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惜儿♥

这里是惜儿♥是一个双子精分的超可爱小文手♥沉迷小甜饼ww想让小可爱们叫我惜儿就好emmmm……
文手画手舞见加半个妆娘w文坑不毁不弃是个好文手w
勇漫/荼岩 丰雅/
阴阳师/双龙 酒茨 狐琴 博狗 灯刀 狼破 夜青/
名柯/新快 秀透 兰园 新兰 平和/
刀男/冲田/
盗笔/瓶邪 黑花/
欢迎勾搭www你们的关注评论和喜欢是本惜更文的动力呦w

【荼岩/哨向】绝对禁地·十二

好的,这周的双更(:з」∠)_

我一写起安·诱受·岩就忍不住多写了一点(:з」∠)_

跑了跑了(:з」∠)_

————————————————————

一进宾馆,安岩就看到神荼那利落的眉毛皱了起来。

安岩是知道神荼有些小洁癖的。

“安啦,”安岩伸过手去从神荼的手中接过行李,用头在神荼肩上蹭了一下,“这里的卫生环境是好不到哪里去……但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神荼也不是那么纠与细节的人,看着安岩在那收拾行李,他斜倚在门边,漫不经心地解开衬衫最上面的两颗扣子,“车胎是你弄的吧?”

安岩抬起头来看他,“你不是也把我们车的轮胎给扎了?”

神荼没有说话。事先将铁钉扎在轮胎上,用结实的细线绑住,需要的时候直接抓住细线扯掉铁钉,人不方便行动就让精神体上,这样的小把戏看起来安岩已经玩得很熟练了。

安岩干脆不再收拾东西,一屁股坐在床上,“说实话,我之前也没有接到这个任务的通知,我觉得不像是临时安排的。”

“要找出的卧底是两个哨兵,沈达不可能,也就意味着沈风一定还有一个同伙,反正任务也没说卧底就一定是在职人员。”安岩走进细细观察神荼的表情,神荼冷着脸看他,没有说话,“我们被迫在这里歇脚,那个人肯定会赶过来和沈风汇合。”

说到这里,安岩撇了撇嘴,身子前倾靠上了神荼的肩膀,“你完全没有惊讶的样子嘛,只是为了来找我核实吗?”

神荼伸手搂住安岩,算是用行动表明了自己的意思。

安岩哼了一声,伸出手去在神荼的背脊上捏了一把,直起身来背过神荼。

神荼对于安岩的小孩子脾气予以纵容,连眼神都柔和了起来,抬起手把安岩脑后的头发揉乱。

安岩倒也没有真生气,从背包里拿出神荼那件黑色的风衣给他穿上,“你现在就下去宾馆大堂守着,看到有可疑人员就记下他的样子。”

神荼顺从地让安岩给自己穿上外套,眉梢微微一挑,“现在?”

