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惜儿♥

这里是惜儿♥是一个双子精分的超可爱小文手♥沉迷小甜饼ww想让小可爱们叫我惜儿就好emmmm……
文手画手舞见加半个妆娘w文坑不毁不弃是个好文手w
勇漫/荼岩 丰雅/
阴阳师/双龙 酒茨 狐琴 博狗 灯刀 狼破 夜青/
名柯/新快 秀透 兰园 新兰 平和/
刀男/冲田/
盗笔/瓶邪 黑花/
欢迎勾搭www你们的关注评论和喜欢是本惜更文的动力呦w

【灯刀/短完】待你蓦然回首

 /灯刀/

 

/待你蓦然回首/

 

/青行灯×妖刀姬/


整理了一下之前的文,发现了这章,所以就整理了一下放上来了qwq

 

 

平安京京城的一家酒肆。

 

酒肆里坐着一个大概十七八岁的少女,一头青丝用深棕色的带子松松地束在身后,一身青色的和服,宽大的衣袖边上绣着一朵浅绿的莲花,姣好的容貌,微微上扬的眼梢让人联想到猫。

 

“不是假的呀,讲到第九十九个故事的时候,那个叫青行灯的妖怪就会现身呢。”少女笑着这么说,讲着怪谈,好看的手指在空气里虚空划出一条弧线。

 

“那你看到了?”围观的人群里发出一个声音。

 

少女娇嗔似地看了那人一眼,语气里有些失落,“没有啊,大家就不准我讲呢。真是可惜了,没有看到呢……”

 

“那个妖怪,该不会是你吧。”

 

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是一个坐在角落的黑衣少女。长得及地的青丝,声旁立着一把刀,阳光从窗口照进来,反射出寒光。少女容貌生得绝美,只是表情淡漠。

 

青衣少女眼波流转,“怎么可能呢,我啊,才不是妖怪呢。”

 

黑衣少女眼神微动,看着青衣少女,嘴角不曾扬起丝毫,“是我唐突了,姑娘的确不像是妖怪。”

 

青衣少女歪着头看她,“无碍。倒是姑娘面生呢,未曾见过你。”

 

“京城甚大,姑娘没见过我也正常。”黑衣少女执起茶杯,浅浅地抿了一口。

 

青衣少女掩唇笑了,“姑娘说的在理。我还不知道姑娘叫什么呢?”

 

黑衣少女沉默了一瞬,抬眉看着她,淡淡地道了一句,“妖刀。”

 

她看见青衣少女眼中转瞬即逝的疑惑,但妖刀没有说话。

 

“姑娘又叫什么?”妖刀不动声色,脸侧的黑发垂下挡住她的脸。

 

“妖刀唤我一声青妖便好,”青衣少女粲然一笑,“说起来,我们的名字里同有一个妖字呢……”

 

 

 

酒肆里的人渐渐散了,妖刀坐在角落,看着酒肆里只剩下她一人。

 

像是有什么东西将门忽的一下关闭,妖刀抬眉看了一眼门,没什么表情。

 

“见到青行灯了吧?”酒肆的二楼走下两位少女。走在前面的少女留着一头乌黑的及肩发,浅粉色的及地长裙,容貌清丽淡雅。另一名少女穿着玫红色的短和服,高高的木屐,一头深棕色的长发。

 

“嗯。”妖刀应了一句。

 

穿着长裙的少女叹了口气,她是樱花妖,千年前一次战斗时,青行灯和妖刀,准确地说是妖刀姬失散了。千年来,妖刀姬一直在找青行灯,总算是找到了。

 

长发的少女挥了挥长长的和服袖子,扬起的风微微掀起她额前的头发,依稀露出一对小小的角。额前生两只小角,是桃花妖的标志。

 

“……她把我忘了。”妖刀姬沉默了许久才开口。

 

“怎,怎么会……”桃花妖皱起了眉,很明显并不相信。

 

“……啧。”妖刀姬啧了一声,想起青行灯的眼神,和她说的那个名字。

 

青妖,青行灯……和她吗……

 

“帮我拿瓶酒来,麻烦了。”妖刀姬把茶放到一边。

 

樱花妖叹了口气,无可奈何。

 

妖刀姬是从那次战役后开始喝酒的。

 

