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惜儿♥

这里是惜儿♥是一个双子精分的超可爱小文手♥沉迷小甜饼ww想让小可爱们叫我惜儿就好emmmm……
文手画手舞见加半个妆娘w文坑不毁不弃是个好文手w
勇漫/荼岩 丰雅/
阴阳师/双龙 酒茨 狐琴 博狗 灯刀 狼破 夜青/
名柯/新快 秀透 兰园 新兰 平和/
刀男/冲田/
盗笔/瓶邪 黑花/
欢迎勾搭www你们的关注评论和喜欢是本惜更文的动力呦w

【荼岩/哨向】绝对禁地·贰

校车上用爱发电!!!

对剧情有猜测什么的请尽情在评论里讨论!!!

我大概是个后妈【忧伤】

前文请走tag/绝对禁地/ww

————————————————————

安岩是在醒来后发现神荼不见了的。

不远处的地面上,是神荼的惊蛰,和被利刃划出的几个字。

“好好活下去。”

安岩咬了咬唇,喉咙深处有锈铁的味道漫上来了。

“这里!”有人踢开洞口的岩石,五六个哨兵和向导冲了进来,却立在了原地。

粽发的男子站着,他的脚下是四五具尸体,从服饰看,是他们刚刚派出去的小分队。

粽发男子把头扭过来,看向他们。

“最后一批了吧。”安岩低低地说着,握紧了手中的惊蛰。

面对冲上来的人,安岩麻木地挥起手中的木剑,连精神力也被消耗殆尽,可安岩没时间再去顾虑了。

疼,好疼,是旧伤还是新伤,安岩迷迷糊糊地这么想,面前似乎又倒下去一个人。

好疼啊。

安岩将木剑刺进最后一个人的胸膛,已经骨折的腿再也支撑不住了,一下子跪在地上。

惊蛰从安岩的手中脱落,落在地上,发出很清亮的声音。

安岩颤抖着把手伸了过去,慢慢握住了惊蛰,就像之前,他曾经这样握住这把木剑主人的手一样。

“神荼……”

“他们,都死了……”

“所以,你回来好不好……”

“我们一起回家好不好……”

安岩呼哧呼哧地喘着气,胸口像是有一架不堪运作的鼓风机。

喉咙里又有铁锈味了。

安岩咽了一口口水,想哭,泪腺却像被堵住了,眼角憋得难受。

他三年前已经流干所有的泪了。

安岩跑着,跑着,热气从嘴里呼出来,消散在空气里。

神荼……神荼……

你终于回来了……

他们……都说你死了……

可你没有死的,对不对……

对不对……

安岩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呜咽声,脸上一会儿哭一会儿笑。

就要到了,就要到了。

安岩推开大门,几乎是一眼就在人群里看到了那个人。

神荼。

安岩的眼睛一点一点地扫过那个人的每一处地方,像是在确定着什么。

墨色的头发,左边偏长垂下来盖住眼睛;线条利落的剑眉,会似有似无地蹙起;深蓝色的狭长眸子,仿佛利剑出鞘的锐利……

安岩呜呜了几声,眼角终于有了水光。

是的,神荼。

是他的神荼。

“安岩……”站在门旁的瑞秋迎了上来,看向站在那里,把视线放在窗外的神荼,斟酌着开口,“神荼他……”

安岩没有心思听她在说什么,几乎是用尽了自己全部的力气跑去。

安岩扑进了神荼的怀里,泪水终于落了下来,他的声音再次变得沙哑。

“神荼。”

“你回来了。”

瑞秋白着脸看向那边的两个人,想要说些什么,张了张唇片,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神荼把视线从窗外收回来,皱着眉看向怀中的男子,潜意识告诉他不要将这个人推开。

为什么?

神荼拧着眉,把手放在那人肩膀上,还没有什么动作,胸口的衣服就传来了一片湿润。

他……哭了?

神荼眯起眼睛,抿了抿薄唇。

为什么?

放在他肩膀上的手紧了紧,还是没有下手。

算了。

白无兮顺着原先进来的路走了出去,原先的精神力屏障还在,但已经脆弱得不成样子。

白无兮斜眼看了看,左手的红线像是有了生命一样将精神力屏障击碎。

“……”蹲下身,掀开手套,将毛蛋从手套下解救出来。

“moda moda!!!”毛蛋跳起来,念了几声。

白无兮面无表情地把手套戴上。

“mo……da?”连毛蛋都察觉出白无兮此时地情绪不太正常。

“……”白无兮伸手戳了戳毛蛋的脸,“你爸爸回来了。”

“可我的向导……是不是真的不要我了呢……”

T.B.C.

评论(31)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