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惜儿♥

这里是惜儿♥是一个双子精分的超可爱小文手♥沉迷小甜饼ww想让小可爱们叫我惜儿就好emmmm……
文手画手舞见加半个妆娘w文坑不毁不弃是个好文手w
勇漫/荼岩 丰雅/
阴阳师/双龙 酒茨 狐琴 博狗 灯刀 狼破 夜青/
名柯/新快 秀透 兰园 新兰 平和/
刀男/冲田/
盗笔/瓶邪 黑花/
欢迎勾搭www你们的关注评论和喜欢是本惜更文的动力呦w

【瓶邪】红豆『上』

·时间不够所以先发个上qwq

·北洋军阀统治背景

·除了背景都是架空系列(:з」∠)_

1916年6月袁世凯去世,北洋军阀分裂,奉系军阀张作霖盘踞东北。

1917年。

张起灵走到街上,街边有卖花的女童走上前去,却在看到他身上象征着军阀张作霖亲信的军服后缩回了墙角。

张起灵对于那些对他退避三舍的人不甚在意,他在街边找到一家药馆,抬脚走了进去。

淡如枯井的眼睛扫过药馆中的药柜,还没等张起灵开口,药馆的掌柜一下子跪在地上,声音和身子一起抖得像筛子,“官、官爷,我们这小医馆没什么东西……”

张起灵看着掌柜那长长的垂到地上来的马褂衣角,叹了口气,从军服的上衣口袋里摸出一张纸。

“麻烦,摸几方药。”

张起灵看着掌柜颤颤巍巍地把药包放到他手心,沉思了一会儿开口,“多少钱。”

掌柜一惊,又要往地下跪,“官爷……饶了我吧……”

张起灵没有说话,从口袋中拿出一张大洋放在药柜上,转身离去。

张作霖残暴,连带着军阀一起受罪。

张起灵拐过一条小巷,坐在巷口正在嗑瓜子的王盟朝他扬了扬下巴,笑着开了口,“小哥,又来看吴邪啊?”

“嗯。”张起灵应了他一声,把那张药方还给王盟,“吴邪呢?”

“在屋里,”王盟吐出瓜子壳,用手指着药方,“吃完今天这几次药,这几味药就可以不要了。”

张起灵点了点头,拎着药包直接推开王盟身后的大门。

王盟抓了把瓜子继续磕,失笑地摇了摇头。

张起灵走进院子的时候,吴邪正提着一个木桶给院子里的花花草草浇水。

张起灵走过去把木桶从他手中拿过来,眼睛里有了温度,“你身体好了?”

吴邪咧开嘴笑了,低下头把花草的位置摆正,“受了凉而已……本就没什么大问题。”

张起灵把木桶和药包放在一边,从后面抱住吴邪。吴邪似乎又种了些植株,察觉到张起灵探寻的目光,吴邪笑着开了口,“是红豆。”

二人沉默了一阵,吴邪摆弄花草的动作停了下来,“小哥,今天张作霖是不是又去城北了?”

吴邪感觉到张起灵瞬间有些僵直,然后他听到一声轻叹。

“我没去。”

“我知道。”

吴邪转过身去面对着张起灵,安抚性地把他的军帽摘下,把他额前稍长的刘海拨乱。

张起灵看着他,眼神沉沉。

“吴邪,我不是张作霖。”

我不会像他一样。

吴邪缓缓呼出一口气。

所以哪怕小哥是军阀的人也无所谓了。

张起灵伸手抱住吴邪,吴邪叹了口气,抬起手回抱他。

“那又怎么样。”

红豆纤细枝干上的刺足以划破皮肤。

在纷乱的时代,痛苦和战乱没有人能幸免。

“我们还有彼此。”

T.B.C.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