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惜儿♥

感谢来到这里的每一个人ww
正在为刚成立的舞团感到烦恼……但是觉得是值得的!!!
听说勇漫第三季有信啦?那本惜不勤快起来还真是不行了呢ww
微博@在下惜儿ww
微博是专门用来发车的hhh
欢迎各位小可爱们扩列wwQQ:1741795430

【屠倚】归客

·给媳妇 @绿烧醋鱼 的新年贺文ww

·新的一年也继续爱你!!!

·古代paro,侠盗屠×大理寺卿倚

————————————————————

台下一片喧哗,台上的黑衣男子一拍台子,“喂,你们还听不听?”

台下的观众左右四顾了一阵,声音小了下去。黑衣男子清了清喉咙,“话说有位大盗,功夫高强,只要他出马,就没有他偷不到的东西。但奇怪的是,他只偷收钱不干事的贪官,然后再广散钱财……”

“哦呦,那可不是侠盗屠龙嘛?传闻他能上天入地,斩妖屠龙!”台下有人叫嚷。

“正是。”黑衣男子挑眉,“但更奇怪的是,这侠盗屠龙和大理寺的倚天大人似乎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
有人把屠龙押到呈堂上,屠龙挑了挑眉,抬起他的头。屠龙长得不赖,一双剑眉风流倜傥,是很容易让良家小姑娘动春心的类型。坐在堂上的大理寺卿抬眸看了这人一眼,挥挥手让人下去了。

屠龙见人都下去了,被反绑在后面的手一阵动作,绳子就送了。刚刚还被绑着的人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倚天持笔沾了沾墨,慢条斯理地捻去笔尖的毫毛,“你这个月,多少次过来做客了?”

“哎呦,若不是看到是你大理寺的人,他们抓得住我?”屠龙撑着书案的两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倚天。

看着倚天平稳的笔触,屠龙凑近了倚天,让热气喷在他耳垂上,“我可是很想倚天大人啊。”

于是如愿以偿地看到了倚天猛然一撇撇出纸张,屠龙顺势把他手中的笔和纸撤下来,心情很好地直接躺到了书案上。

“!!砚台掉了!!你怎的如此不讲理!!”

“理理理,就你讲理。”

屠龙叹了口气,还是坐了起来,些许浸了墨汁的头发甩了些墨点到倚天浅色的衣摆上,现在这位严肃公正的大理寺卿看上去倒着实有些好笑。

倚天拂了拂衣袖,屠龙把沾了墨的头发捋到身前来把墨汁捻去,再把沾了墨的手指往倚天脸上抹。倚天冷着脸瞪他,手上倒没有动作。

屠龙大概是觉得奇怪,倚天俊秀斯文的脸上抹着深深浅浅的墨痕,大理寺卿这个样子着实是太损形象了些。屠龙一边憋笑,一边放过了倚天的脸,“倚天大人,您的断袖之癖将您的洁癖都给磨灭了吗?”

倚天抬眸看他,一声不吭。屠龙伸出没沾上墨的那只手捏住倚天的下颚,低头吻上他的脸颊,伸出舌尖把倚天脸上的墨迹舔去,末了感慨似的低声喟叹,“不愧是倚天的墨。”

倚天脸色红了又红,还是没有作声。

·
一卷竹简狠狠地扔到倚天面前,碎成了几段。倚天不动声色地捡起竹简低头奉给那位,“皇上息怒,书比臣重要得多。”

皇上的脸色几经变换,倚天这态度让他着实生不起气来,最终还是坐回了龙椅上一拍书案,“你身为大理寺卿,朕要你抓一个小偷,你都抓不住!”

“臣技不如人,”说到这,倚天顿了一下,“臣无能。”

正躺在横梁上的屠龙险些一个激动从梁上摔下来,想起初见时这人就直接拎着他打了一顿,气得有些呼吸不畅。

你还无能?!好你个无能!!

皇上很明显是没有想到倚天会这么回答,半晌没说话。屠龙坐起来,作势要从梁上跳下去,听到声响的倚天往屠龙那凉凉地看了一眼。

屠龙挑了挑眉,没有跳下去。

·
“这几天是太子寿宴,你收敛一点。”倚天看着对面的屠龙下意识地张嘴吃下屠龙喂给他的蜜饯。

“收敛?”屠龙伸了个懒腰,顺势把倚天揽到怀里,把他方才整理好的衣袂弄乱,“你指的是哪一方面的?”

