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惜儿♥

这里是惜儿♥是一个双子精分的超可爱小文手♥沉迷小甜饼ww想让小可爱们叫我惜儿就好emmmm……
文手画手舞见加半个妆娘w文坑不毁不弃是个好文手w
勇漫/荼岩 丰雅/
阴阳师/双龙 酒茨 狐琴 博狗 灯刀 狼破 夜青/
名柯/新快 秀透 兰园 新兰 平和/
刀男/冲田/
盗笔/瓶邪 黑花/
欢迎勾搭www你们的关注评论和喜欢是本惜更文的动力呦w

【双龙】总裁大人请自重·十三

现代paro

霸道腹黑总裁荒×心眼毒舌经理连

这次的糖!!!

很好终于写完一半了qwq这篇不知道会不会有车……emmmm……

————————————————————

“你帮我签的名?”一目连把文件放到面前的桌面上。

荒用指尖敲击着桌面,一目连觉得那节奏意外地和自己的心跳合上了节拍,随着节奏的愈来愈快,一目连觉得自己的心跳也变得愈来愈快。

到底说不说?一目连把眉毛拧起来,当他忍不住想开口再问一遍的时候,荒停止了敲击桌面的动作。

“连不是很想赢吗?”荒靠到椅背上,伸手按住桌面上的文件。

一目连撇了撇嘴,“我说的是我自己……”

“连和我之间不用分那么开。”荒按住文件的手指微微用力,文件便换了个方向正对着他。

一目连蹙着眉。

这人真会找歪理。

荒很明显并不在意一目连有没有回应,或许说,他表面上并不在意。但怎样都好,一目连反正没有从荒的脸上看到什么多余的表情。

荒翻开文件,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地抛出一个问题,“连,我的字怎么样?”

一目连扫过荒的字迹,“挺好的。”

荒啧啧了几声,“敷衍。”

一目连拿他没有办法了。

荒轻咳了几声,“你这瓶打完了吧,我去叫护士帮你换药。”

“……哦。”一目连把目光挪到窗外。

荒看了他一会儿,站起身走出了病房门。

一目连顺着窗帘的弧度朝窗外看,楼下有一个花店的店主把包装好了的百合递给前来探望的家属。

手机自带的来电铃声响起,一目连看向桌面上荒落下的手机,在心中权衡了一下是接还是不接。

还没等一目连做好决断,来电铃声就戛然而止在了半路,一目连蹙着眉,有种自己被耍了的感觉。

手机屏幕亮着,一目连歪过头去看。荒的锁屏是一个青年男子,穿着白衬衫和牛仔裤,看起来像是二十出头的大学生。他正低头喝着咖啡,路边梧桐叶的影子就落在他面前的桌面上,明明暗暗的像是什么偶然散落的碎片。

一目连怔怔地盯着那张锁屏,像是很不相信它会出现在这里。

荒推开病房门的时候,一目连正拿着他的手机在看。荒喉咙紧了紧,一时间愣在病房门没有动作。

“啊……荒总吗。”一目连抬眉看他,似乎还笑了一下,从口袋里拿出自己的手机,同时按下了两部手机的电源键。

“好巧呢。”

荒走过去看一目连手机的锁屏。那是一个穿着西装的男子,单从这张照片就可以看出这个男子身量不低。他正蹙着眉对着自己面前的笔记本电脑,像是在思考什么难解的问题。

荒的眉眼舒展开来,笑得格外温柔。

“是啊,好巧。”

其实荒和一目连两人间的缘分,比起在平安京的初次正式见面,要早上很多很多。

“小黑学长,论文我还是自己写吧。”还是大三生的一目连低头踢走一块小石子,“您的答辩稿也请您自己写。”

“学弟你怎么能这样呢。”电话那头的人啧啧了几声,还没等他抱怨完,一目连就挂断了电话。

一目连歪着头摸了摸耳廓,转身走进了街旁的咖啡店。

“先生您来了。”正在吧台调酒的服务员抬起头朝他笑,“还是美式拿铁吗?”

