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惜儿♥

感谢来到这里的每一个人ww
正在为刚成立的舞团感到烦恼……但是觉得是值得的!!!
听说勇漫第三季有信啦?那本惜不勤快起来还真是不行了呢ww
微博@在下惜儿ww
微博是专门用来发车的hhh
欢迎各位小可爱们扩列wwQQ:1741795430

【荼岩/哨向】绝对禁地·二十

·这周的二更!!!

·码到心塞qwq

————————————————————

怀疑会如同蚀骨的种子,扎根在心里,然后开出罪恶美丽的花。

神荼摸了摸眉心,那里仿佛依旧残存着安岩将惊蛰抵在那时刺得发疼的触觉,疼痛像密密麻麻的蜘蛛网,一直蜿蜒到他心里。

三年前……安岩曾经将惊蛰抵在他的眉心?

鲜血流到安岩细瘦的手腕上,像极了什么可怖的怪物一点一点蚕食他瘦弱的身躯。

“好些了吗?”白无兮的手很稳,透明冰冷的药物顺着针头流到血管,再流到全身,安岩觉得浑身都冷了。

“嗯。”安岩的声音沙哑得很,在药物的作用下,他手腕上的伤痕很快就愈合了,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白无兮看着安岩盯着原先伤口的地方发呆出神,忍不住开口问道,“你不打算把这件事告诉神荼?”

安岩摇了摇头,“没有必要。”

白无兮伸手把他扶起来,安岩突然发出了一阵短暂的惊呼,然后,他的眼睛就直直地望着前面,像是突然间被人偷走了魂魄一样。

“安岩!你怎么了?”白无兮吓了一跳,确定自己没有给安岩打错药水,伸出手在安岩无神的眼前晃了晃。

安岩从失神中被唤醒,他转过头,定定地看着白无兮。他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个感觉,只是突然觉得,郁垒印记处传来那种异样的感觉,那感觉像是……

“我觉得……”安岩的双眼瞬间涌起泪花,他的声音一下子哽咽了,“神荼好像和我断绝精神联系了……”

“你不要乱讲。”白无兮啧了一声,但是脸色也很快地白了。神荼郁垒之间的羁绊最不可能出错。

“真的……”安岩摊开手掌,透明的精神力翻腾而上,只是没有再像之前那样透着几分深邃的蓝。安岩少年俊秀的脸上,涌起了揪人的悲伤,他的双眼里堆满了泪水,看起来像是被抛弃了的动物一样,有一种茫然失措的惶恐。“他肯定出什么事了……我要去找他,我得去找他……”安岩恍恍惚惚地站起来,根本没有注意到他的眼泪大颗大颗地滚出了眼眶。

“不行。”白无兮伸手拦住他,安岩刚刚才在她的帮助下压住倒流的精神力,身体正是最虚弱的时候,再加上断开了精神力连接的反噬,这个时候的安岩,怎么看都不是可以贸然出去的时候。

“为什么不行!!!”安岩红着眼睛嘶吼,他伸手扳住白无兮的手臂,身为哨兵的白无兮皱起了眉毛,他的力气那么大,大到连白无兮都不敢相信。

安岩很用力地掰着白无兮的手,企图跑出去,白无兮咬紧了牙关,没有松手。在某一个瞬间安岩像缴械的士兵一样跪在了地上,泪水从他捂住脸的手指指缝里流下来,白无兮听见他绝望又撕心裂肺的声音,心都碎了。

安岩像是哭累了,白无兮暗暗叹了口气,弯下腰扶起他,安岩的声音哑得不行,“白姐……我已经没有力气再失去一次神荼了……”

三年前,他也是这样一意孤行地断绝了联系,留下惊蛰和他的所有记忆走了。

安岩,已经没有办法再失去一次神荼了。

白无兮把安岩放好到床上,看着床头上放置的平板上闪着红色的警告标志,那标识着白无兮现在必须前去执行任务。

白无兮给安岩盖好被子,安岩的呼吸终于是平静了下来,脸上还有纵横的泪痕,白无兮敛下眉眼,在心里向床上的人道歉。

抱歉,安岩。

白姐很快就回来。

不是白姐不让你去,这个时候,你不能再出事了。

你是白姐最后的亲人了,是神荼最后的牵挂了。

衣袖的遮掩下,有鲜艳的红线刺破皮肤从皮下钻出来,绕着白无兮纤细的手臂蜿蜒向上,隐约间有一个红色衣裙女子的身影在白无兮背后显现,白无兮脑内,有尖利刺耳的声音呻吟着,“血……要更多血……”

衣袖下刚才还安守本分的红线狠狠扎入白无兮的小臂,有鲜血喷涌而出,溅在衣袖上染了红色的一片狼藉。

白无兮脸上满是麻木,似乎早已习惯这些,她小心地不让鲜血溅在安岩看得见的地方,抽离了体内大半的精神力在房间四周布下防护罩,然后起身离开。

白无兮身后,红色衣裙的女子还在叫嚣,声音凄厉。

房间陷入了一片黑暗,然后门被轻轻推开,有人慢慢走到床前,俯下身看安岩的脸。

“不愧是郁垒,这样强大的精神力。”那人轻轻笑出了声,有气息萦绕在房间里,下一个瞬间,那人和安岩都消失在了原地。

房间里只剩下已经失去了用途的门锁和被彻底打碎的精神力屏障。

包妮璐站在那栋灰色的建筑前,想象着三年前苏,李君和神荼三人是以怎样的方式被带进这栋堪称地狱的建筑里的。

包妮璐眯起了眼睛,不再犹豫,一路长驱直入地到了那件牢房。

“又是你?”被绑在架子的苏抬起头,看见是包妮璐微微皱起了眉,“又有什么想要知道的东西?”

包妮璐没有理他,拔出别再腰侧的手枪干脆地打碎了锁住铁链的锁。

苏瞪大了眼睛,身上的铁链掉到了地上,发出很沉重的声音,溅起了一地灰尘。没有了铁链的束缚,苏终于是踏在了地面上,却一脸警惕地看着包妮璐,“你?”

“我来救你出去。”包妮璐把手枪放回原位,声音坚定眸子清明,她往眼前一抚,隐形的液晶屏显现,望着上面闪动的两个红点,瞳孔骤缩,“我们要快一点了,安岩已经被带走了。”

“等等,你往他们身上种了追踪设备?”

“安份身上的是我安的。”包妮璐从口袋里拿出一支补充能量的营养药剂扔给苏,苏接过毫不犹豫地扎入皮肤注射,包妮璐踌躇了一会儿才开口,“神荼和安岩身上的……是李君做的。”

苏猛然想起那个戴着黑框眼镜,留着过长栗色刘海,曾经说要带他一起出去的男子。

那是他唯一的朋友。

“李君他……还活着吗?”苏帮包妮璐在墙上凿开一个洞,反正已经引起了骚动,现在也不管那么多了。

包妮璐把绳子放下去,耳边有呼啸的风声略过,她看着建筑外平滑的墙壁,摇了摇头。

“生不如死。”

T.B.C.

要开始虐了……要给我发刀子的请尽量qwq

评论(30)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