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惜儿♥

感谢来到这里的每一个人ww
正在为刚成立的舞团感到烦恼……但是觉得是值得的!!!
听说勇漫第三季有信啦?那本惜不勤快起来还真是不行了呢ww
微博@在下惜儿ww
微博是专门用来发车的hhh
欢迎各位小可爱们扩列wwQQ:1741795430

【荼岩】晴天安然又似你·叁

·这个更新是真的有生之年……不记得前文的小天使戳戳tag就好qwq

·我对不起空麻qwq

·这篇我活该列了个大纲……又变成大坑了……我又挖坑qwq

——————————————————————

“好了。”神荼把安岩放到他床上,掀开被子就把安岩盖了个严严实实,很敷衍地在安岩脸上拍了两下,顺便帮他腋好了被子。做完这一切,神荼坐到椅子上开了台灯,板着脸一板一眼地说,“睡吧。”

睡?安岩从被子里冒出头来,眨巴眨巴眼睛看着这个小哥哥,撇了撇嘴就要哭出来。

“……你又怎么了?”神荼放下刚拿起的笔,皱着眉毛看着这个于他来说实在是太不安分的小男孩。安岩看着他,伸出手臂朝他挥了挥,见神荼还坐在那没有动,只好放软了声音小声嗫嚅,“……神荼哥哥,过来一下好不好。”

撒娇,这就是在撒娇。

神荼一边在心里控诉了这种自己从来不会做的行为,一边却屈服于安岩软绵绵的声音,坐到床边上才反应过来这是他第二次屈服于面前这个小小的粉雕玉琢的孩子。八岁的神荼因为这个皱着眉愁苦了一会儿,隐隐觉得自己未来的生活怕是都脱离不了这个小孩子,心里却还有一些自己都不知道的兴奋。这点兴奋直接让他大脑指挥着他面部的肌肉露出了一个温柔的微笑开口说话,“……告诉哥哥,怎么了?”

刚刚还在为神荼不算特别美好的语气而略微忐忑不安的安岩一下子就笑眯了一双水润的眸子。掀起被子把神荼罩住,朦朦胧胧的黑暗中心情很好地在神荼脸上声音响亮地啵了一下,“我要听故事!!”

神荼愣了一瞬,瞬间有了一种自己被吃豆腐的错觉,门外隐隐约约传来一些压抑着的笑声。神荼猛然把被子从头上扯下来,果然看到秦妈和安妈站在门口笑得头都抬不起来。

“……”神荼的脸黑了下来。安岩顶着被子想要扯下来,神荼不知为何脸的温度略微上升,反手把被子又把他盖得严严实实,“……不许揭开。”

安岩老老实实地哦了一声,顶着被子站在床上的样子活像一个蘑菇,门外秦妈看到这一切笑得更加厉害了,神荼微红着脸瞪了她一眼。秦妈扶住安妈的肩膀,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哎呀……我是真没看到有谁能让我们家秦秦这么听话的……你家小岩砸是第一个。哎呦,我可想知道安岩小宝贝干了什么,能让秦秦害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干了什么?”顶着被子的安岩听见秦妈的声音,大声回应着她。于是安妈秦妈就看到一堆被子向神荼扑了过去,神荼下意识地把手伸进被子里搂着安岩的腰,安岩很开心地叫了一声,从被子里把头伸出来又在神荼脸上亲了一下,“就是这样啦!!”

神荼搂着安岩腰的手变得僵硬,秦妈和安妈对视一眼,极其有默契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神荼玉瓷般的脸上浮现些许红晕,他拽过被子盖在安岩头上,颇为恼怒地开口,“不,不要笑了!!”

“不是……秦秦,这不算吃豆腐……”秦妈努力克制住自己想要毫无形象直接笑趴的想法,揶揄地冲神荼挤眉弄眼,“是吧,这岩岩都没亲你嘴呢……这怎么能叫吃豆腐呢……”

“……诶?难道神荼哥哥更喜欢亲嘴吗?”安岩歪头,胡乱把头上的被子扯下来。

“不……我不喜欢。你……”话还没说完,嘴唇上就传来柔软的触感,这下神荼彻底石化了,坐在床沿身体僵硬得一动不动。

安岩只是很小心地在神荼的唇上碰了碰,轻得好像小时候他和妈妈玩枕头大战时柔软的羽毛从他唇角划去一样,但就是这一点程度的触碰,就足以让神荼表情僵硬头脑当机。

亲完了之后,安岩把头缩了回来,顶着被子坐在神荼腿上。神荼僵在原地僵了将近一分钟,安妈看着情况不对想要过来把安岩抱走,神荼这才回过神来,默默地把安岩抱紧了一些,然后摇了摇头示意不用。

安妈还想要说些什么,秦妈接收到自己儿子眼神中的逐客令,敷衍了几句就把安妈拽走了。安岩歪了歪头,他的腰还被神荼抱着,那神荼哥哥应该没有生气。

“安岩,把被子摘下来。”神荼目视前方,面无表情地对安岩说。

安岩很乖地哦了一声,把被子扯下来扔在一边,又顺手把凌乱的头发揉得更乱了。

刚把被子扯下来的安岩于是便看见神荼默不作声地拽过被子盖在自己头上,然后他隐隐约约地听到神荼发出一声长息。

“……神荼哥哥?你怎么了吗?”

“……我没事,你让我冷……静一下。”

……脸太红了,见不得人。

·

安岩的父母自己经营了一家小公司,平时安爸便不怎么在家,这段时间又赶上甲方那边出了状况,俩人几乎天天要加班,安岩睡得又早,于是只能拜托秦妈帮忙照顾。于是安妈泫然泪下地冲站在神荼家门口的安岩挥了挥手,而安岩没心没肺地抱住神荼的大腿,满心都扑在神荼哥哥上,看得安妈只能摇头感慨女……儿大不中留。

诶?用在这里有点奇怪?

安妈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没有在意这么多。很多年之后,当安妈在想起这一幕的时候,还会在秦妈面前吹一吹自己的准预感。

“……”神荼看着面前的安岩,又看了一眼秦妈,秦妈立马把视线挪开,一脸心虚。“那个……妈的截稿期快到了……还有将近三分之一没写呢……妈这不是没有时间嘛……有时间也不用麻烦你啊……”

“我知道了。”神荼叹了口气打断了秦妈,他早就预料到自己妈妈的懒癌有多严重多晚期多无药可救。神荼蹲下身,这样安岩看他就不用仰着头,“哥哥上午先写作业,下午带你出去玩。好不好?”

于是,接下来暑假的每一天,街坊邻居都能看到一大一小一对小男孩在小区里玩。有时是小的那个自己拿着皮球自娱自乐,大的那个冷着脸在一边看着,在小的那个看过来时会忙不迭地挪开目光;更多时候是俩人一起追着玩,大的那个放水放得很明显,故意停在原地等着小的追上来一把抱住他的腿,然后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把小的抱起来。

但是大家都知道,这玩归玩,若是真的有哪个熊孩子在玩耍的时候不小心把小的那个男孩绊倒了或者有些什么磕磕碰碰,那个大的一定会发火,然后冷着脸抱走小的,护犊子护得厉害。

一开始大家还会有人好奇去问俩人是不是亲兄弟。但无论来人是谁,大的那个都一声不吭,那个小的仰起头来看了一眼大的,见他不说话自己也不吭声。吃了软绵绵的瘪,也没有人去问了。

就这样,暑假渐渐过去,而安岩的幼儿园生涯也即将开始了。

T.B.C.

神荼:我要面子的啊🌚🌚🌚

评论(30)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