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惜儿♥

这里是惜儿♥是一个双子精分的超可爱小文手♥沉迷小甜饼ww想让小可爱们叫我惜儿就好emmmm……
文手画手舞见加半个妆娘w文坑不毁不弃是个好文手w
勇漫/荼岩 丰雅/
阴阳师/双龙 酒茨 狐琴 博狗 灯刀 狼破 夜青/
名柯/新快 秀透 兰园 新兰 平和/
刀男/冲田/
盗笔/瓶邪 黑花/
欢迎勾搭www你们的关注评论和喜欢是本惜更文的动力呦w

【荼岩/哨向】绝对禁地·陆

国庆的第三更!!!

你们要的【神·东亚小醋王·护妻狂魔·荼】已经上线了(:з」∠)_

一写龙三八我就想屠龙(:з」∠)_

荼爷干得漂亮!!!

下章安份出场ww

————————————————————

“任务差不多就是这样了,”安岩怀里面抱着长尾雀,伸手过去往雪豹的后颈处顺了顺毛,“我们要先去塔,见一下总指挥官。”

神荼摸摸鼻梁,嗯了一声。雪豹低吼了一声,长尾雀又叽叽喳喳地叫唤了起来。

安岩抬头笑着看神荼,“小白和霜降的关系还是很好呢。”

神荼眯起眼睛,看着雪豹在安岩有技术的抚摸下好像很舒服地低吼着,心里实在是有些不舒服。心中一动,雪豹就又消失在了原地。

“走吧,不早了。”神荼松开手,惊蛰发出了一声嗡鸣,化为深蓝色的光点消散在了空气里。

“……哦。”安岩悻悻地收回手,哼哼唧唧地跟在神荼后面。

“话说神荼,你知道怎么走吗?”

“……”

神荼转过头去看着他,眯着眼睛,在心里思考是不是对他太过柔和了。

安岩被神荼的视线瞪得心虚,在心里呸了自己一句,三年都过去了还是会被神荼的一个眼神瞪得怂到不行。

安岩伸手抓住神荼的手,拽着他往前走,“那个……我带你走好了。”

神荼脚站在原地没有动,反抓住他的手往自己身后一扯,“我记得。”

安岩踉踉跄跄地又被扯回了神荼身后,实在是被吓得不轻,“哎哎哎!!神荼你慢点……不是,你斯文点……”

神荼暗暗叹了口气,放慢了脚步,让自己身后那个莽莽撞撞的二货稳下脚步来。

安岩站稳脚,才意识到自己的手还握着神荼的手,他的手上戴着黑色皮质的半指手套,摩擦着安岩的手心有些粗糙的质感。

安岩抬头看神荼,他的薄唇抿成一条直线,看起来似乎心情不算很好。

安岩抿了抿唇,试图把自己的手从神荼的手心中抽出,可是神荼却反手死死地抓住了他的手。

安岩嘶地吸了一口气,神荼的手把他的手牢牢地握住,他的虎口有常年练武留下的薄茧,让安岩觉得这一切都不是某种错觉。

安岩抬头看神荼的侧脸,听见神荼低低的声音,他头也不回,也不知道在对谁说话。

“我是你的哨兵。”

安岩突然眼睛酸涩得想哭。

他想起他和神荼的时光。在他记忆里,两人之间相处的画面像是一场长久无声的默剧。

他们一起出任务,一起面对困难,一起生活。

他是他的哨兵。

安岩低下头,把眼泪憋回去。神荼回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或许,对于安岩,记忆的存在与否,似乎并不是那么重要了。

两人到达塔的时候,包妮璐已经在那里候着了。

“这两身军装是按你们的尺寸定做的,先去换了,然后到七楼会议室里,总指挥官在那里。”包妮璐把手中包装妥当的军装放到安岩手上。

“安岩你的是那套副官的,”包妮璐说着,从那两套军装中扯出另外一套递给神荼,“神荼的是司令。”

“从现在开始,你们就是沈图司令和严安副官。”

“其他具体事务一会儿总指挥官会和你们说。”

包妮璐走时,还意味深长地看了神荼一眼。

安岩回过头,抬头看向神荼,有些窘迫的样子,“因为你刚回来,所以,别介意……”

神荼低头看着他嗯了一声,手还没有松开,“严副官,该去换衣服了。”

安岩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包妮璐推开门,“消息已经转达了,他们现在正在换衣服。”

办公室里有一个男人的声音应了一声,然后是一声沉沉的,“Good job.”

