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惜儿♥

这里是惜儿♥是一个双子精分的超可爱小文手♥沉迷小甜饼ww想让小可爱们叫我惜儿就好emmmm……
文手画手舞见加半个妆娘w文坑不毁不弃是个好文手w
勇漫/荼岩 丰雅/
阴阳师/双龙 酒茨 狐琴 博狗 灯刀 狼破 夜青/
名柯/新快 秀透 兰园 新兰 平和/
刀男/冲田/
盗笔/瓶邪 黑花/
欢迎勾搭www你们的关注评论和喜欢是本惜更文的动力呦w

【双龙】总裁大人请自重·拾贰

现代paro

霸道腹黑总裁荒×心眼毒舌经理连

这周依旧是糖……

这周的二更!!!!

emmmm……写这篇莫名兴奋qwq

——————————————————————

“今晚你睡这。”荒推开卧室的门,回头对一目连说。

“那你呢?”一目连侧头问他。

你家只有一个卧室,我已经看穿了。

荒的话被一目连的眼神堵在了喉咙里。

媳妇太聪明了是应该要夸还是为自己以后的生活担忧?

荒陷入沉思。

一目连没有得到荒的回答,就自顾自地走进卧室,环视了一圈。

一目连打开墙边的衣柜,荒的衣柜和他预想中一样朴素,黑白灰,西装衬衫。

一目连把衣柜关上,又打开了另外一个柜门,终于找到了他想要的备用被子和枕头。

一目连对被子和枕头放置位置的高度表示不满,然后刚想回头去叫荒,却被衣柜角落的一件东西吸引了注意力。

荒思考无果,于是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发现一目连已经长驱直入地进了他的卧室,而且似乎找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一样露出了笑容。

荒:……???

一目连用左手的食指和中指掂起放在衣柜角落的,很明显是小孩子穿的一件红肚兜,转向荒,挑了挑眉,露出一个戏谑的笑容。

“荒总,我要对你改观了。”

荒:“……不不不,连连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哦?那是什么样?”一目连颇有些恶劣地抖了抖手中的肚兜,展开后的肚兜上绣着一条白色的龙,典型的奶奶外婆产物,“这样的?”

荒:……

一目连把地铺铺好,又坐上去试了试软硬,然后回头对荒说,“其实我睡地铺就好了。”

“嗯……”荒踌躇了一阵,最终还是开口,“那个,一目连,那个肚兜……”

“挺可爱的。”

“……呃?”

看着荒脸上少见的呆滞,一目连使劲憋住笑,“其实,我小时候有个差不多的,绣的是一条小粉龙。”

荒不知道为什么脑袋里浮现出了一目连微红着脸穿着有些小的红色肚兜,绣在肚兜上的小粉龙随着一目连身体的弧线变换形状。

呃……

荒脸上的温度在上升。

“不过,荒总居然能把肚兜留这么久,也是我改观的原因之一。”一目连慢条斯理地开口。

……幻想破灭。

荒把头埋进双手中,花洒冲下来的水丝毫没有让他冷静下来。

一目连斜眼瞥了一眼浴室,里面透出暖融融的灯光。他偏着头把肚兜展开,想象着小时候的荒穿着这件肚兜的样子,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荒总大人,您的黑历史我已经收到了,并且决定嘲笑一生。

荒从浴室出来了,一目连抬头和他对视,还眨了眨眼睛。

“去洗澡吧。”荒在一目连的眼神中败下阵来,把刚刚把浴室拿出来的毛巾盖在一目连头上。

一目连从头上把毛巾扯下来,顺手把那个肚兜塞进了手边的公文包中,整个过程脸不红气不喘,做得相当自然而然理所当然。

荒自然是看见了,他抽了抽嘴角,没有拦住一目连。

看着一目连走进浴室的背影,荒才反应过来一个问题。

一目连他……没有带衣服过来。

荒看着自己的衣柜陷入了沉思,思考一目连有多少几率乖乖穿上自己的衣服。

……百分之零。

荒不甘心,他觉得他要再试试。

一目连小心地把花洒的方向调整了一下,右眼的伤口还不可以沾水。

温热的水顺着一目连的身体曲线流了下去,在脚下积成一小滩水。

温热的水让他放慢了呼吸,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是在荒家里的时候,一目连脸上的温度又上升了。

怎么就答应他了呢。

一目连不轻不重地在墙上锤了一下。

伴随着墙体被撞击声音的,是浴室门打开的声音,以及荒卡了一半的话,“你待会就穿……”

一目连不用回头都知道荒是什么表情。

没有思考的,一目连反手把花洒扔了出去,传来的却是门关上的声音和花洒狠狠地砸在门上的声音。

门外传来荒急急的声音,“抱歉……”

一目连冷着脸捡回花洒,脸上虽是怒气,白皙的脸颊却是红了个彻底,连耳根也不能幸免于难。

“衣服留下,人走。”

荒把衣服放在门口,摸着鼻头回卧室了,想到刚才惊鸿一瞥,荒咳了几声,脸红了。

纤瘦的身子,腰窝很深,皮肤很白,臀部……

荒鼻头有些发热。

美梦成真。

荒啧啧了几声,不知道是为一目连没有穿肚兜而可惜还是欣喜。

T.B.C.

评论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