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惜儿♥

这里是惜儿♥是一个双子精分的超可爱小文手♥沉迷小甜饼ww想让小可爱们叫我惜儿就好emmmm……
文手画手舞见加半个妆娘w文坑不毁不弃是个好文手w
勇漫/荼岩 丰雅/
阴阳师/双龙 酒茨 狐琴 博狗 灯刀 狼破 夜青/
名柯/新快 秀透 兰园 新兰 平和/
刀男/冲田/
盗笔/瓶邪 黑花/
欢迎勾搭www你们的关注评论和喜欢是本惜更文的动力呦w

【荼岩/哨向】绝对禁地·拾

这周的更新!!!

不知道会不会被屏蔽qwq

应该不会qwq

————————————————————
正在军事基地门口放哨的士兵打了个哈欠,另一边的液晶屏上是现在外面的监控摄像头所拍摄的画面。士兵往自己头上拍了一下,强迫自己清醒起来,液晶屏上的画面忽然闪了一下,士兵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打扰一下。”窗户被人敲了敲,士兵往那边看,是一个深棕色短发的清秀男子,戴着细边的眼镜,笑得很好看。士兵揉了揉眼睛,又看了一眼液晶屏,他刚刚似乎并没有看到有人走过来。

“麻烦开个闸门,”男子把窗户拉开,把军帽摘下,笑容礼貌且友好,“让我们的车过去。”

士兵往窗外看去,门口的闸门前停着一辆黑色的越野车。驾驶位上坐着一位黑发的男子,黑色的风衣立领和左侧偏长的头发把脸遮了七七八八,只露出挺拔的鼻梁和抿得很直的薄唇。

“请出示相关的证明。”士兵把目光挪回来,面前粽发男子身上的军装上一干二净,只有简单的肩章,实在是让士兵怀疑他的身份。

男子从军服的上衣口袋里拿出证件打开放在士兵面前,“严安,是沈图司令的副官。”

士兵把那份小小的证件翻来覆去地看了很久,才半信半疑地把闸打开,让车进去。

神荼看向坐回副驾驶位的安岩,踩下油门开进闸门,“怎么这么久。”

安岩耸了耸肩,把神荼的证件塞回他胸前的口袋里,“那个看门的人话很多。”

神荼目视前方,带着皮质手套的手指摩挲着方向盘,“那就不要和他说。”

安岩哼了一声,凑过去靠在神荼肩上,“第一次到一个地方,要先打好关系啊,沈图司令官。”

自从那次意外的结合热后,二人的关系总算是提上了日程,对于安岩时不时的亲热,神荼也能面不改色地撩回去了。

“任务中只说卧底在这个军事基地,也没说具体在哪,”一到宿舍,安岩就扑到了床上,“这么大,要怎么找啊。”

神荼走过去把他的行李扔到他旁边,伸手过去在他头上敲了一下,“先收东西。”

安岩抬起头在他手心里蹭了蹭,咧开嘴朝他笑。

神荼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眼睛颇有些危险地眯起来,“怎么,要我帮你收?”

安岩在床上打了个滚,扯过被子胡乱盖在自己身上,支着脸有点撒娇地看着他,“我腰疼。”

“……”神荼默默回过头开始收拾东西。

安岩挑起眉,笑得像个偷了腥的猫。

“啪嗒。”

硬币落在桌面上,在昏暗寂静的房间里发出清晰又干脆的声音。

墙角的阴影里伸出一只明显是男人的手,房间里却回荡起了一个娇柔的女子声音。

“沈风指挥官,您输了。”

那只男子的手盖住硬币,指腹按住硬币在桌面上摩擦,发出难听的声音。

坐在对面的男子往椅背上靠,戴着白色手套的双手交叉搁在膝盖上,“卡卡雅,你还要玩多久。”

风拂起窗帘,有一道阳光照到那个墙角。身穿大红色短裙的女子慢条斯理地从一个体格健硕的男人膝上坐起,紧身的连衣裙勾勒出她的身姿。她慢慢挪步到沈风面前,抹了口红的嘴唇轻张。

“基地里,新来了一个司令,还带着一个副官。你知道吧。”

沈风往后侧了侧身子,和女子保持一个礼貌的距离,“我知道。”

“你和他们,有个任务要出呢。”卡卡雅的手指在空中划过一条弧线,在那个健硕男子面前画了一圈,“还有达达儿。”

“他叫沈达。”沈风皱起眉,颇有些不喜地对卡卡雅说。

卡卡雅轻轻哼了一声,没和他计较,“到时候,我会找机会和你们汇合的。”

沈风偏过头去,伸手把被沈达压在手下的硬币拿出,面向上面的是数字那一面。

沈风冷哼一声。

“还未必是你赢。”

白无兮熟练地翻过围墙,抬脚往墙上蹬了一下落在地上。墙上的脚印不止一个,很明显,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

“我这帝国余晖,对你来说,还真像是自己家啊。”

墙角走出一个大概十五六岁的少年,头上扣着一顶棕色贝雷帽。白无兮拍了拍手,没多少人知道,面前这个少年,就是帝国余晖组织的首领,真实年龄二十出头的阿赛尔。

“这围墙对我来说没用。”白无兮蹙着眉把手上的灰拍掉,把手中发散出去的红线收回来。

阿赛尔耸了耸肩,帝国余晖的围墙含有检测精神力的装置,白无兮的【月之红线】往装置上一缠,那装置就和没有一个样。

“进来说吧。”白无兮不会轻易来找他,肯定是有事。

“很短,我说完就走。”白无兮摇头,定眸看他,“你哥回来了,你知道吧。”

阿赛尔眯起眼睛,“知道。”

“你不打算去看看?”白无兮哼哼了几声。

“他忘了,我还记得呢。”阿赛尔提醒她,白无兮没有再说话了,如果不是安岩,她真是一点都不想和秦家人有什么交集。白无兮换了个话题,“小岩砸和神荼两个人去那个军事基地了,你自己看着办。”

说罢,白无兮单手撑着围墙又翻了出去,这次,她没有再管那些精神力检测装置。

在一片警报声中,阿赛尔皱起了眉,把贝雷帽往下压了压。

简单收拾好了行李细软,神荼从床上把安岩扯起来,安岩哼哼了几声,虽说不愿意,也还是坐了起来。还没等安岩和神荼出门,宿舍的门铃就响了。

“您好,沈图司令官。”门外是沈风和沈达。沈风脸上带着微笑,“我是沈风,这是我的副官,沈达。”

安岩适时地在神荼耳边给他补充资料,“这位沈风是这个军事基地里的指挥官,那个沈达副官,智力残缺,但是很擅长紧身搏击。”

神荼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久仰。”

沈风的眼神不露痕迹地在安岩神荼两人之间徘徊了几圈,脸上依旧带着笑容,“沈图司令官知道,我们四人要一起去出任务吗。”

神荼瞥向安岩,安岩冲他努了努嘴,然后扭头看向沈风,“我还没来得及和我家司令说。”

“不要紧。”沈风笑了笑,意味不明地看向神荼,“国家很信任沈图司令官啊,第一次任务就是关于军火的交涉。”

神荼没有吭声,安岩半真半假地笑着说,“那是当然,国家当然很信任他。”

沈风笑着,身后戴着白色手套的手食指和拇指指腹摩挲着。

“那样最好。”

T.B.C.

评论(20)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