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惜儿♥

这里是惜儿♥是一个双子精分的超可爱小文手♥沉迷小甜饼ww想让小可爱们叫我惜儿就好emmmm……
文手画手舞见加半个妆娘w文坑不毁不弃是个好文手w
勇漫/荼岩 丰雅/
阴阳师/双龙 酒茨 狐琴 博狗 灯刀 狼破 夜青/
名柯/新快 秀透 兰园 新兰 平和/
刀男/冲田/
盗笔/瓶邪 黑花/
欢迎勾搭www你们的关注评论和喜欢是本惜更文的动力呦w

【双龙】总裁大人请自重·玖

现代paro

霸道腹黑总裁荒×心眼毒舌经理连

前文戳头像ww

这周的是糖!!

————————————————————

6:30。

一目连揉了揉额前的头发,伸手把闹钟关掉。

公寓里又恢复了寂静。

叠被子,换衣服,洗漱,一目连侧头整理了一下领带,走出了公寓大门。

今天,好像是要去医院换药的日子吧。

一目连一边往地下室走去,一边打开了手机上的备忘录。

有时间吗?

一目连皱着眉在脑海里过了一遍今天的行程。

……明天去好了。

微微叹出一口气,一目连拉开车门,系好安全带后发动了车。

“早。”刚进公司门口,一目连就碰上了大天狗。

“早。”大天狗朝他笑了一下,从公文包中取出一张纸递给一目连,“这是你的行程。”

“谢谢。”没好意思告诉大天狗自己早已背下来,一目连接过纸张,微微扬了一下唇角。

大天狗回了声不用谢,盯着一目连的脸看了一阵,还是开口说道,“连总是不舒服吗?脸色不太好。”

“唔,没事。”一目连摇了摇头,把太阳穴处的眩晕甩出去,让自己清醒一点,“头晕而已。”

“不舒服还是请假吧。”大天狗皱了一下眉毛。

“我和荒打了赌,你知道的。”一目连摆了摆手里的行程表,又把它放回到大天狗手上,看了一眼手表,“我约了八岐大蛇还有事,先走了。”

“好,好的。”大天狗想起这几天荒对黑晴明这个项目的重视程度以及这几天因为忙所以对自己的压榨,脸就黑了一半。

这两人在较真这个方面都是同一等级的。

荒礼貌性地对电话那头的人道了别,挂了电话后,习惯性地朝一目连办公室望去。看到的却不是放下的百叶窗,而是黑着灯,空荡荡的办公室。

还没来?

荒皱起利落的眉。

迟到了?

荒拿出手机,很快就在人数不多的通讯录里找到了一目连的电话号码。

“喂,荒总吗。”一目连的声音响起。

“没来上班?”荒的手指有节奏地在书桌上敲击着。

“我的行程上有写,”一目连的声音有些闷闷的,还有些沙哑,他咳了一声,“今天早上我和八岐大蛇要谈项目。”

荒敲击着桌面的手指停了下来,声音也沉了下去,“你生病了?”

“没有,头晕而已。”一目连又咳了一声。

“……你不用这么着急。”荒呼出一口气,用钢笔把桌面上行程表上今天下午要去约谈黑晴明的内容划去。

“我可是很想赢啊,荒总。”一目连啧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荒看着显示通话结束的手机屏幕,意识到这是自己第一次被挂电话。

……也就他敢了。

荒放下手机,却还是觉得不放心。

有人敲门,“荒总。”

“进。”荒应了一声,心里却还想着一目连。

“荒总,黑晴明说不用等到下午,他上午就有空。”大天狗走了进来,把黑晴明刚刚和他的通话内容重复了一遍。

“不用了,”荒把桌子上的行程表递给大天狗,“今天就不见黑晴明了。”

“啊?”大天狗接过行程表,看着上面被划去的内容,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次让他赢好了。”荒低低地说了一句,又想起了一目连刚刚的语调。

应该是生病了啊。

大天狗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说出来,“今天早上我看到连总,他脸色不太好。”

“是吗?”荒侧过头。

“嗯。”大天狗点头,“但他说没有关系。”

荒没有再说话,啧了一声,拿起披在椅背上的西装外套。

“会议室有人吗?”荒穿上外套,一边低头扣着扣子。

“没有。”大天狗几乎是瞬间意识到荒这是要去找一目连。

啧,还说不是总裁夫人呢。

“不在?”会议室没有人,但荒仿佛有心灵感应一样知道他在哪。

是那个咖啡店吧……

一目连眯着眼睛扫着文件上的内容,太阳穴不轻不重地一痛,一目连微微甩了甩头,让自己清醒一点。

“合同的第四项还有些问题,不知道连总想怎么改?”经过几次一目连的“鞭策”,八岐大蛇算是学乖了。

“这个……”

话音还未落,身侧的阳光就被某人遮住,与此同时,自己的脸被人托起,强行扭到一边。

一目连看清了那个人俊秀泛着冷意的脸。

“荒……总?”

荒把手放到他额头上,语气是不可反驳的坚决,“你发烧了。”

“什……”

“抱歉,我们先告退。”荒扭头对八岐大蛇说了一句,拽着一目连的手便往咖啡店外走。

“你……”一目连微微蹙眉,另一只手抓住荒的手,“我还没有……”

下一瞬间,一目连的身子就被荒拦腰抱起,荒皱着眉毛狠狠地瞪着他,声音里带了点咬牙切齿的意味,“你再乱动看看。”

一目连愣了一下,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反正再也没有说些什么,只是把头侧了过去。

T.B.C.

评论(10)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