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惜儿♥

感谢来到这里的每一个人ww
正在为刚成立的舞团感到烦恼……但是觉得是值得的!!!
听说勇漫第三季有信啦?那本惜不勤快起来还真是不行了呢ww
微博@在下惜儿ww
微博是专门用来发车的hhh
欢迎各位小可爱们扩列wwQQ:1741795430

【荼岩/哨向】绝对禁地·二十五

·这周的二更!!!

·准备发刀(:з」∠)_

——————————————————

“你说那孩子啊,”街道处的中年妇女扶了扶眼睛,抬起头来看那个俊郎的少年,“他叫安岩吗?那孩子啊,前段时间父母死了,好像是车祸吧——就在家门口,流了一地血,那孩子就被他爸爸抱在怀里,没受什么伤。”

“说来也奇怪,就五岁一孩子,父母死了之后居然没有亲戚来领走他。他一个人住在那里,好像也没出什么大事。就是有街坊来反应说这孩子用刀在自己手臂上乱割,小院里到处都是血。”说到这,那阿姨脸上浮现出不加掩饰的嫌弃,“怎么了?你问那孩子有什么事吗?”

神荼冷着脸摇了摇头,垂下头把眉眼隐在阴影里,“没事。”

走出街道办,神荼抬头看向不远处那个几乎是破败的小院,小院门口有一个小小的身影站在那。哪怕隔了那么远,凭着神荼身为哨兵超人的视力,他也能看见安岩那阴翳漆黑的瞳仁。

神荼微微叹了口气,他迈动脚步往那边跑了过去。安岩抱着小熊玩偶往后退了一步,戒备地看着面前的男子,神荼弯下腰看着他,笑容温暖柔软,“饿了吗?我给你煮饭。”

安岩眨了眨眼,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神荼怜惜地摸了摸他的头。到底还是孩子,神荼想。为什么会有人嫌弃他?他的小安岩,明明那么讨人喜欢。

·
“你为什么要跟过来?”神荼扭过头颇有些嫌弃地看着踉踉跄跄跟在他身后的安岩,霜降像是附和他的话一样低声吼了一声。

安岩往后退了一步,干笑了几声,“我,我好奇,好奇。”

神荼盯着他,没有说话。安岩努力让自己看起笑容可掬,不去在意那只看起来就很凶的白虎。

“跟紧我,不可随意活动。”神荼转头朝前面继续走去,霜降摇了摇身后粗大的尾巴,呲了呲牙往前面走去。安岩抹了一把额头上并不存在的冷汗,跟了上去。

神荼的脚步突然停在了原地,霜降咬住神荼的裤脚扯了扯,神荼安抚性地摸了摸他的头,“我知道。”语毕,他的手上突然凭空出现了一条桃枝,猛然往下一抽,尘土飞扬间,有一个奇形怪状的动物显出了行。它长得像鸡,却长着鲜红的羽毛,有三条尾巴、六只脚、四只眼睛。

神荼冷着脸居高临下地看着它,“鯈鱼,不可随意出入北山。”

被唤作鯈鱼的生物跳了跳,它的声音像喜鹊一般,“不行!!神荼大人请通融一下!!”

安岩蹲在霜降身边好奇地看着鯈鱼。这是……妖怪?

·
安岩垂下头看眼前简单的菜肴,神荼伸手盛了碗饭给他,语气中透露出一丝可惜,“你家没有菜,不然应该会再丰盛一些。”

安岩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一言不发地拿起筷子扒拉起了饭,明明已经饿到不行了,但是却依旧小口小口地吃饭,眼神不时扫过神荼。

神荼看着他吃,微微一笑,安岩放下手中的筷子,漆黑的瞳仁直直地看着神荼,“哥哥……要在这里住吗?”

神荼点了点头,“安岩怎么会知道?”

安岩漆黑的瞳仁里蔓延开冷意,声音一字一句地凝结成了冰,“因为,不会有人无缘无故地对我好。”

神荼哽住了。

安岩从椅子上跳下来,把手上的伤口给他看,然后指了指门外的小院,“我讨厌红色。”

黑色渐渐蔓延上房间的每一个角落,房间里安静得不得了,安岩的声音很平静地响起,“我喜欢黑色。”

神荼被那片黑色刺得几近灼伤了眼。

·
安岩跟着神荼去了人界,看着鯈鱼用刀将自己切成碎块放到一碗稀得不能再稀的清粥里,然后那碗粥被一个脏兮兮的小女孩喝掉。

“它……在干什么?”安岩不解地看向身旁不发一语的神荼。

“报恩。”神荼冷冷地说,“那女孩之前救过它,它要报恩。”

“那……”

“鯈鱼,其音如鹊,食之可以已忧。”神荼淡淡地开口,手中桃枝挥动,空中便浮现了鯈鱼的虚影,“它给了那个女孩一辈子的快乐。”

神荼伸手握住鯈鱼的虚影,叹了口气,“傻鱼。”

神荼在郊外找了一处地方葬了鯈鱼。

看着远处站在那块用石头刻的简单墓碑前的神荼,安岩走了过去,霜降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什么举动。

“你每天……都要这样吗?”

“像鯈鱼这么傻的妖怪又不多,”神荼闭上眼睛,“郁垒那小子又自己出去了,这些事本来……”

不是我做的。

安岩垂下头,又想到他一睁眼看到神荼那温柔缱绻的目光,叹了口气。

不知道神荼那边怎么样了。

“那个……郁垒……在哪?”

有一股凶猛的风很快地略过安岩身前,安岩反应过来时,他正被神荼掐着脖子,那双眼睛染了刺目的血色,冷厉又决绝。

“别再让我听到那个人的名字。”

T.B.C.

评论(34)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