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惜儿♥

感谢来到这里的每一个人ww
正在为刚成立的舞团感到烦恼……但是觉得是值得的!!!
听说勇漫第三季有信啦?那本惜不勤快起来还真是不行了呢ww
微博@在下惜儿ww
微博是专门用来发车的hhh
欢迎各位小可爱们扩列wwQQ:1741795430

【荼岩/哨向】绝对禁地·十八

·最近的剧情真是越来越难想了qwq

·这周第一更ww

——————————————————————

神荼安岩两人穿行在人群中,有人行色匆匆擦着安岩的肩膀冲了过去,安岩一下被撞得向后倒去,神荼伸手去把他搂到怀里。

神荼搂着安岩,替他挡下脚步,突然无头无脑地来了一句,“被种了?”

安岩知道他在指追踪设备,沉默了一阵才弱弱地开了口,“大概吧……我也不知道。”

神荼低头看他的神情,他看上去有些郁闷,神荼的眸光柔和了一瞬,“没事。”

安岩兴趣缺缺地“哦”了一声,手指抓住神荼的衣角绞动着,末了又放开那个衣角,微微推开神荼自己走在了前面。

安岩把手放在了单间紧闭的门上,神荼倚在门边,有深蓝色的雷电环绕上神荼的手,惊蛰现影,发出一声嗡鸣。

安岩把手收回来,垂下头叹了口气,“看来白姐已经自己解决了。”

神荼“嗯”了一声,安岩的兴致从餐车车厢出来后就不算好。他伸手过去抓住安岩的手臂。

“你怎么了?”神荼垂下眼睑看安岩,后者的手臂似乎又瘦了一些,神荼忍不住握紧了一些。

安岩微微抬头看他,嘴角勉勉强强勾起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弧度,“……我没事。”

看到神荼皱起来的眉毛,安岩干脆不再掩饰,被神荼抓住的小臂微微颤抖着,“神荼,对不起。”

“我又……给你添麻烦了。”

神荼沉默了半晌,把安岩按在自己怀里,“没事,我不怕你给我添麻烦。”

我怕你不敢给我添麻烦。

神荼把下巴搁在安岩头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安岩抬起手,准备回抱神荼的手紧紧地握紧成拳。

“可是神荼……”

“我也想保护你。”

·
安岩亦步亦趋地跟在神荼身后,不是很明白为什么在自己说完那句话后神荼突然生了气。

他没有说话,表情也没有变,可安岩就是知道他生气了。

“请问……”正当安岩苦恼的时候,一个女声突然响起,安岩回过头,是那个在餐车上撞到了的女子。

女子见安岩回了头,暗暗舒了一口气。她摊开手掌,掌心里卧着车钥匙。“这个好像是撞到你的时候掉的,应该是你的吧?”

是神荼的车钥匙,安岩认得。他把车钥匙从女子手里拿过来,对她报以一笑,“谢谢了。”

“不,不谢。”女子用力摇了摇头,笑容看起来很是端庄优雅,又像是欲语还拒的样子,“你听说过……”

后面的名字太小声了,安岩反问了一句,女子瞬间像触了电一般抖了抖身子,摇了摇头,近乎落荒而逃地离开了。

正在和女子交谈的安岩自然没有看到,神荼回头的瞬间,深蓝色眸子的疼惜。

自始至终,他安岩都不需要保护任何人。

他只需要被别人保护好。

·
火车摇摇晃晃地停在了中转站,车门旁早已聚满了在这一站下车的乘客,包妮璐就正戴着遮阳帽站在其中。

身后有人轻咳一声,包妮璐下意识回头望去,是白无兮。她低头似乎很不好意思地开口,“你中途就下车?”

看来早就知道她在这趟车上,包妮璐挑了挑眉,若有所指地说,“任务完成了,要见的人见了,自然是可以走了。”

白无兮并不想再去推断她口中的任务和要见的人都是什么,她伸出手,发自心底地,诚恳地向包妮璐鞠了一躬,“之前的事,我态度不好,对不起。”

包妮璐把碎发别到耳后,笑容完美妩媚,“没事,我都快忘了。”

白无兮意味深长地看着她,“也要谢谢你。”

“不用。”包妮璐挥了挥手,白无兮似乎也没有打算久留,转身便打算离开。

车门缓缓打开,火车外的空气争先恐后地涌到车厢内,包妮璐下车前最后看了一眼被白无兮落下的手机,唇角带笑地下了车。

粗心大意可是很危险的呢。

·
“先生,先生……”安岩“唔”了一声,睡眼惺忪地睁开了眼,列车员笑容礼貌,“先生,快到终点站了。”

道了谢,列车员又尽职尽责地去通知下一位乘客。安岩揉了揉脑后的头发,悄悄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神荼。

后者正微合着眼,刚刚他这闹这么一出他连眼皮都没翻一下,安岩心里“咯噔”一下,第一反应就是神荼真的生气了。

就算是生气了也不能一句话都不说,安岩硬着头皮道,“神荼,准备下车了。”

神荼睁开双眼,盯着空气中的某一点点了点头。

座位旁走过一个栗色短发的男子,安岩打了个哈欠,没有在意。

栗发男子走到车门旁,地上静静地躺着一部手机。

男子弯下腰,捡起了那一部手机,黑框眼镜后古井无波的眼睛泛起一丝丝涟漪。

·
“看起来,你什么都不想告诉我?”有些惨白的灯光照在声音的主人脸上,是龙傲天。他把玩着手上的匕首,还没等对面的人吭声,手中的匕首已经直直飞出,刺中了那人的肩膀。

那人闷哼了一声,龙傲天似乎很不满意他的沉默,“苏,你真的什么都不打算说?”

苏微微抬起头瞪着龙傲天,从发间流下的血迹越发显的他眼神可怕。“你话真多。”苏冷冷地笑了一声,声音里只有鄙夷。

龙傲天把他的话当做夸奖,“话不多怎么可能套的出话呢。”他啧啧了几声,“你怎么就不能学学李君,或许你能有一个更好的结局。”

“难道他的结局很好?”苏的声音听起来在极力抑制着什么情绪,“我知道你们在他身上做了什么。”

“禽兽不如。”

龙傲天看起来毫不在意地耸了耸肩膀,显然是不想再和苏聊下去,站起了身,“叫医生过来,这人还不能死。”

门外低低地响起了一声“是”,苏看着走进来的人,冷冷地哼了一声,“走狗。”

走进来的人抖了抖身子,如果不是龙傲天的命令,他一个普通的医生真是不想面对这么凶神恶煞的病人。尽管是这样,他还是尽职尽责地帮他处理好了伤口,苏闭着眼睛不想再看那人一眼。

·
安份看着面前的人,皱了皱眉,“白无兮规定的时间已经过了,我已经可以出去了。”

站在安份面前的罗平似乎很为难地摇了摇头,“白姐又给你加了时间。”

一想到前两天接到的消息,安份就再也按捺不住了,哪还管那么多,推开罗平直接走出了门。

罗平悠悠地从衣袋里拿出一支烟叼在嘴里。

拦不住了。

T.B.C.

评论(20)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