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惜儿♥

这里是惜儿♥是一个双子精分的超可爱小文手♥沉迷小甜饼ww想让小可爱们叫我惜儿就好emmmm……
文手画手舞见加半个妆娘w文坑不毁不弃是个好文手w
勇漫/荼岩 丰雅/
阴阳师/双龙 酒茨 狐琴 博狗 灯刀 狼破 夜青/
名柯/新快 秀透 兰园 新兰 平和/
刀男/冲田/
盗笔/瓶邪 黑花/
欢迎勾搭www你们的关注评论和喜欢是本惜更文的动力呦w

【荼岩/哨向】绝对禁地·零

这篇类似于序,简单讲述了正文前的故事qwq

这篇是刀qwq正文整篇文大概是飙剧情顺便开车的样子qwq

第一篇就敢让荼爷这样的应该也就只有我了qwq

有原创女性角色但是是助攻不用担心qwq

第一次写哨向有不足请见谅qwq

明天更正文qwq

————————————————————

罗平现在也忘不了安岩那时的眼神。

三年前。

粽发的男子微微打起一些精神,腰间别着的双枪子弹已经用完,他手里拿着一把形状有些古怪的木剑,朝冲来的人狠狠刺了下去。

杀死那人的同时,男子的左臂也被那人手中的匕首划出一道伤痕。

男子皱了一下眉毛,可哪怕受伤,也不愿挪开身子,他的身后是一个浑身沐血的黑发男子。血迹顺着他俊秀的脸庞流了下来,眼睛微微睁开,像是想要说什么,但是却咳出了一口深红的血。

“神荼!!”粽发男子听见身后的动静,手中的木剑又狠狠一挥,声音已经沙哑。

“咳咳……”被唤作神荼的男子又咳了几声,把已经布满细密伤痕的手握住那把木剑,勉强往木剑里注入了些力量,木剑便发出一阵深蓝色的雷电,击退了面前的几个人。

“走……”输出力量让神荼更加虚弱,软软地扶住粽发男子的肩膀,哑哑地念了一句。

粽发男子,也就是安岩咬了咬唇,血顺着流到了他的牙齿上,已经分不出是敌人的血还是自己的血。

安岩馋着神荼,在蓝色雷电的掩饰下快速离去。

“就在这吧。”安岩找了一处山洞,让神荼坐在地上,转身费力地挪动一块石头堵住洞口,转身来查看神荼的伤势。

安岩扶住神荼的肩膀,眼睛里是掩饰不住的心疼,“毒没有缓和一点吗?”

神荼摇了摇头,按理来说,他作为安岩的哨兵应该站在他身前保护着他,但现在……

“咳咳……”神荼又咳出一口血,这个是慢性毒,会逐渐蚕食他的身体,让他的内脏慢慢腐烂,他能够活到现在已是奇迹。

安岩有些无措地看着他,他浑身上下满是大大小小的伤痕,但他现在对自己完全不在意。

安岩咬了咬唇,如果不是在神荼中毒后突然冒出众多哨兵向导,凭他们的实力,也不至于狼狈至此。

“安岩,你听我说。”神荼缓了口气,扶住了安岩的肩膀,嘴角居然隐隐约约地勾起了些弧度。

“什么?”安岩把他手臂上的伤痕进行包扎。

“我爱你。”神荼喘了一口气,眼睛里带上了柔情。

“嗯,”安岩吸了吸鼻子,眼角有些发酸,“我也爱你。”

“听我说。”神荼拿起被放在地上的木剑,放在安岩手心,“拿好惊蛰。”

安岩拿着木剑,抬头看着他。

神荼握住安岩的手,让他将惊蛰抵在自己额头,声音沙哑,“杀了我。”

不要拖累你。

————————————

“那是安岩吗?”燕坪的公寓里,王胖子朝窗外看去,夜色中有人影往这边走来。

“我就说小师叔和小师婶不会有事。”一旁的张老邪呼出了一口气。

“走,我们下去噻。”江小猪转头就朝楼下跑去。

但是江小猪的脚步止在了一半。

罗平想要去拍他肩膀的手也停在了半空。

回来的人只有安岩,他垂着头慢慢地走着,额前的发缕被血浸湿,身上是大大小小的伤痕,衣服上的是半干的血迹,额头上伤口流出的血顺着他的脸淌下去,分不清楚是谁的血。

安岩的右手里紧紧握着惊蛰,血液顺着惊蛰的纹路淌到地上,绽出细细的血花。周身的空气被安岩狂暴的精神力微微扭曲。

罗平把手收回去,低低地叫了他一声,“安岩?”

安岩抬头,发红的眼眸是郁垒之力暴走的标志,眼睛里像是氤氲着巨大的风暴,几欲将眼眶撕毁。

“滚。”安岩的声音嘶哑得听不出原先的清亮。

————————————

【哨兵神荼已失踪7天……】

【哨兵神荼已失踪30天……】

【哨兵神荼已失踪3个月,判定死亡。】

——————————

在塔宣布神荼的死讯后一周,燕坪突然出现了一个名叫【T.H.A.协会】的任务中介机构。却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个协会的会长正是神荼的向导安岩,而协会成立的真正目的,是为了寻找神荼。

与此同时,在遥远的法国巴黎,也出现了一个名叫【帝国余辉】的机构,在暗中帮助【T.H.A.协会】寻找神荼。

此后的某一天,在燕坪郊区的一座荒废别墅的寂静,被一位粽发男子打破。

“有人吗?”粽发男子推开尘封已久的大门,声音沉沉地问。

没有人应答。

“白无兮。”安岩喃喃,脸上再也看不到之前的灿烂笑容,“我知道你在这,我有一事相求。”

“报酬。”一个懒懒的女声响起,皮质的长筒靴踩在积尘上,一个高瘦的人影显现了出来。

“任何报酬。”安岩缓缓地开口,看着从别墅深处走出的白无兮。

白无兮走到安岩面前,饶有兴趣地歪了头,“想强行借助精神力觉醒五官之一?你知道代价是什么吗?”

没等安岩开口,白无兮接着说,“会留下后遗症,发病时浑身精神力倒流。”

白无兮没有再说下去,精神力倒流对向导来说有多致命她相信安岩很清楚。

安岩皱了眉,“我知道。”

“为什么?”白无兮漫不经心地带上半掌手套,“这可不是那么好玩的事。”

“我要找到神荼。”安岩沉声说,眸子里是不可逆的坚定,“我还不够强。”

白无兮愣了愣,低下头低低笑了笑。

“好,我帮你也不是不行。”白无兮挑起眉梢。

用精神力强行觉醒向导的五官之一,曾被塔列为是禁术之一,现在整个世界,大概也就白无兮还会了。

白无兮慢斯条理地把缠绕在左手上的红线收下来。

那是她的武器,和惊蛰一样有灵性的神器,名为【月之红线】,对精神力的控制有辅助作用,能压制精神力倒流。

这才是安岩来找白无兮的理由。

白无兮伸出手指,轻点在安岩眉心,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不过,你这个义弟,我收下了。”

这是安岩在陷入昏迷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T.B.C.

评论(16)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