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惜儿♥

这里是惜儿♥是一个双子精分的超可爱小文手♥沉迷小甜饼ww想让小可爱们叫我惜儿就好emmmm……
文手画手舞见加半个妆娘w文坑不毁不弃是个好文手w
勇漫/荼岩 丰雅/
阴阳师/双龙 酒茨 狐琴 博狗 灯刀 狼破 夜青/
名柯/新快 秀透 兰园 新兰 平和/
刀男/冲田/
盗笔/瓶邪 黑花/
欢迎勾搭www你们的关注评论和喜欢是本惜更文的动力呦w

【荼岩/哨向】绝对禁地·柒

国庆的第四更!!!

安份很霸气地上线了ww

我总觉得这章白姐会被骂qwq但是我真的要爱上白姐了qwq

这章的荼爷依旧没有笑qwq

——————————————————

安份抬起头来看了白无兮一眼,没有去接那杯红酒。

白无兮撇撇嘴,把酒又收了回去,“还真是没有礼貌啊,安份。”

安份冷着脸,“安岩呢?”

“你问小岩砸?”白无兮仰头喝了口红酒,漫不经心地笑着,“哎呀,我都说你来晚了嘛,小岩砸和神荼执行任务去了,你怕是见不到咯。”

安份抿了抿唇,在沙发上坐下,“你找我来干嘛?”

白无兮手腕转了个圈,酒杯落在茶几上,晃了晃,“神荼回来了,你知道吗?”

安份皱起眉,“我知道。”

白无兮哼哼了一声,背过身去,左手上又缠绕上了细细的红线。

“你难道没什么想法?”白无兮把表情隐藏在阴影里,声音里却带着笑,“三年前的事情,小岩砸丢了神荼,我丢了小君,你丢了苏。现在神荼回来了,苏和小君却没有消息……”

一把短刀直直地朝白无兮的脸击去,白无兮动都没有动,无数的红线就从她的左手射出,在她身前织成一张屏障。

安份还保持着把短刀扔出去的动作,冷哼了一声,“白无兮,你不要乱说。”

“我没有乱说。”白无兮面前的红线如同潮水般退下,白无兮伸手过去,接住了那把短刀,“这可都是实话。”

白无兮把那把刀在手心上转了几圈,递到安份面前,“刀很利,可要保管好了。”

安份皱着眉接下那把刀,白无兮似乎是又笑了一声。安份开了口,“那又怎么样?我还没说你,身为罗家的人,怀着不纯的目的去接近安岩,你有什么想法?”

白无兮,准切地说是罗家的罗倩,皱着眉头盯着他,很明显是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安份会抬出她罗家的这个身份说事。

安份见她没有吱声,站起身来,“我知道你只是想找回你的向导,对安岩没有恶意,所以当初我没有拦着安岩。只是你不要再拿神荼说事,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白无兮蹙着眉,安份站起身往门口走去,白无兮背对着他突然开了口,“喂,三年前我不在燕坪,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安份微微回头,脚步没有停下,“我怎么知道。”

“我们三个人里面,不是罗倩你最接近真相吗?”

白无兮听着门关上的声音,眉头没有舒展开,良久,一声浅浅的叹息溢出了白无兮的嘴唇。

“罗倩,你还真是没用。”

罗平把车钥匙放在安岩手心里,拍了拍一旁的车门,“这辆车是T.H.A.最好的越野车了,听说那军事基地离得挺远的,你和神荼今天还指不定能到。”

安岩把车钥匙放进衣兜里,拍了拍罗平的肩膀,“谢了。”

“嗨,跟我说什么谢。”罗平笑了笑,眼神里有些忧愁,“你和神荼两个人,要快点好起来。”

安岩冲他呸了一口,“你们罗家人不是没有脑子吗?怎么管这么多。”

“兄弟我是为你们好。”罗平皱着眉,扬了一下下巴,“那这车就给你们了,早点上路吧。”

安岩回过头,神荼正提着安岩先前收好的行李走出来,看见他看过来,略微疑惑地偏了偏头,用唇语问他是不是还有东西没有拿上。

安岩挥了挥手。

“好。”

包妮璐放下手上的望远镜,安岩两人乘坐的车已经驶离了她的视线范围内,再用望远镜也看不到了。

从衣兜里拿出手机摇了摇,包妮璐手上的手机就变成了一只录音笔,包妮璐把额前的头发别到耳后,悠悠地开始说话。

“任务X,安岩觉醒眼睛后遗症再次发作,神荼突发结合热,二人出发去任务地点,罗倩安份在塔内会面,商议内容暂时不明……”

安岩坐在副驾驶位抬头朝窗外看,神荼斜眼看了他一眼。

夜幕正在慢慢降临,路面慢慢变得凹凸不平,安岩被颠得有些恍惚,神荼坐在他旁边,呼吸平静得很。

夜,还有很长吧。

神荼目视前方,双手握着方向盘,很冷静地开口,“怎么了?”

“啊?”安岩回过神来,挠了挠头,“没有……有些走神了……”

神荼把车速降下来,伸手过去贴在他的侧颈处,血液流过颈动脉,神荼还可以感知到他的脉搏。

“有事,要说。”神荼淡淡地说,把手收回来放在方向盘上。

安岩愣了愣,低下头嗯了一声。出发前,他已经让白无兮给他注射了压抑精神力倒流的药剂,至少他要保证在这次任务期间精神力不会再出现异常。

那还会……有什么事呢。

安岩颇有些自嘲地笑了笑,仰着头靠在椅背上,打了个哈欠,“我先睡一觉。”

神荼没有动作,直到身旁的人呼吸渐渐放慢,夜色渐渐漫上了窗外的树梢。

神荼宛如大提琴一般的声音在车厢里低低地响起。

“做个好梦。”

T.B.C.

评论(1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