倚天推了推屠龙,奈何他胸膛宽厚结实,倚天推不动干脆作罢,反正他正冷。倚天细细想了想“收敛”还能有哪些方面,然后没好气地抬起手击向了屠龙的下颚,“我要你这几天好好待在大理寺,别给我惹出什么乱子来。”

屠龙向后一仰头巧妙地躲开倚天的手,然后一手抓住倚天的手,从他的指尖挨个亲过去,不说好也不说不好。

“你听到没有?啧,放开我的手。”

“不放。”

·
太子不愧是太子,而且还是得盛宠的太子。寿宴在东宫举行,整个东宫金碧辉煌,身着羽衣轻纱的舞女摇曳生姿,皇上特地叫整个京城最好的酿酒师酿致了美酒,前来参加寿宴的人络绎不绝,东宫整日灯火通明。

太子显然已经喝醉了,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手中的酒杯堪堪从他手中滑落,然后他摇了摇手,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今天,本太子要给大家介绍一位豪杰!”

宾客们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却不愿意松开怀中娇笑着的舞女,倚天端坐在宴席上,和一众欢呼狂欢的宾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太子似乎也并不在意这纸醉金迷的场面,大大咧咧地又斟了一杯酒。等最后一滴酒落入杯中,东宫中所点的所有烛火尽数熄灭。宾客一片哗然,舞女们惊叫着四处逃散,一片混乱中,倚天给自己斟了一杯酒。酒还未入口,倚天就被一人紧紧揽入了怀中,那几乎微不可闻的几声轻笑和熟悉的烫人温度让倚天几乎是瞬间反应过来那是何许人也,那人就着倚天的手喝去了那杯美酒,脱身而去时还顺手在倚天腰间揉捏了两把。

几乎是下一个瞬间,倚天听到几声爽朗的笑声,一声清脆的响指后,东宫又恢复了灯火辉煌。

倚天抬头看去,屠龙正站立在太子身边,看见他看过来还颇为轻佻地眨眨眼。宾客见来人是大盗屠龙,一个个都叫倚天前去抓拿他,但倚天动也没动,只是掩藏在发下的耳朵开始发红。

“打住打住。”屠龙揉了揉额角,暗暗看了倚天一眼,“我今天可不是来偷东西的,我可是你们太子殿下邀请的宾客之一。”

太子也是笑了几声,宾客们冷静下来,悠扬的琴声又开始在东宫回荡了起来,屠龙漫不经心地走到倚天身边,仰头把倚天刚倒的酒一饮而尽。

“我倒不知道,你和太子相识?”倚天的目光从空了的酒杯扫过,不动声色地问他。

“啊,这事。”屠龙干笑了几声,“我……之前差点把他钱袋给偷了。”

“你竟还偷到太子头上去了?”

“意外……你我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不还因为我偷了你的钱袋和我打了一架嘛?”

“……那你是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屠龙耸了耸肩,像是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似的凑近倚天,声音里带上了几分得意,“倚天大人莫不该是……吃醋了吧?”

“……闭嘴。”

屠龙举起手,眼睛里一片委屈,好看的剑眉却随着唇边的笑意展开来了。沉默了良久,倚天开了口,“屠龙,别再当大盗了,不好玩。”

“嗯。”屠龙扭头看他,语气里没有惊讶,“那你呢?”

“我?”倚天把玩着那个酒杯,叹了口气,“辞官,累了。”

·
“然后呢然后呢?”黑衣男子兀然停止了讲述,听众纷纷急不可耐地问他。

“然后啊,那大盗金盆洗手,倚天大人辞官隐居,结束了。”黑衣男子一拍桌面,满不在意地继续说。

“啊?就没了?”

“是啊,没了。”黑衣男子抓了一把瓜子磕,“散了散了,大家伙明日再来?”

听众们像是没听够一样地摇了摇头,戏院里又沉寂了下来,黑衣男子一个人磕完了一小碟瓜子。晚风吹动他额前的头发,隐约露出利落的剑眉。

“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黑衣男子默默这样念叨一句,把瓜子壳扔进碟子里,不紧不慢地站起身,哼着不成调的小曲归家。

黑衣男子推开家的门,昔日的大理寺卿正坐在院里的竹椅上读他所爱的史书,地上的落叶被荡开了一块,显然有人方才在这练剑。黑衣男子咧开嘴笑,像很多年前他向江湖宣告退隐后回家一样这么说。

“倚天,我回来了。”

评论(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