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惜儿♥

感谢来到这里的每一个人ww
正在为刚成立的舞团感到烦恼……但是觉得是值得的!!!
听说勇漫第三季有信啦?那本惜不勤快起来还真是不行了呢ww
微博@在下惜儿ww
微博是专门用来发车的hhh
欢迎各位小可爱们扩列wwQQ:1741795430

【现欧】金鱼症患者的七天记忆·壹

·为爱发电qwq 超绝ooc预警qwq
·金鱼症为私设,患者只有七天记忆
·现欧学长学弟设定

——————————————————————

欧阳对于学长高述的印象,折腾来折腾去来也就四个字——高岭之花。
如果不是伟哥那个老好人在宿舍里对高述表示了同情,欧阳应该这一辈子都不会知道高述得了这种病。

对于欧阳来说,他对高述的了解除了刚入学时高述发表的演讲,不过也就是在原点剧社的微信群。二人关系不错,却并未深交。
“他记忆真的只有七天?那他考试怎么办?”欧阳将信将疑,他和高述玩过吃鸡,不像是只有七天记忆的人。
“说是只会忘记人吧。”伟哥叹了口气,“唉,挺好的一个人……诶诶诶!欧阳你来救一下我,打残了!!”
欧阳啧了一声,“啪”地一声把笔记本电脑关上了。
“不打了,没心情。”

今天是高述记忆失去的第一天。
欧阳坐在床上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换了套衣服准备出门。还在为刚刚欧阳的退出而叹惋的伟哥来了精神,“你去哪?”
欧阳动作顿了顿,挠挠头,支支吾吾地推脱了一下,最后又耷拉下头,“……算了……”
“你又怎么了?”伟哥看不懂欧阳了。这个时候宿舍的门被人敲响了,欧阳找到了救星一般去开了门,站在门口的是穿着一身白衬衫手拿笔记本的高述。
欧阳看着高述的脸沉默了下来,他突然意识到,尽管他和高述是好哥们,可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对于高述来说,他欧阳也不过是一个陌生人。
高述看了一眼笔记本,又看了一眼欧阳,“……欧阳?”
“嗯。”欧阳回过神,挠了挠头,突然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高述,“……那个,老高。你是不是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高述抬眸看了他一眼,欧阳被那双清澈眼睛中的晦涩惊了一下,还没等他有什么反应,高述低低地“嗯”了一声,不愿在这个问题上多做停留。
“有空吗?陪我去联系一下剧组服装的租借情况。”

欧阳发誓,如果不是自己脑子一热同意了高述,他是绝对不会来人这么多的地方的。
想来高述也不好受吧,欧阳扭过头去看他——高述死死地抿着唇,已经尽力避开他人的触碰却还是在人群中避无可避地挨上他人的衣角,俊秀的面容上满是隐忍的怒气,仿佛在凌迟他一般。
欧阳突然觉得相当好笑,他们俩——一个社恐,一个洁癖,还来这种地方折磨自己。
正当他低头偷笑的时候,高述开了金口,“抱歉,你似乎有社恐?我疏忽了。”
欧阳正笑得开心,一口气没喘上来,哽在呼吸管道不上不下的。欧阳颇有些惊愕地抬起头看他。
高述眯起眼睛,“我也没想到,服装组会看上……”眼中凶光一闪,“这种服装批发市场。”
“这”字咬得格外咬牙切齿,于是欧阳一个哆嗦,默默为服装组点了根蜡。

简单了解了服装的租借期还有多久,高述又为几件续借的戏服交了钱,然后再把这些事项全部记在笔记本上。
欧阳原本还在不小的店面到处晃荡,这摸摸那瞧瞧,看到高述用手作为支撑皱着眉头把这些事事无巨细地记到本子上,欧阳突然一阵心酸,默默地凑了过去。
高述记好了,二人也准备离开了,欧阳最终还是踌躇了一下,扯了扯高述的衣角,“那个……笔记本可以借我看一下吗?”
高述扭过头来有些惊异地看着他,欧阳才意识到自己的唐突,“啊哈哈……算了,应该有很多私事……”
“事”的音还没发完,他的手腕被人抓住了,手中多了一本蓝色封皮的笔记本。高述的手指很长,抓住了欧阳的手腕还绰绰有余。他漫不经心地收回手,从衣袋里拿出纸巾擦手,“可以,你看。”
欧阳知道他的龟毛洁癖,也没有在意。第一页是素净的白纸,上面用秀丽笔写着四个字。

『我是高述。』

高述的字很好看,方寸挥遒之间是一股难言的缱绻,可欧阳却难过得想哭——比起从别人口中听到他的金鱼症,亲眼所见会让他更难受。只是四个字,对于高述来说再简单不过的四个字,欧阳却如哽在喉。他怔了很久,才慢慢翻到下一页。

『这个本子,放在书桌第二个抽屉的最下面。』
『啧,这么写也没有用。我都不记得我把这些写在本子上了,哈哈。』

欧阳又想哭又想笑,那声干巴巴的“哈哈”既是无奈又是自嘲,欧阳甚至想象不到高述那样的神情。

高述擦完了手,他抬起头来看了一眼背对着他的欧阳,把手中折得方方正正的纸巾揉皱了。
最后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把纸巾放回了衣兜。

高述和欧阳回了寝室,当高述脱下外套准备去洗漱的时候,寝室的门被人敲响了。
高述去开了门,门外是欧阳。欧阳挠了挠头,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手里隔着一张纸巾拿着他的笔记本,“刚刚我忘记还给学长了,所以刚好回寝室用酒精湿巾帮你擦了一下……”
高述抬眸和他对视,欧阳又低下头去看都没看他。高述接过笔记本,叹了口气,低低道了声谢谢。
欧阳顿了顿,缓缓呼出一口气,又深吸一口气,“那个……以后学长不用这样麻烦,这些事情……我想我可以帮你记。”
高述愣了愣,还没等他来得及看看欧阳的表情,后者就突然觉得说错了话,摇摇头便跑了了。

高述却站在门口没有进去。
衣兜里先前揉皱的纸巾,手里依稀残留着未干痕迹的笔记本,还有那句不知是有心还是无心的微妙话语——高述头皮发麻,他正在经受一种微妙的心理折磨,像鞋里掺了一颗小石子,硌得他生疼。

T.B.C.

是HEqwq相信我qwq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