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惜儿♥

这里是惜儿♥是一个双子精分的超可爱小文手♥沉迷小甜饼ww想让小可爱们叫我惜儿就好emmmm……
文手画手舞见加半个妆娘w文坑不毁不弃是个好文手w
勇漫/荼岩 丰雅/
阴阳师/双龙 酒茨 狐琴 博狗 灯刀 狼破 夜青/
名柯/新快 秀透 兰园 新兰 平和/
刀男/冲田/
盗笔/瓶邪 黑花/
欢迎勾搭www你们的关注评论和喜欢是本惜更文的动力呦w

【荼岩/哨向】绝对禁地·十四

·今天是荼爷生日……待会更生贺(:з」∠)_

·我室友看完之后,只给了我两个字的评价qwq

·我放在末尾好了qwq

——————————————————————

当安岩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被人打晕放在了车上,安岩被蒙着眼,冷静地分析着现在的情形。

安岩没用多大功夫就把覆在眼上的黑布扯了下来。

“小岩砸果然还是很棒呢,”白无兮的声音笑嘻嘻地响起,“那么,白姐建议你还是不要轻举妄动比较好哦?”

一把手枪伸过来,抵住了安岩的额角。

安岩看着面前熟悉的面容,脸开始发白,白无兮嘴角的笑容几乎要把他的视线撕裂。

“白……白姐?”安岩开口,声音颤抖着。白无兮似乎很乐意看到他现在这个样子,点了点头。

“罗家第一百二十九代孙,罗倩。”

安岩把头低了下去,能把这些记得这么清楚的,只能是……

“为什么?”安岩强迫自己平静下来,反问白无兮。

“为什么?”白无兮歪着头,扯着安岩的衣领强迫他抬起头来和她直视。安岩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白无兮,她的眼睛都发了红,眼神似乎要把安岩撕碎。

“为什么……为什么!!!我还想问你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神荼和小君同时被抓走,为什么神荼回来了!!!为什么小君没有回来!!!为什么!!!”

安岩被她吼得发蒙,没有人比他更能了解白无兮的心情,他被问得哑口无言,只能选择沉默。

白无兮很用力地“啧”了一声,松开了安岩的衣领。

“下车。”白无兮蹙着眉,拎着安岩的后领把他拽下车,安岩这才发现车正停在他当初设计沈风的车爆胎的地方。白无兮拽着他,旁边山体上有个废弃的矿洞,白无兮让他靠着石壁坐下。

安岩这一下被她摔得不轻,眉头皱了起来。他本来故意支开神荼易容成服务员去沈风房间探探情况,没想到沈风那关过了,却撞上了白无兮。

也不知道神荼回来看见他不在会怎么样……安岩迷迷糊糊地这么想。

“你说,神荼多久会追来?”白无兮面向洞口,毫无缘由地来了一句。

“什么?”安岩的小腿暗暗绷紧,咬紧了后槽牙。

“神荼什么时候会来找你。”白无兮帮他解释,手在他眼前摸过,精神力凝结成了一面屏幕,“我在周围布下了幻界,如果神荼那么没有本事,一不小心中了计的话。”

白无兮轻轻地哼了一声,“幻界中的『你』,就会杀了他。”

安岩的瞳孔猛然放大。

包妮璐走到T.H.A.协会大门前,看着从里面走出来的人挑起了眉。

那人,是此刻本来应该挟持了安岩的白无兮。

白无兮走到包妮璐面前,语气不善,“你找我?”

“嗯。”包妮璐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安岩和神荼,现在有危险,怎么做看你自己。”

语罢,包妮璐手腕翻转,一只小巧的匕首直直地朝白无兮射了过去,白无兮皱着眉躲开,反应过来时,包妮璐已经走开很远了。

白无兮咬了咬牙,左手猛然握紧,红线飞掠而出缠上了包妮璐的脖颈。

包妮璐停下了脚步,垂眸看着缠在脖子上的红线,白无兮走到她面前,左手用力一分,红线便束紧一分。

白无兮死死地盯着包妮璐的眼睛,呼吸开始变得急促,“你怎么知道的。”

包妮璐丝毫没有性命被别人捏在手中的窘迫,她微微扬唇,嘴角的痣越发显得她风情万种。

白无兮没有得到答案,啧了一声。红线退去,包妮璐摸了摸脖子,仿佛什么都没发生,“多谢。”

白无兮冷着脸,扭头离去。

包妮璐理了理被弄乱的衣领,转身朝另一个地方走去。

神荼又朝左手的神荼印记处输送了一股力量,郁垒之力微弱的回应告诉他安岩就在附近。

神荼握紧了惊蛰,刚刚他已经识破了三层幻界,虽然说知道那是幻境,神荼也后颈有些发凉。

惊蛰发出一声嗡鸣,神荼神情一凛,惊蛰脱手而出击中面前的假安岩。

惊蛰在空中旋转了一圈,又被神荼紧紧地握在了手里。

身后突然有『安岩』的声音响起,“神荼快跑!!!”

神荼回过头去,遍体鳞伤的『安岩』朝他跑来,呼哧呼哧地喘着气。

那一瞬间,对安岩的关心占据了理智,神荼扶住『安岩』的手臂,声音里失了淡然,“怎么了。”

『安岩』咳了几声,明明看起来很疼却咧开嘴笑得灿烂,“我没事……”

这一切,都被白无兮的屏幕实时投影到安岩眼前的屏幕上。

“真是关心则乱。”白无兮啧啧了几声,“看起来,让『你』受点伤就可以很轻易地拿下神荼了。”

安岩的唇几近被他咬破,面前的情景让他又欣喜又心痛。那不是他,安岩嘴唇开合着,一个字都发不出来。

“怎么样?神荼可真是关心你呢。”白无兮弯下腰,笑着看安岩。

安岩摇头,眼泪涌出眼眶,把他脸上被抹上的泥土冲开,“不是……”

“那不是我……那不是我……”

白无兮笑得越发灿烂。

安岩的嘴唇咬破,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神荼!那不是我!醒醒!!!那不是我啊……”

白无兮站起身,眼睛里逐渐涌上疯狂的笑意,白无兮有些尖利的笑声和安岩断断续续的哭声交织在矿洞里,回荡着久久无法平静。

一声枪响在矿洞响起。

白无兮的笑声兀然而止,她垂下头看着自己的小腿,那里被子弹击中了。

白无兮动作缓慢地回过头看那块屏幕,上面神荼眸子带着关切的眼神把惊蛰刺进『安岩』的肩膀,动作利落。

很明显早已识破那是幻界。

白无兮的额头被一只左轮手枪抵住。

安岩抬起手把脸擦干净,明明刚刚还在哭,现在眸子里却是一片清明。他微微一笑,声音里透出一些狂妄恣意。

“沈风,你暴露了。”

安岩歪了歪头,伸出舌头舔去刚刚咬破嘴唇流下的血。

“准确的说,丰绅殷德。”

“我那小叔叔的下属。”

T.B.C.

戏精。

评论(25)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