荒看向大天狗,食指漫不经心地在桌面上敲了几下,“可以不用那么急,后天再问也可以。”

多年【并不】身为荒助理的大天狗觉得荒总又在耍心眼。

这次要套的是……

“哦,同时顺便帮我把一目连的行程表也调出来。”荒头也不抬,钢笔在白纸上写出一道流利的弧线。

连总?!

大天狗的钢笔险些断在自己手中。

虽然和这位总经理认识的时间不算很长,但大天狗还是可以看出那掩藏在儒雅温柔外表下的心眼毒舌腹黑吃人不吐骨头的属性。

真的要这样吗???

你们俩较什么劲???

大天狗有种欲哭无泪的冲动。

荒并没有察觉到大天狗的绝望,拿起手机准备打电话给黑晴明,却被告知对方正在通话中。

荒皱了皱眉头,没有多想。

此时,一目连办公室。

“这真的不怪我,”一目连侧着头,用脸颊和颈窝夹住手机,像是在憋笑,“小黑学长,我可真不知道你叫黑晴明啊。”

“再叫我小黑试试看。”黑晴明的声音隐隐有些怒气,显然是对自己大学时期的外号相当不满。

“好了。”一目连把手从键盘上移开,改成用手拿着手机,“找个时间见个面吧,有点公事要谈一下。”

“什么公事?”

“和人打了赌,可不能输了。”一目连耸了耸肩,看向被百叶窗遮得严严实实的窗子。

“赌注是什么?公事方面,我可不会帮你。”

“我自己。”把目光从窗子上收回来,一目连语气淡定得就像在说赌注不过是一碗兰州拉面一样。

“蛤??”

几天后,荒如愿得到了八岐大蛇的行程表。和一目连的一对比,才发现这段时间一目连根本没有约八岐大蛇,唯一算得上是私人一些的只有一目连行程表上请的半天假,说是有同学聚会。

荒有些疑惑,他总觉得一目连不可能没有采取行动,只是这个赌注任由赢的人规定的规则太过诱人,他现在甚至没什么心思去想这些。

今天就是一目连去同学聚会的日子。

荒站在落地窗前,良好的视力让他能清晰地看到一目连走出公司大门,往路边停着的车走去的身影。

荒低低地咳了几声,眼睛自始至终没有离开过楼下的身影。

一目连打开了车门,像是有所感应一样,挑起眉毛朝楼上看去。

荒下意识地别过头去,随即又意识到一目连根本看不到他,又将头转了回来。

一目连似乎是笑了笑,坐进车里,顺带着关上了车门。很快,车子就消失在了荒的视野范围内。

荒转头,按下桌子上座机的按钮,“大天狗,约八岐大蛇到公司来谈事。”

一目连找到了黑晴明所说的咖啡店,发现这竟然是自己大四时最喜欢来的咖啡店。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叹了口气,点了一杯美式拿铁。

咖啡刚上,一目连还没有来得及抿上一口,从店门照进来的阳光就被人影挡住了大半。

一目连微微抬起头,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小黑学长,你好。”

“……”

荒从会议室里出来,从八岐大蛇那了解到了一目连这个项目的进展,让他有些按捺不住自己求胜的欲望,随即便打了个电话给黑晴明。

“在干什么?”荒便打着电话,便朝楼下走去,准备开车去黑晴明公司和他见上一面。

“和你的总经理喝了个下午茶,刚喝完,”黑晴明的声音有些唯恐天下不乱的意味,“挺有意思的人。”

荒的脚步顿在了原地。

尴尬了。

一目连漫不经心地转了个弯,刚刚从黑晴明那了解到的情况对他并不是很有利。一目连拨通了八岐大蛇的电话。

“八岐大蛇先生,您现在在哪里?有空出来聊聊吗?”一目连把车倒进停车位,推开车门。

“在平安京公司,刚和荒总聊完。”

一目连的脚步顿在了原地。

尴尬了。

荒看着面前的一目连,他脸上有少见的惊诧,举在耳边的手机里隐隐传来八岐大蛇的声音,睁大的右眼死死地盯着自己。

一目连看向面前的荒,他脸上写满了惊讶,举在耳边的手机里隐隐传来某个毫不靠谱的学长的声音,一双深邃的眸子定定地看着自己。

此时,两人的脑海里都360度3D围绕式地盘旋着一句话。

没有更尴尬了。

T.B.C.

评论(13)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