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惜儿♥

感谢来到这里的每一个人ww
正在为刚成立的舞团感到烦恼……但是觉得是值得的!!!
听说勇漫第三季有信啦?那本惜不勤快起来还真是不行了呢ww
微博@在下惜儿ww
微博是专门用来发车的hhh
欢迎各位小可爱们扩列wwQQ:1741795430

【荼岩】I haven't seen

·给阿妹 @剁椒咸鱼 的新年贺文ww

·荼岩老了之后也很没脸没皮ww

·新的一年请一起吹爆荼岩!!!

·年龄操作有,荼岩年龄差3岁

————————————————————

很多很多年后,当安岩白发苍苍的时候,他还是会看向对面坐在躺椅上的老伴,悠悠哉哉地问他,“神荼,你当初到底是怎么看上我的?”

神荼慢慢睁开眼睛,冰蓝色的眸子里少了几分年少时的冷心冷情,眸中的清明倒是半分不少。他用食指一下下敲击着椅子的扶手,笑而不语。

·
“安岩,待会儿你记住,这一句不要唱得太快,气息平一点。”身边瑞秋还在絮絮叨叨地交代什么,那边安岩喝了口水,含在嘴里示意他不要再说了。

瑞秋撇了撇嘴,身为宣传委员的职务所在让她抛弃了晚修的时间跑到礼堂来,可不单单只是为了他安岩。

“行了,你加油吧。”瑞秋朝他比了比拳头,吐了吐舌头,“你要是能在校园歌舞大赛上拿到名次,今年我们班的文化艺术加分就有找落了!”

后面瑞秋还在念叨,安岩没有再去听了,他理了理身上礼服的领子,在主持人的报幕声中上了台。

他要演唱的歌是自己原创的歌曲《惊蛰》,带上吉他自弹自唱。这首歌安岩已经排练了很多遍,没道理没有自信。

·
“其实听惯了摇滚和爵士,听听抒情的也不错。”坐在评委席上的包妮璐拿笔往评分纸上戳了戳,“小学弟唱得也不赖嘛。”

“很不赖吗?”

发问的是坐在评委席正中间的少年,他双手交叉抱在胸前,眼睛是澄澈的蓝色,冷心冷情的少年俊秀得过分,他略微抬眸,看向舞台上的安岩。

他的目光从安岩撩动琴弦的手游离到唱歌时开开合合的嘴唇,再到他纤长过了度的睫毛和水润的棕色瞳仁。

然后他略微扬起唇角。

嗯,是很不赖。

包妮璐像是发现了什么新事物一样支起身子,“不是吧,身为校学生会宣传部部长的神荼笑了?可不是动了小春心吧?”

神荼没理她,拿起笔很潇洒地在评分纸上给安岩打了满分。包妮璐看着那在一众三四分中格外特殊的十分,摇头啧啧。

神荼甩了个眼刀给她,包妮璐耸耸肩,在自己的评分表上给安岩也评了十分,又招呼宣传部的其他人给安岩评了十分。

唉,其实神荼不说,包妮璐也会给这个小学弟十分,但谁要部长要给他的小春心铺路呢?

“待会第一名我去颁奖。”神荼似乎很满意,他又把目光挪回了台上,安岩笑容灿烂,像个天使。

“知道了知道了。”包妮璐吹了个口哨,暗暗记下了这个小学弟的长相。

·
“获得一等奖的是……高一(1)班的安岩!!”站在台下的神荼看见安岩上了台,一双眸子明亮得好像一对双子星。神荼记下他的班级,走上了台。

安岩听到台下瑞秋的尖叫声,他扭头去看上台的人,一下子便挪不开眼了。

到后来安岩躺在宿舍的床上,脑袋里也还是那张俊脸。他扭头看向舍友江小猪,一脸幸福地感慨。

“我恋爱了。”

