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惜儿♥

感谢来到这里的每一个人ww
正在为刚成立的舞团感到烦恼……但是觉得是值得的!!!
听说勇漫第三季有信啦?那本惜不勤快起来还真是不行了呢ww
微博@在下惜儿ww
微博是专门用来发车的hhh
欢迎各位小可爱们扩列wwQQ:1741795430

【荼岩】晴天安然又似你·伍

·久违的更新!!!!

·这次的糖请收好!!!!!

·依旧是吃可爱长大的两人ww

————————————————————————

这下可玩脱了。
安岩着实是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神荼指的是什么,然后他歪着头,一副思考的样子。
这种问题还用思考的吗?!!!
神荼很伤心,他皱了皱眉,有种想把这个小家伙嘎嘣嘎嘣嚼碎的冲动。
算了算了,这小胳膊小腿的也没有什么好吃的。神荼很是早熟地在心里叹了口气,也不等他回复了,让他坐好后就骑着自行车回家了。
坐在后座的安岩死死地搂住神荼的腰,觉得神荼哥哥真是羞羞脸。
这种问题都能说出来……仗我喜欢神荼哥哥也不能这么直白地问嘛。
安岩气鼓鼓的,像仓鼠一样。

『后来神荼和我说,其实如果可以,他当时还就得趁那么乖的时候把我拆分入肚,省得日后受折磨。』

神荼把安岩抱回了自己房间。不知道是第一天离开神荼那么久还是什么,安岩平时都爱在神荼写作业的时候黏着他,今天倒是很乖地在神荼床上自己玩,生怕神荼把他赶出去。
没了安岩的打扰神荼反而还有点不习惯,挑眉往身后看过去时,这个小家伙居然已经头一歪靠在墙上睡着了。
看来今天在幼儿园疯了一天是真的累了,神荼一边给他盖被子一边看着安岩的脸愣住了——这大概是他第一次仔细观察安岩的睡颜——之前安岩总是在睡觉的时候拳打脚踢,他被疼得呲牙咧嘴哪还有精力仔细看。
他和安岩第一次见面时就感慨过安岩长得粉雕玉琢甚是好看,其实近看更是。神荼看得正入了神,安岩突然打了个哼哼翻了个身继续睡。神荼找回神来,为刚刚浪费的时间懊恼了一下,只能佯装生气地点了一下安岩的额头,临碰到时却又放轻得好像飘落在眉心的花瓣。
神荼不自觉地咽了一下唾沫,发觉自己已经浪费了更多时间,于是飞快地腋好了被子,站起身就出了房间。

起初安岩睡得不是很安稳——迷迷糊糊间他听见神荼做作业沙拉沙拉笔尖摩擦纸张的声音,他翻了个身。好像有人凑过来帮他掖了掖被子,他下意识伸手抓住了来人的手,嗫嚅了些什么,来人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很无奈地说了句作业还没写完,他于是哼了一声,松开手继续睡了。
过了很久旁边的被子被人掀开一点,来人身上的睡衣被洗澡时的水汽沾得微湿。他扭了扭身子,往那个人怀里拱了拱,那人看出了他的不安稳,抚了抚他的后背,哼起了无名舒缓的小曲。安岩舒服地哼哼一声,这下是彻底睡安稳了。
神荼在关了灯的房间里盯着安岩的脸看了好一会儿,最后笨拙地学着秦爸秦妈的样子,在安岩的额头上亲吻。
“……晚安。”

第二天安岩起床的时候又没有看见神荼,有了一天的经验安岩这回连坐在床上迟疑这点时间也没浪费,他飞快地吃完了早餐,跑到自己家窗户前看了一眼确认安妈还没回家,于是便牵着秦妈的手去了幼儿园。
今天他来得最早,幼儿园园长刚刚打开大门,安岩便背着小包蹦蹦跳跳地进来了。
园长是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看起来就像是哪位小朋友的奶奶。她乐呵呵地从秦妈手里接过了安岩,拍着安岩的手背进了教室,“怎么样?……你叫安岩是吧?昨天睡得好吗?”
安岩很喜欢园长,本来想给她糖吃,但是又想起神荼说老人家牙齿不好不能于是又收了回去。听到园长的问话歪着头仔细想了想,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应道,“昨天睡得超级好呢!!!”
园长乐呵呵地笑了起来,安岩也跟着一起笑,他又想起昨天临睡前迷迷糊糊感觉到有人亲了一下他的额头。想到这里,他伸手摸了摸额头。
神荼哥哥是什么意思呢?

安岩想这个问题想了一整天,最后还是没有想到什么。百思不得其解,于是安岩决定求助于阿赛尔——“诶诶诶!阿赛尔,你知不知道亲额头是什么意思啊?”
“什么意思?”阿赛尔抬起头,刚刚他塞了一块桂花糕在嘴里,这会儿连说话都困难。不过再怎么早熟的小孩子也是小孩子,阿赛尔鼓着腮帮子想了很久最后也没想出个所以然,只能向安岩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
安岩苦着一张脸,他一向是一个求知欲很强的小男孩,一旦问出了一个问题,不得到答案是不会罢休的。这个问题他一直没想明白,于是便一直板着脸板到了放学。
神荼还没有那么早来,安岩坐在幼儿园门前的台阶上撑着脸继续思考这个问题。阿赛尔也建议过不如直接去问神荼,可安岩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神荼亲了自己的额头,就红了脸,连忙摇头否定。
园长慢悠悠从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安岩坐在台阶上,一边鼓着脸戳着自己的额头,一边红着脸嘀咕什么。
园长觉得好笑,挨着安岩坐了下去,“在想什么呢?”
安岩扭头发现是园长,他咬了咬唇,挠了挠头,颇有些羞赧地问,“那个,园长。你知道亲人额头是什么意思吗?”
园长歪头思考了一下,似乎想起了年轻时的样子所以很是愉快地笑了起来,长长的鱼尾纹没入鬓角,“亲额头啊……就是表示这个人视你为珍宝,这代表你在这个人心里是不可取代的存在。”
看着安岩一脸疑惑显然没有听懂的样子,园长噗呲一声笑了,换了个说法,“就是说,这个人非常喜欢你,超级喜欢你。”
安岩脸一下子红了,还没等他说什么,神荼就在门口停下了自行车,沉着声音叫他名字。
园长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伸了个懒腰,笑眯眯地来了一句,“年轻真好啊。”

一直到一个星期后,安岩才红着脸和神荼说了这件事,神荼便告诉他这叫晚安吻,安岩懵懵懂懂地应了下来,却没看见神荼扭过头去微红的脸。

神荼在幼儿园门口停下了自行车,还没停稳,安岩便手脚并用地爬上了自行车后座。神荼带着点笑意回头看他,“慢点慢点,别摔了。”
连续接送了两三个月,俩人早已培养出了默契。每次神荼车都还没停稳,安岩便会从幼儿园跑出来,自己坐上后座。
回家后,安岩照例去自己家窗户看了一眼确定父母尚还在出差。神荼倚在门边看着安岩耷拉着头进来,摸了摸他的头,安岩立刻就高兴了起来。
晚上睡觉前,安岩伸手抱住神荼的脖颈,乖乖笑着从他那讨到了一个晚安吻。

T.B.C.

我真的好喜欢亲额头啊……【倒地】
这样的日子,真是太好了。

评论(8)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