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惜儿♥

这里是惜儿♥是一个双子精分的超可爱小文手♥沉迷小甜饼ww想让小可爱们叫我惜儿就好emmmm……
文手画手舞见加半个妆娘w文坑不毁不弃是个好文手w
勇漫/荼岩 丰雅/
阴阳师/双龙 酒茨 狐琴 博狗 灯刀 狼破 夜青/
名柯/新快 秀透 兰园 新兰 平和/
刀男/冲田/
盗笔/瓶邪 黑花/
欢迎勾搭www你们的关注评论和喜欢是本惜更文的动力呦w

【荼岩/哨向】绝对禁地·叁

这周的二更!!!

我还是不舍得荼岩虐的qwq

这章说好了甜那就发糖ww

写完才发现荼爷只说了一句话qwq

————————————————————

神荼没有动,他的手还搭在安岩的肩膀上,可是没有再一步的动作了。

安岩像是终于反应过来了什么,他攥住神荼的衣角,明明急于去确定什么,却像是鸵鸟一样不愿意去面对。

神荼一句话也没有说,甚至连呼吸都很轻。

安岩把头从神荼怀中抬起来,看着他,颤了颤嘴唇。

神荼也看着他,明明是和三年前一样的脸,和三年前一样的神情,眸底却少了三年前的温情。

安岩的声音都颤了,明明是疑问,却像是濒临死亡的人抓住最后一根稻草,无非是盼望着那人的薄唇中说出否定的答案。

“神荼……”

“你,失忆了……?”

神荼还是没有说话,可是静如枯井的眼神几乎已经坐实了这件事。

安岩把嘴唇咬得发白,他没有回头,就这么死死地盯着神荼的脸,头也不回地问瑞秋,“瑞秋姐,是吗?”

瑞秋的脸白着,点了点头,又意识到这样安岩看不到,于是嗯了一声。

安岩的头像是不堪重负一样地垂了下来,捏着神荼衣角的手都在发着抖,最后像是终于放弃了,松开手,退后一步。

神荼低着头看向安岩,记忆的缺失让他想不起来面前这个人到底是谁,可是潜意识却在告诉他不要离开这个人。

神荼把手握拳,攥紧,那里刚刚还有隔着衣料传来的安岩的体温,现在凉得彻底。

二人之间沉默着,神荼蹙着眉,安岩微微发着抖,气氛像是被暴风雪狠狠地洗礼了一番。

好冷啊。

冷得人心里……都发寒了……

安岩把双手攥成拳,指甲都要刺进皮肉里。

瑞秋忍不下去了,开了口,“安岩,你……”

“没有关系的。”瑞秋的话被安岩打断,他抬起头,虽然还挂着泪,但唇角却微微上扬,是笑。这是瑞秋在这三年间见过的,安岩唯一一个真心的笑容,“你能回来就好,失忆……也没有关系的。”

你能……活着回来,平安回来,这就是最好的。

神荼的眉头没有舒展。

安岩的手攀上神荼的肩膀,踮起脚搂住他的脖子,声音里甚至带了笑意,“神荼,我能让你爱上我一遍,也能让你爱上我第二遍。”

神荼的眼神终于有了波动,他侧过头看向安岩,后者正伏在他肩膀上笑。

安岩慢慢松开手,往后退了一步,眼睛笑起来弯弯的,这样的他,像是又变回了三年前被神荼称作二货的少年。

“神荼,再次介绍一下我自己。”

“我是安岩,你的向导,也是恋人。”

神荼看着安岩离开的背影,眉毛又拧了起来。

“神荼是吗?”身后传来一个声音,神荼回头去看,是白无兮。

白无兮走过来,看着神荼。

“我不管你失忆,”白无兮沉沉地开口,“安岩很喜欢你,作为他姐姐,我希望你能好好待他。”

神荼眉头皱得更紧了。

语毕,白无兮收回目光,不再看神荼,往安岩离开的方向走了过去。

神荼低下头,把手展开。

安……岩么?

安岩用牙齿把酒瓶的盖子咬开,牙齿有些发麻,但安岩仰起头,酒精直直地冲进他的喉咙,他咳了一声,眼角都发红。

“……酒,”白无兮在安岩面前停下脚步,“不要喝多了。”

安岩苦笑了一声,“我没办法了。”

白无兮没有再说话。

安岩拿起面前的另一瓶酒,递给白无兮,“白姐,喝。”

白无兮没有去接。

安岩把酒又放回了原位,哼哼了几声,“算了,我忘了你不喝酒。”

白无兮把酒从安岩手中抢过来,仰起头猛喝了一口,酒精呛得她喘不上气。

好不容易缓过了气,白无兮把酒瓶放到地上,狠狠地咳了几声。

安岩把头垂下来,又灌了一口酒。

“你哨兵挺好的,”白无兮略略扬起了唇角,“起码他保护好了自己的向导。”

安岩扭头看她,他知道白无兮的身份复杂,她不说,安岩也没有打算问。

“可我呢,”白无兮站起身来,呼出一口气,“我连自己的向导都没有保护好。”

安岩没吱声。

对于已经等了三年的他来说,神荼能回来,已经是奇迹。

他不敢再奢求太多了。

“走了。”白无兮扬了扬手,不轻不重地打了个嗝,摇摇晃晃地走了。

安岩眯起眼睛,酒精已经开始让他有些头脑发昏了。

前面走来一个人,安岩睁大眼睛,是神荼。

安岩下意识地把酒藏到身后,之前神荼不同意让他喝酒,尤其是像现在这种以瓶为单位的喝酒。

刚把酒瓶藏到身后,安岩便忽然想起了什么,把嘴唇歪到一边,轻声笑了一下。

神荼他……已经失忆了。

再也不会管他喝酒了。

安岩仰头喝了口酒,心里乱成了一团乱麻。

神荼灰蓝的眸子朝安岩这边看了一眼,便走了过去。

哼哼哼。

安岩打了个嗝,哼了几声,没有说话。

果然吧。

下一瞬间,手中的酒瓶就被人收走,连带着面前的那一瓶,取而代之的,是一瓶矿泉水。

安岩抬头看,是神荼。

神荼微蹙着眉,把手里两瓶酒扔进垃圾桶。

安岩眨了眨眼睛,水润的浅棕色眸子看着神荼。

“不许喝酒,”神荼开口,又拿了一瓶矿泉水递到安岩面前,“多喝水。”

安岩盯着面前的矿泉水,向来反应灵敏思维清晰的脑中枢系统出现了不可修复的暂时性当机。

……嗯?!

T.B.C.

评论(11)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