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惜儿♥

这里是惜儿♥是一个双子精分的超可爱小文手♥沉迷小甜饼ww想让小可爱们叫我惜儿就好emmmm……
文手画手舞见加半个妆娘w文坑不毁不弃是个好文手w
勇漫/荼岩 丰雅/
阴阳师/双龙 酒茨 狐琴 博狗 灯刀 狼破 夜青/
名柯/新快 秀透 兰园 新兰 平和/
刀男/冲田/
盗笔/瓶邪 黑花/
欢迎勾搭www你们的关注评论和喜欢是本惜更文的动力呦w

【双龙】总裁大人请自重·拾

现代paro

霸道腹黑总裁荒×心眼毒舌经理连

前文戳头像w

这周的二更ww继续是糖ww

在学校用爱发电ww下次更新就是下周六啦qwq

————————————————————

“右眼的伤口感染了,”医生头也不抬地说,“有些发烧,这个退烧药只能静脉注射。”

“伤口感染?”一目连皱眉,“医生不是说今天来换药吗?”

“我那说的是前天!”医生的声音里也有些恼怒,钢笔狠狠地在处方单上划过。

完全记错了日子。一目连闭了嘴,没有再吱声。

“办个住院手续。”一直站在一目连身后没有吭声的荒开口,“晚上不在这住,但是打针的时候有床可以休息。”

医生抬起头来用奇怪的目光看了一眼一目连,又看了一眼荒。

“用这张卡。”荒打开钱包,抽出一张卡放在医生面前。

医生推了推眼镜,拿起卡看了一眼,看荒的眼神的眼神一下子变了,起身就朝门外走去。

“你给他什么了。”一目连正坐着,发现自己就算抬头也只能看到他的下颚,便作罢地低下了头。

“以前,这个医院的院长欠了我一个人情,送了我一张卡。”荒显然没有在意。

一目连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平安京的涉及领域很广啊。”

“啊,多谢夸奖。”荒扯了扯嘴角。

给点颜色就开染坊。

没等一目连在心里吐槽完荒这个人,一个人影就在门口显现,“我说嘛,这张卡我只给了荒一个人的。”

一目连回过头,门口站着一个短发的女子,促狭的目光在荒和一目连之间徘徊,然后问荒,“平安京总裁夫人?”

“不是。”二人异口同声地反驳。

女子的眼睛里写满了不相信,但还是礼貌性地朝一目连伸出了手,“你好,我是这家医院的院长,神乐。”

“一目连。”一目连微微一笑,伸出手去。

荒皱了一下眉毛,伸手拍掉神乐伸着的手,“可以了,帮我们办住院手续吧。”

荒那一下拍得不轻,神乐吸了口冷气,瞪了荒一眼,倒是没有再说什么,立马叫人来把医院里的VIP会员病房空出一间来。

“行了,我还有事先去忙。”神乐笑着拍了拍手,颇有些暧昧的目光看了看荒,低声对他说,“放心吧,你夫人我一定帮你照顾好。”

“你……”荒拧起了眉毛,刚想说话,却发现神乐早已出了门。

“她和你说什么了?”一目连侧过头来问他,因为发烧的关系,一目连的脸色偏红,看起来少了些病态的白。

荒垂下头看他,“没说什么。”

一目连推开神乐准备好的病房的门,看见里面宛如五星级酒店的布置,扭头对正在整理送过来的药品的荒说。

“你很败家。”

荒的动作停在了一半。

有护士在外面敲门进来给一目连打针,一目连解开袖口的纽扣,撩上去露出光洁的小臂。

护士拿出静脉注射的针管和药瓶。一目连的皮肤很白,还没有涂碘酒就隐隐约约可以看见淡青色的血管。

护士捏着针头,荒全程在一旁抱着双臂,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你要是敢扎错你死定了”的气场,护士顶着荒散发的低气压,惊心胆颤地打完了针,期间险些扎错血管。

一目连显然意识到了这一切,颇有些嗔怪地看了荒一眼,却并没有缓和。

护士把药水流动速度和针头的固定处理完后,忙不迭地出了病房。荒接过挂在铁架子上的药瓶,身高的优势让他甚至不用怎么抬手就能让药水不倒流。

“你吓到护士了。”一目连抬头颇有些无奈地看向荒。

荒耸了耸肩,没有反驳。

让一目连躺到床上,荒把药瓶挂到床旁边的铁架上。

“要吃苹果吗?”荒斜眼看着床头柜上放着的两个苹果,拉开抽屉开始找水果刀。

“你会削皮?”一目连用没有打针的那只手支着脸,略有些戏谑地说。

荒从抽屉里拿出水果刀去洗手间洗了洗,挑起眉梢,“你在怀疑我?”

一目连撇撇嘴,没有说话。

跟想象中简直分毫不差。

一目连冷眼看着不小心被水果刀划破了手指的荒,叹了口气。

荒拧着眉,盯着水果刀的眼神像是要把它烧出洞来。

一目连把削了一半的苹果和水果刀从荒的手里拿出放在床头柜上,又用纸巾把血擦干净。

荒皱着的眉微微舒展开来。

一目连把沾了血的纸巾随手扔到垃圾桶里,抓住荒的手指含进口里。

“你,你干嘛?”荒的脸腾地一下变红,一目连温暖潮湿的口腔包裹着他的手指,甚至还隐隐碰到了一目连的舌头。

“止血啊。”一目连的神情极其自然,甚至对荒的反应还有些不解,因为含着荒的手指所以说话含糊不清。

荒把头扭到一边,想用纸巾捂住自己的鼻子。

止哪门子的血。

T.B.C.

评论(8)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