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惜儿♥

感谢来到这里的每一个人ww
正在为刚成立的舞团感到烦恼……但是觉得是值得的!!!
听说勇漫第三季有信啦?那本惜不勤快起来还真是不行了呢ww
微博@在下惜儿ww
微博是专门用来发车的hhh
欢迎各位小可爱们扩列wwQQ:1741795430

【荼岩】绝对禁地·三十二

·因为之前一次性把荼哥那边的情况说清楚了,所以现在就来说安岩这边的情况qwq这边比较复杂……会比较多几章吧qwq
·……好像也没有什么要说了……

————————————————————

安岩想象过很多次十多年前的『塔』会是什么样子,却万万没想到是这样类似黑市的存在。
安岩跟着【神荼】七拐八绕走到了一家酒馆里,又熟门熟路地拐到了酒馆下的暗门前。
【神荼】伸出手放在一块石板上,安岩敏锐地捕捉到一丝苦涩的药草味,看见暗门缓缓打开,【神荼】回头看他,略略扬了扬下巴。安岩的白了下来,没有动作。
如果这个装置是用来检测对象是否是哨兵向导,那他现在这个没有一丝精神力的向导,是说什么都会被拦下的吧?

事到如今也容不得安岩犹豫,他咬了咬牙,伸出手放到那块石板——石板凉得吓人,安岩不禁打了个哆嗦,拼尽全力去调动全身用可能存在的那么一丝精神力。
方才还寒冷如冰的石板却蓦然间变得烫得好像正在把手放在火烧一般,安岩脸上血色褪尽,飞快后退了几步。一声清亮的长啸突然响起,拥有雪白羽毛的长尾雀化作一团光影飞快地从安岩胸口掠出——这是安岩的精神体,长尾雀小白下意识地护主行为。
安岩缓了口气,顾不上剧痛的手掌,只能摸了摸小白柔软的尾翎,“乖,小白,回去。”
可还没等小白完全化为光点融进安岩的身体,一只手被从安岩身后狠狠地以手做刃斩向安岩的颈侧,安岩张了张唇,毫无戒备的他就这样被打昏在地。
安岩的身后是一个老头。老头冷冷地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安岩,又看看站在面前略微表现出惊异的【神荼】。老头微微叹了口气,挥了挥手。早就在暗门旁潜伏着守卫立刻走上来,抬着安岩下去了。
【神荼】很快便消化完这一切,他用余光看了一眼昏迷的安岩,后者的脸上是毫无戒备的信任,他皱了皱眉,心里突然有些难受。
老头察觉到了【神荼】的眼神,清了清喉咙,“他身上没有任何精神力,却有精神体,我自然要调查一下,以防万一。”
【神荼】终于正眼看了他一眼——这老头虽说平时吊儿郎当倚老卖老,好歹也是他【神荼】的老师,在这方面还是不屑于骗他这种小辈的。他突然有些难堪,声音里带上了一些怒气,“我没有关心他。”
老头被噎了一下,顿了顿组织了一下语言,话到了嘴边却又觉得不妥咽了下去。两人大眼对小眼干站了好一会儿,【神荼】摸了摸鼻梁,“我走了。”
老头看着少年消失在原地的残影,只能叹了口气喟叹一声命数害人。却又摸了摸下巴想起安岩——那个小子,精神体上有郁垒之力的味道,却没有一丝精神力,也不知是什么不良分子。
老头思索来思索去,也没思索个所以然出来,他干脆一拧眉毛,不思索了。

郁垒传人“不良分子”安岩方才昏迷现在也就才刚刚苏醒,还没想到就这么一会儿时间,自己就已经被扣上了一个不良分子的黑锅。
再说回【神荼】,他先去了趟总部提交了这次任务,回住舍的路上却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一不留神就到了老头常用来软禁嫌疑分子的公寓下。
说是公寓,无非也就是待遇比较好的牢房罢了。【神荼】站在门前皱着眉头待了许久,想走却又不想走。正当他下了狠心决定离开的时候,守卫却跑来,殷切地和他打了个招呼。
看来不看看是不行了,【神荼】硬着头皮和那守卫点了点头,装作清冷矜持的样子,“师父让我过来看看。”
这个时候那个老头的名号又十分好用,【神荼】很轻松就进到了软禁安岩的房间,还没开门,他就听到了什么东西摔到地上的东西。【神荼】神色一凛,猛得推开了门。安岩正弯下腰去捡掉到地上的水杯,正巧和推门而入的神荼面面相觑。
见到是【神荼】,安岩干脆直起身不去捡水杯了。他轻轻哼了一声,“你师父下手很重啊,我手都软了。”
【神荼】在他的言语里听出了一些不满,他轻咳了一声,弯腰把水杯捡了起来。安岩没有想到他这么好说话,【神荼】 把水杯递到他手里时,他还没反应过来。

这个时候的【神荼】,比长大后的他,好说话多了。

安岩轻轻哼了一声,方才的气全部都没有了,可他却存心要和【神荼】犟气,他双手抱胸,学着长大后神荼那副冰冰冷冷的样子很嚣张地坐到了椅子上。
毕竟,和神荼在一起这么久,神荼还没坑过他呢——虽然这次是【神荼】。
【神荼】看着安岩扬着下巴一副睥夷天下的高贵样儿,突然觉得这幅姿态有些熟悉,一时间也没有细想。只见安岩眯起了眼睛,带着七分撒娇三分无赖地说,“我要出去。”
“不行。”

安岩瞪大了眼睛,尽管他心里清楚自己确实是可疑,但他还身处『绝对禁地』中,如今被关在这也不是办法。
“为什么?”安岩皱着眉毛,着急得甚至没有心思去维持那副高贵样儿。【神荼】揉了揉眉心,在心里怀疑这个人是不是真的有二十岁,“你,没有精神力,却有精神体。不关你关谁?”
安岩无话可说,【神荼】一扬眉,乘胜追击,“啊???”这声“啊”,五分气恼两分得意一分无奈还有一分说教的意味,安岩这回是真的无话可说了,不过这个时候也就只能闷闷地“哼”了一声,还要顾忌【神荼】的存在不能说一声“口亨”。

安岩眨了眨眼,既然出不去,他决定就这样安居下去算了。安定下来的时候,方才在来的路上冒出的想法又冒了出来,安岩根本没有去压抑他的心思。他四处看看,左右无人,也不怕丢脸了。
安岩支着脸,一脸无辜地把玩着那个水杯,“算了算了,不和你说了。不过,我一个人在这里,很无聊啊?”
【神荼】很莫名其妙,“那……”他用了很大力气才把“关我什么事”给咽了下去,“你要怎么办?”
安岩眼珠子一转,这个时候他格外庆幸他还有像罗平一样这么不正经的哥们,他勾起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不如……”
尾音七拐八绕,最后在安岩突然伸手抱住【神荼】的腰后落了地,“……你陪我啊?”
安岩看着【神荼】白瓷似的脸变为嫣红,然后是阴沉的怒气。他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召出惊蛰向安岩一挥,幸亏安岩早有准备,一踹桌子躲开了。反应过来时,【神荼】只留下了一个孤绝的背影和一句冷冷的“滚”。
看着【神荼】离开狠狠摔上的门,安岩像是用尽了所有力气一样地瘫到了椅背上,深深地吸了口气,又很用力地把那口气呼出来。
“啧。”

T.B.C.

评论(16)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