樱花妖知道妖刀姬只会在一种情况下喝酒。

 

当她心里想的都是青行灯的时候。

 

 

 

是梦?还是回忆?我分不太清了。

 

第一次遇见她,是她再给别人讲怪谈的时候,我出于好奇看了她一眼,却和那双猫一般的眸子对视。

 

自那次以后,她便一直跟在我身后,絮絮叨叨的。

 

“拜托了,给我讲一下你的故事吧。”

 

“抱歉,离我远一些。”我听见自己的声音不带感情地说。

 

“我、我没有恶意……”

 

“……”

 

“我只是觉得,你背后的故事一定很有趣……”

 

然后,就慢慢习惯了,她的絮絮叨叨。

 

不久,我成了主力,阿妈带着我出寮征战四方,在那段日子里,我竟格外想念她的絮叨。

 

我用最快的速度解决了事件,回寮的时候,我看见她一个人坐在庭院里。

 

“妖刀!你回来了。”她坐着她的灯飘过来,听见她的声音,我莫名安了心。

 

“嗯。”我回她。

 

“我们回家吧。”

 

 

 

翌日。

 

还没走进酒肆,妖刀就听见里面传出的人声,“青妖,你头上怎么了?”

 

熟悉的声音响起,“这个啊,是很久以前的伤了呢。只是昨天又有些疼了。”

 

妖刀瞳孔微缩,推开了门。

 

“妖刀!”正在和一名少女对话的青妖笑着站起身,朝妖刀走来,“你过来了。”

 

一句话,仿佛触动回忆的钥匙。

 

眼前人的样子与千年前在寮里等她回家的妖的样子重叠。

 

妖刀抿唇,回忆让她的声音发软,“我认识一位医师。”

 

 

 

青妖坐在酒肆窗旁,妖刀在楼梯上停下脚步。

 

刚刚和桃花的谈话在她脑中闪过。

 

“大概是在那场战役中撞到了头,失去了记忆吧。”

 

“那……”

 

“去吧妖刀,刚刚她已经叫出我的名字了。(笑)”

 

明明应该立刻去确认,妖刀姬却有些犹豫了。

 

已经等了千年了呢。

 

“青行灯。”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在叫她。

 

青行灯转过头来,眸子澄澈见底,“妖刀。”

 

她向千年前一样伸出手微笑,“我们回家吧。”

 

 

 

酒肆外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一黑一白两个身影显现。

 

鬼使白对墙旁一个淡得只有轮廓的虚影道,“青行灯大人,您终于肯走了。”

 

“嗯。”青行灯的声音淡淡的,回头看了一眼,嘴角的笑容淡得看不见,“总算是了了心愿。”

 

鬼使黑忍不住开口,“您在世间为妖刀姬大人飘荡了千年,耗尽了妖力,在复活后又渡魂。魂魄已经缺失,哪怕转世,也只能为恶鬼了。”

 

“桃花妖复活了我的身体,却没有办法让我已经飘荡了千年的魂魄归位。”青行灯透明的指尖碰了碰酒肆的瓦墙,“和妖刀姬那么多回忆,青行灯不该忘记。我渡魂,是为了那些让人心发软的回忆。”

 

指尖穿过瓦墙,青行灯失神轻笑,“若是为恶鬼,能死在妖刀刀下,我也无憾了。”

 

 

 

数百年后。

 

妖刀姬看着面前遍体鳞伤的恶鬼,呼出一口气,一道寒芒从刀上闪现。

 

恶鬼应声倒地。

 

随着恶鬼的到底,妖刀姬忽然胸前一痛,心脏仿佛被人狠狠地抽走一块,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似的。

 

怎么会……这样。

 

妖刀姬瞳孔紧缩。

 

一道青色的光芒从恶鬼身上剥离,悄无声息地融入了不远处的青行灯体内。

 

青行灯微微一颤,再次睁开眼时,眸子里满是不可思议。

 

怎、怎么会……这样……

 

痛感逐减,妖刀姬喘了口气,立刻回头看向青行灯。

 

青行灯抬头与她对视,眸子里噙满了泪水。

 

我以为……在百年前,我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妖刀姬看着青行灯,心中一些想法慢慢变得清晰起来。

 

青行灯慢慢展开一个笑容。

 

这次,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哦。


E.N.D.

评论(9)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