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惜儿♥

这里是惜儿♥是一个双子精分的超可爱小文手♥沉迷小甜饼ww想让小可爱们叫我惜儿就好emmmm……
文手画手舞见加半个妆娘w文坑不毁不弃是个好文手w
勇漫/荼岩 丰雅/
阴阳师/双龙 酒茨 狐琴 博狗 灯刀 狼破 夜青/
名柯/新快 秀透 兰园 新兰 平和/
刀男/冲田/
盗笔/瓶邪 黑花/
欢迎勾搭www你们的关注评论和喜欢是本惜更文的动力呦w

【狼破/短完】御魂的故事·破势

/狼破/

 

/御魂的故事·破势/

 

/白狼×破势/

有私设——

四件套御魂拥有自己的意识.

御魂的强弱由御魂的修炼决定.

 

这个cp超冷门qwq

 

我是破势。

 

我的主人,是一个叫白狼的妖。

 

我已经陪了她好久好久了。

 

久到我已经忘了有多久时间。

 

 

 

白狼正在射箭,白色的发丝飞扬起来,画面很赏心悦目。

 

我漂浮在她身边,一声不吭。

 

白狼突然放下弓箭,扭头问我,“破势,我是不是……还不够强?”

 

我愣了愣,低下头,飘到她另一侧,看着我深蓝色的长发从她身体虚空穿过。

 

“为什么?”我淡淡地说。

 

白狼抿了抿唇,“今天……斗技的时候,输了。”

 

我没出声,身为她的御魂,我自然知道。

 

“我没有……守护好博雅大人。”白狼握紧手中的弓。

 

我动作一僵。

 

果然。

 

白狼看着我,好看的眸子一眨不眨。

 

我败下阵来。

 

“嗯。”我点头。

 

 

 

看着对面的茨木童子,白狼握紧了弓,看了一眼身旁遍体鳞伤的博雅。

 

这次……又要输了吗……

 

“用【无我】。”我从白狼身边浮现,看向对方几乎没有受伤的茨木童子。

 

白狼愣了愣,看向我。

 

“有我在,会赢。”我收回目光,看着她。

 

白狼点了点头,搭起弓,深红色的妖力开始在箭上环绕。

 

我转了个身,握住手中深蓝色的短刃,在箭矢射出后紧跟而上。

 

看向对面白狼的笑脸,那不是对着我,是对着源博雅。

 

我看了一眼倒下之后化为青烟的茨木童子,慢慢地消失在原地。

 

反正和她庆祝胜利的,永远不是我。

 

 

 

“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网切皱着眉看着我。

 

我坐在地上,“哥,我知道。”

 

“强行用力量将暴伤提高百分之三十,有多大损害你不是不知道。”网切看着我。

 

我想起白狼白色的发丝,淡淡地说,“御魂为主人而服务,白狼想要,我会尽力给她。”

 

网切顿了顿,“那……白狼知道吗?”

 

我站起身,闭上眸子。

 

“她不会知道,也不必要知道。”

 

 

 

和网切告了别,我想了想,从白狼额间化作蓝色光点出了来。

 

白狼正睡着,月光照在她的脸上。

 

我安静地漂浮在她身边,尝试用手触碰她的脸颊。

 

看着手指穿过她的皮肤,我触电般地收回手。

 

苦涩地笑了笑。

 

连碰都碰不到,还妄想着什么,抱抱你呢……

 

 

 

“到底怎么了?”我打断白狼的练习,“状态很不对,连发箭都有气无力。”

 

“抱歉。”白狼低下头。

 

我在她身边漂浮,一声不吭。

 

“博雅大人,最近在为彼岸花烦恼。”白狼被我看得不自在,“其实,只要我速度可以再快一些……”

 

“可以了。”我低下头。

 

我不想知道原因。

 

白狼微微睁大眼睛。

 

“我会帮你,你先好好练箭。”我转过身去。

 

白狼抿唇,“谢谢。”

 

我闭上眸子。

 

一声谢谢啊。

 

足够了。

 

 

 

“破势你不能……”网切看上去很激动。

 

“哥,”我抬起头,很平静,“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有御魂来顶替我,这也许是我最后为白狼做的事。”

 

网切一下子被哽住了。

 

我仰起头。

 

为了她一声道谢,我可以付出全部。

 

 

 

看着晴明拿着一个新破势向白狼走去,我就知道这一天来了。

 

但我没想到它来得这么快。

 

“这个是……新御魂?”白狼看向我。

 

会看向我,证明是在乎我的是吗?

 

“嗯。”我慢慢地飘到她身边,“我不在的时候,也要照顾好自己。”

 

在白狼的注视下,我碎成光点融入那个新御魂体内。

 

我已经看不清楚白狼的样子了,我又想起她白色的发丝,我碰不到它们,穷极一生都无法知道它们扫过我手心的触感。

 

这样,可以更好地帮到她吧。

 

意志消失的前一刻,我露出了第一个笑容。

 

也是最后一个。

 

 

 

破势走后的日子里,白狼变得更加沉默寡言了。

 

独自一人练习箭术,再心不在焉,也不会有人说了。

 

手中的弓砰然落地,白狼跌坐在地上,小声而无助地哭泣。

 

“破势,博雅大人他…….”

 

“好。”

 

“破势,我…….”

 

“好。”

 

“破势…….”

 

“好。”

 

无论怎样,她都会应下来,无论怎样,她都会陪在自己身边。

“有我在。”

 

“我会帮你。”

 

“没有必要担心。”

 

总是会安慰自己,保护自己,满足自己的那个人……

 

不在了啊……

 

为什么总是在失去之后,才恍然醒悟那个人的重要性呢……

 

“我只是御魂而已。”

 

怎么可能只是御魂呢……

 

你是破势啊…….我的破势啊……

 

“我不在的时候,也要照顾好自己。”

 

如果想要我照顾好自己,拜托请先回来啊……

 

樱花“哗”地飘落,像它们无畏又无为的誓言。

 

 

 

很多很多年前。

 

“白狼,这是你的御魂。”晴明捧着一块御魂。

 

人影从御魂上浮现,深蓝色长发,手里握着一把蓝幽幽的短刃,表情淡漠。

 

小白狼动了动耳朵,伸出手,笑得格外灿烂,“请多指教。”

 

女子愣了愣,表情微变,有些别扭地伸手放在小白狼的掌心。

 

“请多指教。”

E.N.D.

评论(1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