“嗯。”一目连笑着点了点头,还是找到了以前坐的那个座位。服务员把手中的鸡尾酒放下来,转头去磨咖啡豆。

一目连支着脸朝窗外看,窗外是高大的梧桐树,被树叶筛得细细碎碎的光影映在面前的桌面上。

从一目连这个角度往步行街对面看,对面咖啡店靠窗的位置坐着一个人,穿着西装,正低头在笔记本电脑上工作。

一目连微微勾起一个笑容,顺手抄起服务员刚刚端上来的拿铁咖啡,入口还是烫的,一目连微微吐出一点舌头。

……大意了。

荒挂断大天狗打来的电话,好不容易能有休息的时间,大天狗还要打电话给他汇报一些小事。

荒低低地叹了一声,推开咖啡店的门。

正在用湿毛巾擦拭窗户的服务员们停下了动作,互相看了看,最终还是没有人主动上前去招待客人。

这不能怪他们,是这位客人的气场太生人勿近了,就算他次次来都只点不加糖的现磨咖啡,服务员们还是不敢轻易下单。

“现磨咖啡,不加糖,谢谢。”荒找到惯坐的那个靠窗的座位。

服务员们小声地应了声,也不确定荒听到没有。

荒从公文包里拿出笔记本电脑在面前的桌面上开机,等待开机的时间里,荒侧过头朝街对面的咖啡店看去。一个长发的青年男子推开店门走了进去,找到靠窗的座位坐下来。

荒唇角微微扬起弧度,低头开始处理今天的工作。

在打听到对面那个咖啡店里常做在窗边,点无糖现磨咖啡的西装男子在平安京任职时,一目连把手中的拿铁往桌面上一放,顺手把刚刚偷拍的照片设为手机锁屏。

在偶然听说对面那个咖啡店里常做在窗边,点美式拿铁的大学生青年就读于SSR大学金融系后,荒打通了助理大天狗的电话,让他征辟新任总经理的人选,重点关注SSR大学金融系的学生,打完电话后还顺手把刚刚偷拍的照片设为手机锁屏。

所以四年后,一目连踏入了平安京公司的大厦。

于是四年后,荒在人事部递上来的简历中如愿以偿地看到了一目连的名字。

在一目连踏入总裁办公室的下一秒,他就知道自己走对了地方。

当荒抬起头看向一目连的下一秒,他就知道自己叫对了人。

是啊,还真是巧呢。

T.B.C.

评论(4)

热度(45)

  • <5 09class="avatar" src="http://imgsize.ph.126.net/?imgurl=http://avaimg.nosdn.127.net/avaimg/clN2d2N5d2UEk1ZUd1R3Y1bUF5OUxUN3piSUor6x16x0.jpg"> <5 09class踏emmm1欢此文字
  • ="clear">热eaef4" 40&"__prev_d70ma915k__ t="action"> cap t class=="action"> arr
    t class=="action"> 论(4)热c2cf"_b40&"__n_d70ma915k__ t="action"> cap t class=="action"> arrt class=="action"> 论(4)<他尯t class= ="clear"> Copyrightp:/groundcursor:poin r; t class tp://xierwww.lofter.com/post/1eec6a><踏emmm&hhodts;欢 | Powered by tp://xierwww.lo.com/recommend">LOFTER欢 =script typ ty /jdn.scriptp://imgsize.phnet/rsc/img/ava/11js/jquery-1.6.2.535.jsa>t ccript . ').l94.th <= 0tes_i $('.r box wid70').css('display', 'none' $(". ve a").each(fuon()s $e==').hidde( fuon()s_i $e==').css("cursor","poin r"t ccript t ccript t=cript typ t' /jdn.script'>P('/" t.w.g').initPw" PhotoShns(docu694t.body,{}es_insepw" widk" ttrue/t ccript es_inseTheme = {'Imw" Pr c no':false,'CcTyp ':6,Con xtVaeue:'© <踏emmm&hhodts;'}/t ccript d if (! s/www.lofter/.bst.126om/a/rsc/js/themeg/licex0s?00las typ ty /jdn.scriptp t ccript d if (! s/www.lofteranalytics.1f6xg/l/n sx0sa typ ty /jdn.scriptp t ccript if (!!_n s_nacc = '/" ter';try{m/avaimTrackde();}catch(e){}t ccript d if (!>var _gaq = _gaq || [];_gaq.puai(['_setAccount', 'UA-3.jp6x19-1'],['_setLocalGifPath', '/UA-3.jp6x19-1/__utm.gif'],['_setLocalRem SerddeMhen']);_gaq.puai(['_setDont">Name', '/" title="']);_gaq.puai(['_trackPw" view']);(fuon() { var ga = docu694t.mmonseElement('c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