·
“噗。”或许是觉得安岩一脸呆愣的样子实在好笑,神荼别过头去,把手虚握着放到鼻下轻笑出了声。

神荼动作不算大,除了站在他身边的安岩,谁也没发现冰块脸的神荼居然弯了唇角,笑得好像初春樱花初绽。

安岩摸了摸鼻子,觉得脸上有些热。

礼仪队像模像样地把奖状捧了上来,神荼把它拿起来,递到安岩面前。

安岩去接,两人隔得太近了,安岩的手指和神荼的指尖狠狠地摩擦了一下。安岩一个哆嗦,奖状差点掉到地上。今天不用洗手了,安岩六神无主地想着。

主持人笑着问他获奖感言,他拿着话筒,看着身旁人完美的侧脸,所有的感谢词都忘得一干二净,脱口而出。

“学长,你可以告诉我你的电话号码吗?”

丢人丢到家了。

当安岩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的时候,他已经把抱头蹲在地上蹲了十几秒了。

在起哄声中,他清楚地听到一声轻笑,然后被他扔到地上的话筒被人捡了起来,他听见那人的声音经过话筒的扩大回荡在整个礼堂里。

“二货。”

“哈?”安岩抬起头,可是却只能看见神荼微颔的下颚。

“你待会留下。”神荼顿了顿,心情很好得轻笑出了声,“我单独给你。”

安岩当场炸成了一朵烟花。

·
安岩从来没有觉得那么巧。

他和神荼选了同一个校本——英语角。

他匆匆忙忙跑到指定的教室的时候,整个教室里只剩下了神荼旁边那个座位。安岩踌躇了一会儿,还是坐了下去。

“神荼学长……好巧啊。我们又见面啦,所以缘真是妙不可言啊……”纯属没话找话。

神荼扭头,看着安岩灿烂的笑容,颇为矜持地点了点头,道了声,“巧。”

话题真是被聊死了……安岩在心里挠墙。

·
英语角的老师管得不严,只要你用英语交流,聊天也不会管你。

安岩推了推神荼的肩膀,歪头问他,“我们聊点什么?那老师的眼神有点恐怖……”

神荼扭头看他,他的眼睛里落着细碎的光点。神荼微微叹出一口气,自然而然地帮他把快要滑下去的眼镜扶上去,“我们不聊也得聊,这是我的英语老师。”

“哦……哦哦。”安岩楞楞地看着他,那个老师的视线挪开了。兴许是因为安岩半天都没有反应,神荼便勉为其难地开了金口,“Have you ever seen any beauty?”

神荼学长果然不会找话题,安岩在心中腹诽,一脸认真地回答他,“Yes,I have seen.”

两人间又陷入了一阵短暂的沉默,安岩连忙把话题又接了下去,“And you?”

神荼看着安岩,深蓝色的瞳仁里晦涩不清。学长的眼睛……真好看啊,安岩歪着头。

神荼轻轻笑了一下,“No,I haven't seen.”

如同汪洋大海般的眼睛里清晰地倒映着安岩的样子,眸底渐渐漫上笑意。

“Until you came.”

有人说,美好会从天而降,带着温暖和笑意。于是,他看见了最好的风景。于是,他初次见到了他。

·
“You are the most beautiful beauty in my life.”安岩懒懒地晃着摇椅,看着对面的神荼,语气中满是调笑,“那么肉麻的情话,年轻的时候你是怎么说出来的。”

神荼把眉毛舒展开来,半合着眼看他,“你以为我想说?”

“那我当初又没逼你!”

“你迟钝,二货。”

“!!我还迟钝!!这日子没法过了!走了走了!”

“……老头子一个了,还闹。”

“嗤,小爷就是要闹你一辈子。”

“……老不正经。”

“老夫老妻了,还要脸要皮干嘛?我都没脸没皮一辈子了。”

“你也知道。”

“……混蛋。”

“二货。”

E.N.D.

评论(23)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