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惜儿♥

这里是惜儿♥是一个双子精分的超可爱小文手♥沉迷小甜饼ww想让小可爱们叫我惜儿就好emmmm……
文手画手舞见加半个妆娘w文坑不毁不弃是个好文手w
勇漫/荼岩 丰雅/
阴阳师/双龙 酒茨 狐琴 博狗 灯刀 狼破 夜青/
名柯/新快 秀透 兰园 新兰 平和/
刀男/冲田/
盗笔/瓶邪 黑花/
欢迎勾搭www你们的关注评论和喜欢是本惜更文的动力呦w

【荼岩/哨向】绝对禁地·捌

国庆第五更!!!

下章给你们开车emmmm……走微博外联好了qwq

过度章,尴尬万分qwq

听说很多太太都今天更文了……那么我也来凑个热闹(:з」∠)_

————————————————————

安岩醒来的时候,车窗外的天已经破晓了。

安岩眯着眼睛恍惚了好一会儿才适应过来晴朗得过了头的阳光,刚准备起来就发现自己身上正盖着神荼的黑色长风衣。

这件风衣还是出事之前安岩买给神荼的,当初还被罗平嘲笑过骚气,但安岩觉得很好看。

既然安岩觉得好看,那么神荼自然是说什么都会穿了。

安岩把风衣折好放在一边,神荼不知道去哪了。安岩伸了个懒腰,把睡得僵直酸痛的筋骨舒展开来。

车子的右边隐隐约约有些水声,安岩把头探出车窗。这军事基地建在山里,周围密密麻麻的都是迷宫一般的森林,安岩听这声音像是条小溪。

安岩拉开车门,和军装一块配发的黑色皮质长靴踩在枯腐的落叶上,吱嘎一声响。安岩挠了挠脑后凌乱的头发,一边打哈欠一边朝水流声那边走。

安岩还没走近,凭借着惊人的眼力,安岩看见一个男人赤裸的背影,肩上还挂着一条白毛巾,水滴流过具有爆发力的肌肉,身体的线条曲线很好看。

安岩挑了眉,慢慢地走过去,男人把肩上的白毛巾拽下来擦着脸,慢慢转过身用灰蓝色的幽深眸子看着安岩。

安岩挥了挥手,“神荼,洗澡呐?”

神荼手里抓着毛巾,一声不吭地盯着他。

然后他慢慢地往岸上走,安岩瞪着他慢慢接近的身子,脸一点一点地红了起来。

迎接他脸红的是神荼扔过来的毛巾,非常精准地盖住了安岩的眼睛。安岩竖起耳朵听,面前是穿衣服的细小声响,安岩不由自主地舔了舔嘴唇,咽了口口水。

神荼很快就穿好了衣服,把安岩头上的毛巾扯下来扔进他手里,“去洗澡。”

安岩很干脆地坐到地上,吹了声口哨,“我一大老爷们没事。”

神荼冷着脸,把安岩从地上拽起来,吐出一个字,“脏。”

安岩被神荼的这一个字击败了。

神荼靠在树上,背对着正在洗澡的安岩,微合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诶,神荼,我走过去的时候你知不知道是我啊?”安岩蹲下去,把肩膀也泡在不深的溪水里,朝神荼那个方向扬了扬下巴。

“……知道。”神荼在他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察觉到了,如果不是他,估计现在那人的血早就已经干了。

安岩不知道神荼在想什么,但凭借着两人之间的精神联系,安岩模模糊糊地窥探到神荼的一些情绪,忍不住砸了咂嘴。

神荼丝毫没有心思被人窥探到了的窘迫,他微微直起身子,“快点。”

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赶。安岩默默地在心里把神荼没有说完的话补全,噔噔地跑到岸边,胡乱用毛巾擦了一下身子就开始穿衣服。

很快神荼就听到了安岩闷闷的声音,“神荼,我被衬衫卡住了。”

神荼幅度很小地翻了个白眼,从树后面走出来,看着面前被衬衫上一颗没有解开的扣子困住了的T.H.A.协会会长安岩,叹了口气。

安岩急了,声音闷在衬衫里,“神荼你叹什么气?快点帮我解开!!冷啊!!”

神荼伸手过去把那个扣子解开,然后贴着安岩的皮肤一路往下,“刷”地一声拉上了安岩的裤拉链。

安岩默默地抬头看神荼,神荼若无其事地把手收回来,顺手又把他衬衫的扣子也扣上了。

安岩盯着他,咽了口口水,没有说话。

神荼抬起头和他的眼神对视,至少安岩从他的眼睛里看不出心虚,然后神荼把手收了回来,虚握成拳在嘴边轻咳了一声。

“自己穿。”

“……哦。”

虽然觉得麻烦,但安岩不得不承认,洗个澡确实是要舒服很多。

神荼斜眼看了他一眼,又想起刚刚安岩被衬衫扣子困住的窘迫样。

然后正趴在车窗上看风景的安岩成功收获了神荼一声无奈的二货,并且买一赠一,被一只带着半指手套的手拎着后领抓回了座位。

正午的太阳直直地照到白无兮脸上,她蹙了蹙眉,也没有用手去挡。

江小猪和罗平的说笑声从背后传了过来,白无兮回过头,所有人都在,就是少了安岩和神荼。

瑞秋走过来,把平板往白无兮手里递,“他们已经进入无信号地区了,我检测不到他们两个人了。”

白无兮垂眼看平板上的内容,红色的光点最后的出现是在一座山的山脚下。

“不是信号没有了,是信号被拦截了。”白无兮从鼻腔里哼出一口气,“保密工作倒是做得踏实。”

“那……”瑞秋把平板又放回自己手里,这种程度的拦截,罗平可以攻破。
“不用了。”白无兮挥了挥手,“我又不是龙傲天,变态到还给了一个针孔摄像头去监控他们。”

瑞秋了然地点了点头,顺着白无兮的目光望向窗外,随口感慨了一句,“这么快就天黑了啊……”

“是啊,”白无兮意味深长地啧了一声,“没想到啊,会这么快呢。”

左手上缠绕上红线,像是黑夜里吐着信子缓缓爬上人手臂的小蛇。

被放在一边的平板上的两个红色光点闪烁了几下,黑了下去。

安岩打了个哈欠,最近是越来越嗜睡了,明明才睡过觉。

神荼目视前方,冷着声音开了口,哨兵身份赋予他的惊人的体力让他现在甚至都没有感觉到疲劳,“困了就睡。”

安岩努了努唇,“我又不是猪……”

安岩侧过头去看神荼,他现在看上去心情不错,安岩舔了舔嘴唇,斟酌着开了口。

“那个,神荼,你是怎么回来的啊……”

神荼的表情猛然一僵,连脸色都一变再变,安岩紧张地看着他,一股苦涩的药草味涌进了他的鼻腔。

神荼的信息素?

“……你大爷……神荼你怎么突然结合热了!!!”

神荼扭头勉强瞪了安岩一眼,拉开车门甚至是有些踉踉跄跄地走了出去。

安岩从车窗里探出头去,把嘴唇咬得发白,然后抓住了自己胸前的衣襟。

……管不了这么多了。

T.B.C.

评论(21)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