“哎呀,人家哨兵速度很快的。”安岩嗔他,帮他把衣领整理好之后还顺手在神荼胸口揩了一把油,被神荼用眼神警告后讪讪地收回手,眉眼神情生动得可爱。

神荼狠狠地用手在他眉心戳了一下,冷哼了一声转身就走出房间,绷着脸假装自己没有听见身后某个二货针对自己的碎碎念。

啧,二货。

安岩料对了一半,龙傲天当时布置任务时,确实没有给他加上这个军火交涉的任务,反之,这个任务是由中间者包妮璐添加上的。

白无兮来『塔』里,其实是有目的的,但她没有想到,竟然在这里撞见了包妮璐。

白无兮听安岩讲起过这个女人,包妮璐原本是他的导师,在他十七岁向导刚觉醒时教他如何控制好体内横冲直撞的精神力,也是她第一个发现安岩身怀郁垒之力。

三年前的那场事故以后,原本身为导师的包妮璐和总指挥官龙傲天八竿子打不着,却突然成为了龙傲天的秘书。

包妮璐对着录音笔说的内容白无兮一个字不落地全部记在了心里,虽然不是很清楚,但白无兮直觉这大概是安岩和神荼的动向。

暂时不知道为什么包妮璐要记录这些,也无法判断她的隶属势力,白无兮在脑海里给包妮璐的名字抹上了醒目的红色。

『可疑人物。』

白无兮现在没什么心情去纠结这一点,她忙于在『塔』里找到安份的身影。

今天早上安份给她发了信息,今日他要潜进『塔』内寻找当年和神荼一块失踪的苏,白无兮不知道他哪来的消息让他这么确定苏就在『塔』内,但白无兮得拦下他。

没有把握的事情,现在他们一个也做不起。

白无兮咬紧后槽牙,她知道如果安份真想藏起来,自己找到他的几率小得可怜,可她必须要拼一下。

真是麻烦。

白无兮蹙着眉,蹲下来将左手按在地上,有细密的红色丝线慢慢渗入地面,摩擦着钢筋混凝土游走在墙体内。

这已经是沈风第七次将面前的茶杯里倒满淡得几乎没有味道的茶水了。

在车胎爆破了之后,沈风就已经放出了自己的精神体『精卫』去通知卡卡雅情况有变,他相信卡卡雅应该知道他想表达什么。

距离放出『精卫』去通知卡卡雅前来回合的消息那时起已经过去了四个小时,沈风其实不应该那么紧张,但两个小时前从房间下来走到宾馆大堂里的沈图实在是令他感到有些不对劲。

他对这个男人没什么了解,和他交流更多的是他那个叫严安的副官。

可对方的五官总会让他有种陌生的熟悉感。

那个人现在就坐在离他二十米远的地方,哪怕是借着落地窗模糊的反光他也能看见那个挺拔的身影。

正当沈风摩挲的茶杯杯壁思考的时候,他的身边突然坐下来了一个人。

沈风微微侧头看过去,是一个面容普通到放在人海里就会让人找不到的女子面孔,那个女子伸出手从一边的架子上取下一份报纸,架起二郎腿开始阅读。

沈风知道卡卡雅到了。

他不是第一次见识到那个女人的易容术了,只要她想,谁也不知道她的真实相貌。

沈风站起身,从宾馆的前台那买了一包烟,走到了神荼的面前坐下,笑着递过去了一支烟。

神荼垂眸看了一眼那只烟,语气冷淡,“抱歉,我不抽烟。”

沈风耸了耸肩膀,将那只烟收了回去,叼着一根烟,却也没有点燃,“沈图司令在等人吗?”

神荼看着他,“嗯。”

接着神荼把目光放到那个女子身上,“沈风指挥官也在等人?”

“不,没有。”沈风笑容礼貌,“我想要的烟这儿卖完了,刚好今天他们进货,我等等也没事。”

神荼没有说话,他把目光收回来,再次放到沈风的脸上。

沈风四下看了看,眼睛微微眯起来,“神荼司令等的人,还有多久到?”

神荼没有说话,他冷冷地看着沈风。

这个时候,他的左肩上突然搭上了一只纤纤玉手,与此同时,娇柔的女声婉转地传进了二人的耳朵。

“军爷……”搭在肩上的手越发过分,往下游走揽住了神荼的腰际,暗暗在他背脊上捏了一把。

神荼眼中本来蔓延的寒意几乎是在一瞬间消散。

手的主人绕过座椅走到了神荼面前,曼妙的身子包裹在黑色的紧身及膝连衣裙里,浅褐色头发顺着肩膀的线条落下垂到腰间,好看的凤眼眯起一道慵懒的弧度。

“军爷久等了……”女子将自己的膝盖抵在沙发上,主动吻上了神荼的薄唇,浅粉色的舌头舔舐着唇瓣。

沈风将视线挪开,声音中不无尴尬,“这么看来,沈图司令似乎有事,那么我先告辞了。”

女子回过头来看他,笑得风情万种,弯下腰时连衣裙衣领微微敞开,露出胸前一片雪白的肌肤。

沈风不敢再看,他站起身快步离开了。

神荼站起身,搂住了女子的腰,女子轻笑一声,柔弱无骨地靠在神荼怀中,跟着他一块走进电梯。

不远处,将易容后的面貌隐藏在报纸后的卡卡雅把视线又放到了报纸上。

神荼一直搂着女子的腰,直到进入了房间关上了门。

女子从神荼的怀抱中出来,娇柔的声音被安岩清爽的男音所替代,“情况怎么样?”

神荼抱胸,对于这一戏剧化的转变内心毫无波澜,在那只手捏了一把他背脊的时候神荼就已经认出了安岩,如若不是,想必在那只手搭上他肩膀时神荼就会出手攻击了。

“易容了。”

“我知道。”安岩一边应着神荼,一边取下了假发,用湿纸巾擦掉了脸上的妆,毫不避讳地在神荼面前脱下了连衣裙换上原本的军装,也不管神荼的眼神开始微微灼热。

神荼一向不喜欢拐弯抹角,他直接走过去吻住安岩的唇。

安岩仰起头回应他,很快二人就分开,安岩扣上衬衫最后一颗扣子,熟门熟路地从背包里拿出一管向导素递给神荼。

神荼的眼神,冷静中透着怒气。

T.B.C.

评论(37)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