包妮璐意味不明地看着办公室里的男人,还没等她开口说话,男人就率先站起了身,“Miss Bao,我知道你是安岩当初的导师。但是这并不能代表些什么。”

包妮璐似乎是毫不在意地挑了挑眉毛,微微侧身推开一步,“总指挥官,我的学员速度很快呢。”

安岩在走廊的尽头慢慢地走过来,看见包妮璐的时候皱了皱眉毛。

包妮璐转身,不再看那办公室里的男人,抬脚走进了一旁的房间。

安岩低头整理袖口的纽扣。包妮璐给他的衣服是浅灰色的军装衬衣和一整套的军装,因为是副官的原因,安岩除了军帽和肩上简单的肩章,浑身都没有多余的装饰。

“Good.”男人笑着拍着手,“严安副官,好久不见了。”

“是啊,”安岩抬起头,看着面前三年前亲口宣布神荼死亡的男人,眼神渐渐变冷,“龙傲天总指挥官,好久不见。”

龙傲天显然对安岩的眼神毫不在意,看起来就让人没什么好感的脸上浮现出一些意味不明的笑容,眼神在安岩身上徘徊了几圈,伸手去拍安岩的脸,“这身衣服果然不错,真不愧是定制的……”

安岩皱着眉毛,下意识地抬手去挡,却发现龙傲天的脸上出现了些什么早已意料到的表情,发现自己果然已经动弹不得。

就在龙傲天的手快要碰到安岩的脸时,不知道从哪显出一道蓝色雷电,狠狠地击打在龙傲天伸出的手上。与此同时,一只用力的手臂揽住了安岩的肩膀,把他拉到自己怀里。

安岩不用回头都知道是神荼。

神荼冷着一张脸,灰蓝的眼睛里还隐隐残留着深蓝的光,他刚刚远远地就看到了,瞬移过来的,倒是没有晚。

龙傲天倒吸了一口气,揉揉手挑眉看向神荼,“Sword boy.你打到我了。”

神荼发出了一声零度冷哼,“打的就是你。”

不爽。

神荼眯起眼睛,揽住安岩肩膀的手紧了紧。

很不舒服。

安岩看不到神荼的脸,只能抬起手抱住神荼横在他肩膀上的手臂,试探性地叫了一声,“神荼?”

“嗯。”神荼应了一声,听不出来情绪。

“你生气了?”安岩用手拍了拍他的手臂。

神荼低头看了一眼安岩,很干脆地回答,“不舒服。”

“哦——”安岩把声音拉长,很确定地说,“你吃醋了。”

神荼低头瞪了他一眼,“没有。”

丫就是嘴硬。

安岩哼了一声,还是忍不住笑出来了。

龙傲天眯着眼睛看着两个人,从桌子上拿起一个项链式的东西,“这个是项链式的针孔摄像头。这次任务,Sword boy,你要一直戴着,塔要对你重新进行等级测评。”

神荼冷冷地看着他,没有伸手去接。

龙傲天也不管这个,松开了手,项链直直地往下坠去,摔在地面上,发出很响的声音。

“注意身体啊,Sword boy。”龙傲天留下这么一句不明不白的话,径直走了过去。

神荼皱起眉,揽住安岩肩膀的手加大了力度。

塔里。

“……”白无兮慢慢悠悠地给自己倒上一杯红酒,侧着头往下看,包妮璐正好从塔里走出来。

无可奈何地撇撇嘴,白无兮把另外一个倒放的高脚杯翻过来,看上去质地很好的红酒慢慢被倒进了高脚杯。

门被人推开,白无兮用右手端起那杯刚刚倒好的红酒,浅笑着递给了开门的人。

“安份,你迟到了。”

T.B.C.

评论(24)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