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惜儿♥

感谢来到这里的每一个人ww
正在为刚成立的舞团感到烦恼……但是觉得是值得的!!!
听说勇漫第三季有信啦?那本惜不勤快起来还真是不行了呢ww
微博@在下惜儿ww
微博是专门用来发车的hhh
欢迎各位小可爱们扩列wwQQ:1741795430

【脆皮组】星辰如你

·现代paro

给闺女 @迩玑YL 的新年贺文!!!ww

·明天爆肝【。】

————————————————————

法斯放慢了脚步,站在天台上的人搓了搓手,把下巴埋进脖子上围着的围巾里。

法斯握住她的手放到了自己兜里,歪头看法国夜空的星星倒映在她眼睛里,“辰砂还真忙啊。”

辰砂调试着望远镜,不动声色地把手抽回来,在擦得锃亮的目镜上看到模模糊糊的某人笑容的倒影,漫不经心地呼出一口气。

“是啊。”

·

大概是法国的气氛使然吧,法斯支着脸把最后一口拉花咖啡喝完,挑起眉毛对那边的服务员吹了个口哨。

她看见那人额角微微的跳动,心情颇好地从桌子上的小碟里拈起一颗泡泡糖送进口里,在异国他乡毫不避讳地用母语大喊,“那边那个可爱的服务员,麻烦过来一下哟。”

辰砂几乎是冲过来捂住了她的嘴,几乎是愤恼地在她耳边低声斥道,“你还嫌不够丢脸是吧?”

咖啡店里有零碎的笑声,有热气蔓延到辰砂颀长的脖颈。她松开法斯,理了理有些散乱的衣领,从桌子上拿起点餐的小单,“你要结账?”

“是啊。”法斯把泡泡糖嚼得啧啧作响,托着腮神情生动地朝辰砂眨了眨左眼,“呐,亲爱的辰砂前辈,请可爱的学妹我一杯咖啡,嗯?可以的吧?”

辰砂很用力地把已经签了字的小单拍到桌子上,“不请。”

“唔,谢谢。”早就习惯了前辈的口不对心,法斯把小单收进口袋里,声音响亮地吹破了一个泡泡,起身时颇为轻佻地执起辰砂的手在她手背上轻吻。

辰砂的脸红了个彻底,还没等她有什么反应,法斯早已笑得花枝乱颤地跑出去了。

辰砂脸红的时候,眼睛和星星一样好看呢。法斯把脚下的碎石踢开,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

法斯和辰砂的第一次相遇,是在学校的天文天台上。

辰砂把手揣进大衣的口袋里,慢慢走到法斯面前,“晚上,还是不要随意来天台比较好。”

法斯呲牙咧嘴地叫了几声,昨天下雨留下的积水让她狠狠地摔了一跤。辰砂站在那,晚风灌满了她的风衣,她轻轻吁出一口气,伸手扶起了法斯。

“……没事吧。”大概是法斯有些夸张,辰砂忍不住开口问她,法斯猛得抬起头,辰砂窥见她眸子里那一刹那映出的粲然星光,竟觉得有些耀眼。

无论怎样都赶不走法斯,辰砂也只能选择让她留下来。法斯拢着身上的毛呢大衣大大咧咧地坐在微潮的地面上,像发现了什么有趣玩具的小孩子一样扯了扯辰砂的衣角,指着天空笑着叫她看。

辰砂拗不过她,放下望远镜顺着法斯指着的方向看过去,明明在失去了望远镜的加持下星辰黯淡了下去,辰砂却略微恍惚了起来。

好久没有……这样看过星星了。

法斯偏过头,看见辰砂眼里有明亮的整片星空。

·

“我明天也可以来吗?”法斯从望远镜后探出半个头来,把字词咬清楚,“明天……或者明天的明天。”

辰砂倚在栏杆上,任由风把头发吹乱,“……你。”

法斯似乎生怕辰砂说出什么否定的话,踩着驼色的及踝靴踏着水花就匆匆跑走了。

辰砂怔怔地立了一会儿,随即又像是好笑法斯的小孩天性一般摇了摇头。

“算了。”

也有很久……没有人陪她一起看星星了。

·

法斯支着脸,目光在脚尖徘徊,然后辰砂听到一声闷闷的响声。

法斯看见辰砂的眉峰略微抖了一下,她略微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了几声,脚尖互相摩擦,然后又分开。

“辰砂,我饿了。”

辰砂把精力从浩瀚的天文学中抽离出来,挑起眉梢看法斯巧笑倩兮的脸,很是矜持地点了点头,没有更多表示了。

法斯笑容灿烂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她伸出手抱住辰砂笔挺的大腿,使劲往上面蹭了一下,大有一副“你不同意我就死不放手”的样子。

为什么自己就心软了呢。辰砂在便利店里想着,狠狠地把法斯想喝的可乐放回原位,临走前却又抓了一瓶果汁。

辰砂身后,捧着刚买的关东煮暖手的法斯笑得格外好看,顺手把一颗鱼蛋喂到了辰砂嘴里。

·

“你怎么那么多事?”

法斯抬头看倚在病房门口板着一张脸的辰砂,选择性地忽略了后者话语中的郁闷,手舞足蹈地从辰砂挥了挥手却又扯动了腿上的伤口呲牙咧嘴地叫嚷。

辰砂扶额把她按回床上,“行了行了你睡着吧。”

法斯伸手抓住她细长的手指,辰砂的手很好看。这只手指指尖微凉,会抚在冰冷的天文望远镜上,手心却很热,会因为她饿了就跑去便利店买热乎乎的关东煮捧着。

她真的好喜欢这只手啊。

辰砂由着法斯把玩她的手,往她被吊起打着石膏的腿上瞥了一眼,“……你骨折了?”

言罢似乎又觉得这问题多余,啧了一声,“什么骨折的?”

法斯让辰砂的手盖在她脸上,从指缝里看辰砂有些瘦削的下颚,辰砂感觉到她的睫毛拂在她手心,法斯说话时的热气喷在他手心。

“辰砂在关心我吗?”

辰砂把自己的手收回来,白皙的脸上倒是不动声色,只是耳尖上的嫣红又一直蔓延到耳根,“没有。”

法斯在笑,“咯咯咯”地笑。

“说谎。”

辰砂没反驳她。

法斯笑够了停了下来,侧着身支起上半身和辰砂对视,“辰砂想看星星吗?”

辰砂看见法斯明亮如同星辰的星辰的眼睛里倒映着自己,大抵自己的眸子里也满满地都是法斯,辰砂想,毕竟隔得这么近。

她微微叹了口气,像是放下了所有的别扭和踌躇。

“在看呢。”

E.N.D.

评论(11)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