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惜儿♥

这里是惜儿♥是一个双子精分的超可爱小文手♥沉迷小甜饼ww想让小可爱们叫我惜儿就好emmmm……
文手画手舞见加半个妆娘w文坑不毁不弃是个好文手w
勇漫/荼岩 丰雅/
阴阳师/双龙 酒茨 狐琴 博狗 灯刀 狼破 夜青/
名柯/新快 秀透 兰园 新兰 平和/
刀男/冲田/
盗笔/瓶邪 黑花/
欢迎勾搭www你们的关注评论和喜欢是本惜更文的动力呦w

【双龙】总裁大人请自重·拾壹

现代paro

霸道腹黑总裁荒×心眼毒舌经理连

这周的更新!!!!

看了一下之前列的大纲发现才写了一半还不到qwq

这周的依旧是糖!!!

看牙医的小可爱们医药费我可以不报销吗qwq

————————————————————

吊瓶里的透明药液一滴一滴地滴下来,很快就滴完了。

“拔针。”荒站起身来,冲病房外叫了一句。

“来了。”于是护士再次在荒的低气压中拔完了针,目睹全程的一目连有些后悔为什么刚刚不让荒去外面等他。

唔……不过他大概也不会去就是了。

“你今天就不用去上班了,我送你回家。”荒弯下腰,把头凑到一目连肩上,低低地这么说。

一目连侧了侧头,荒说话时呼出的气喷在他的脖颈上,有点痒。

“行……”一目连侧过身,下了床。

荒讨了个没趣,抿了抿唇,拿上车钥匙,回头看一目连。

一目连正侧着头,把手上的胶布撕下来。

荒走过去,按住一目连的手,眉毛皱起来,“血止了吗?”

一目连抬眉看着他,看着荒脸上很明显的神情,突然起了坏心,把自己的手抽了出来,放在荒的手上。

“我没事哦。”一目连微微勾起笑容,凑近荒,让自己说话的热气呼在荒的脸上。

不出意料地看见荒退了两步,脸上微微发红,一目连撇撇嘴,把胶布扔进垃圾桶。

喜欢就直说啊,总裁大人。

“走,走吧。”荒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实在是觉得一目连现在看自己的眼神很不对劲。

“嗯。”一目连点头,跟在荒后面上了车。

荒看着坐在副驾驶位上的一目连,侧过身凑近一目连。

一目连歪头,没有被头发盖住的左眼被光映得隐隐有些浅绿的光点。

荒伸出手抵在副驾驶位的椅座上,一目连皱了一下眉毛,往后退了一点。

荒又贴近了一些。

一目连的耳根开始发红。

二人就这样僵持了十多秒,末了,荒叹了口气,空着的手伸过去扣住一目连的后颈,把他往自己肩膀上拉。

一目连的下巴微微扬起,搁在荒的肩膀上,向来思维清晰运转快速的大脑瞬间当机。

荒松开扣住一目连脖子的手,伸手拽过安全带绕了一圈给一目连扣上。

“安全带。”荒坐回驾驶位,反手把自己的安全带也扣上。

“……”一目连机械地点了点头。

不要跟他说话他听不见……

“一目连?”荒低低地开口,问他。

一目连目光呆滞,盯着面前的挡风玻璃,被头发挡住的侧脸已经红了大半。

荒……身上的味道……

好……清爽……

“一目连?连?”一目连没有吭声,荒也就一遍遍地叫他。

“啊?嗯。”一目连回过神来,轻咳了几声,“荒总说得有道理。”

……我没有在问这个。

“你家在哪?”荒双手握着方向盘,把头侧过去问他。

……

知道荒在问什么的一目连只想把头埋进手臂里不要再看到面前这个人。

“我家,在……”

荒下车,看着面前的公寓楼,沉思了一会儿,回头对一目连说,“去我那住吧?”

“……啊?”

“你在生病,要住好一点。”荒一本正经地板着脸胡说八道。

……其实他家也不错的。

一目连被荒一本正经的脸和毫无逻辑的理由征服,跟着荒回了他家。

当荒从鞋柜里拿出一双还未用过的拖鞋时,一目连还没有怀疑。

但是当一目连走遍了整栋别墅,确定了这么大个别墅里只有一间卧室时,一目连把荒放在茶几上的纸杯狠狠地往地上砸去。

……他又被阴了。

T.B.C.

荒:其实很好奇为什么要砸纸杯???

连:其实我想砸的是你放在桌面上那只万宝龙钢笔的。

荒:……砸一只是不是不够来来来还有三袋。

评论(6)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