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惜儿♥

感谢来到这里的每一个人ww
正在为刚成立的舞团感到烦恼……但是觉得是值得的!!!
听说勇漫第三季有信啦?那本惜不勤快起来还真是不行了呢ww
微博@在下惜儿ww
微博是专门用来发车的hhh
欢迎各位小可爱们扩列wwQQ:1741795430

【荼岩/哨向】绝对禁地·三十

·更新……有种有生之年的错觉……

·更新之路漫漫qwq

·不知道想说明的东西有没有说明白qwq

——————————————————————

神荼看着面前的郁垒,眸子里还依稀残留着惊疑不定。郁垒见神荼没有回话,轻轻叹了口气,抓起神荼的手捏住他的手腕,末了又放下,“……这不是没有事嘛?”

“我没事。”神荼捏了捏额角,没有说话。郁垒脸上带着完美的微笑,眸底却空荡荡的一片,“让我来猜猜……唔,你叫神荼?”

神荼猛得抬起头看着郁垒,他的老祖宗笑眯了一双桃花眼,支着脸看着神荼,再把目光挪到神荼的左手,拖长了声音,“哦……用布缠着啊……是神荼印记吧?”

神荼警惕地看着郁垒,这种任何东西都被人知晓的感觉在这个时候可不大美妙。

郁垒这个时候才挑了挑眉,眼里显出一些戏谑,“别紧张嘛,我又不会害你。”

“还是说,我见过我转世的那个小家伙,这个话题你也没有兴趣?”郁垒托着腮,上古鬼神之一的郁垒大人这个时候看起来活像一只露出了毛茸茸大尾巴的狐狸。

神荼瞳孔微缩。

安岩?!他已经来过这里了?!

·

“如你所见。”纤长的手指伸出按住那枚旋转的钱币,坐在对面的少年看了一眼那枚钱币,朝上的是反面,而对面的吉普赛少女微微勾起一个撩人的微笑,“我亲爱的朋友,是反面。”

少年有着这世界上最清澈的深蓝色眼眸,他敛下眉眼的时候,那里面像是蓄了一潭清泉。少年薄唇微动,声音疏离,“……然后呢?”

少女啧了一声,似乎对他那么着急表示了不满,“然后……”少女伸出手漫不经心地在钱币上敲击了几下,半晌后冲少年妩媚地眨了眨眼,“我的朋友,你今天桃花运……很足哦!”

少年这回连一点脸部肌肉的动作都没给她,他站起身来,冷冰冰地吐出四个字,“装神弄鬼。”

“随便你怎么说咯。”少女捻起斗篷的兜帽戴回到头上,把那枚钱币放回兜里,起身冲他甜甜地笑了一下,“总之,谢谢你咯,我的朋友。你出手还真是阔绰。”言罢还吹了个口哨。

少年看都懒得看她一眼,转身走出了帐篷。而少女低头看了一眼藏在衣袍下的手表,小小地惊了一下,嘟囔了起来,“糟糕糟糕,晚点回去阿赛尔不会怪我的吧?”

“谁让今天碰上一个有钱公子哥呢~”

·

走出帐篷的少年面部表情抽搐了一下,很明显是听到少女的言语。只是他还没走几步路,就停下了脚步。

拦住他的是方才那个吉普赛少女。

“你又有什么事。”少年冷面冷语,言语间的不待见明显到了极点。

少女撇了撇嘴,扬了扬下巴示意他往后看,“呐,又不是我有事。我看他鬼鬼祟祟地跟在你后面,好心提醒一下你。”

少年转过头去,身后是一个二十来岁的男子,深褐色的头发,鼻梁上架着细边的金丝眼镜,此时正毫无形象地蹲在地上,用手捂着脸。意识到自己这样并没有什么用,男子尴尬地笑了笑,站起身来朝少年摆了摆手,“那个……你好啊,神……小弟弟。”

少年在他说出最后那三个字的时候皱起了眉头以示抗议,男子眨了眨眼,轻轻笑出了声。

少年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还没等他开始说话,那男子就像看透了他一样抢先开了口,“小弟弟……嗯,你是哨兵是吧?不要问我怎么知道的,我是向导。我刚来……这边还不太熟悉,可以带我去『塔』吗?”

男子的语速太快,少年花了一会儿时间才把他毫无逻辑的话语捋了一下,哨兵天赋给他带来的是五官能力的最大化,这一通嘴炮对他来说简直是折磨,然后才绷着脸点了点头。

“那就多谢了。”男子笑着点了点头,挑了挑眉。他的眼睛里简直藏不住喜悦和浅浅的深秋般的狡黠。

这一次看见的……是小时候的他啊……

大概才十五岁吧,正是少年的时候,少年的脸庞还显得稚嫩,而颀长的身量已经成型。还小,还有的长,实在是……难得看到比他矮了半个头的神荼呢。

安岩这么想着,跟在【神荼】身后忍不住笑出了声,【神荼】回过头去看他,挑眉疑惑的样子和长大后的他一模一样。

安岩的笑容愈发扩大了弧度。

·

空荡荡的走廊里,皮靴撞击地面的声音就变得分外响亮,而皮靴的主人是一个少年,他把自己掩饰在宽大的斗篷,显得有些滑稽。

走廊的尽头的房间门口站着一位男子,低垂着头粗边黑框眼镜堪堪欲坠。少年在房间门口停住了脚步,“……之前的人呢?”

“包秘书离开了,我来顶替她。”男子的声音有些僵硬,听到少年的声音只是越发把头垂得更低了,少年皱了皱眉头,推开了门。

门内的摆设很简单,少年环视了一眼,冷哼了一声,把身上的斗篷解下用力地摔到地上。

“龙傲天你给我出来!!!”少年开口怒骂,正是此时应该待在巴黎的阿赛尔,他手中突然显出了花纹繁复的棍棒,在手上旋转了一圈后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息怒息怒。”龙傲天脸上带着漫不经心的微笑,从一旁的暗门中走出来。阿赛尔啧了一声,直接抡起棍子打向了龙傲天。

这一下力道十足,打中了恐怕就会变成傻子。龙傲天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侧身往旁边一闪,棍棒就狠狠地捶在了方才龙傲天站的地方把地板捶陷了一块。

龙傲天的眉峰跳了跳,阿赛尔抽出匕首抵在龙傲天还没修复好露出电线的脖颈上,眼神活像要把龙傲天吞了,“你敢动我安岩哥???”

“你够本吗???啊?”

“……你先前可没跟我说过这个。”龙傲天皱起眉毛,“你只说不许动你帝国余晖的人。”

阿赛尔咬牙切齿,“那我现在补充。”

“不对。”阿赛尔抽身而去,伸手抓住棍棒又收了回去,方才他太过冲动了,不清楚龙傲天的恢复情况就贸然动手,“我和你,此后再无瓜葛。”

“为什么?”龙傲天颇为惊讶地看着阿赛尔,“追求力量……不是你和我合作的原因吗?”

“帝国余晖是我的底线。安岩哥也是我的底线。”阿赛尔打断他,声音逐渐小了下去,“……哥,也是我的底线。”

“这些,任何一个你都没本去动!!!”

龙傲天看着阿赛尔毅然决然离开的背影,扬起下巴思考了半晌,才叫门口的男人进来。

“去准备吧,我们也不缺一个帝国余晖。”

男人浑身过电一般地战栗一下,声音僵硬地应了下来。

T.B.C.

那个少女出场的方式有没有觉得似曾相识?(:з」∠)_

评论(14)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