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惜儿♥

感谢来到这里的每一个人ww
正在为刚成立的舞团感到烦恼……但是觉得是值得的!!!
听说勇漫第三季有信啦?那本惜不勤快起来还真是不行了呢ww
微博@在下惜儿ww
微博是专门用来发车的hhh
欢迎各位小可爱们扩列wwQQ:1741795430

【荼岩/哨向】绝对禁地·三十四

·来了!!!接着上周的♥准备开始修文……

·这周期中考,大概不会再更了qwq

·emmmm……我要加快叙事节奏了qwq

————————————————————

“我们就住这吗?”安岩抬起头来看【神荼】,他大概知道十多年前『塔』内配件不好,但也没有想到会不好到这种程度,他伸出手来拍了拍桌子,觉得它的桌角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断。
【神荼】看起来像是习以为常的样子,他只是皱着眉头看着房间里唯一的床,思量了一下还是决定去前台问问有没有多一套被子用来打地铺。
“其实我们可以睡一张床。”安岩摊着手挑眉看着他,脸上又带上了那种似笑非笑的神情,“反正我……”
“你想都不要想。”【神荼】打断他,这几天安岩差不多也摸清了少年神荼的性子,他耸了耸肩,权当是开了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
【神荼】看他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又冷冷地瞪了他一眼,转身就下了楼。
安岩伸手扳了扳门把手,锁上了。

【安岩】自从从孤儿院被【白无兮】带回来后就一声不吭,一个人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安静的很。只是偶尔【白无兮】路过房间门口,会隐隐约约闻到白兰花向导素的味道。
大概四五天后,【安岩】突然开了门,【白无兮】吓了一跳,看了一眼【安岩】一脸颓丧的样子,也是个未成年孩子的【白无兮】咽了口唾沫,“你,你干嘛?”
【安岩】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眉头一蹙眼睛就被泪水充盈,哽咽着吸了吸鼻子,“我,我要出去……”
【白无兮】:“不行。”
【安岩】看了她一眼,低低地应了声“哦”,又退了回去。
【白无兮】听见玻璃打碎的声音——软禁室里没有窗户,【安岩】大概是打碎了镜子——她揉了揉眉心,觉得自己拒绝得太绝对了些。

“别弄了,和我一起出去。”
安岩回头看【神荼】,在他整理床铺的时候【神荼】已经默不作声地换好了利落的作战服,安岩看着熟悉的皮衣皮裤几乎是有些恍然了,才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低下头点了点头。
安岩就这样答应了反倒让【神荼】感到奇怪,他看了安岩一眼,安岩看穿他的心思太容易了,“我不跟着你,难道要在这里换个地方继续待着吗?”
【神荼】没有说话,一念之差把安岩带了出来,毕竟还是可疑分子,【神荼】自己再怎么想都没有用,该关的还是要关,该做的还是要做。
安岩吁了一口气,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份也没有理由再说些什么,他站起身拍了拍衣服,“走走走。”
【神荼】“嗯”了一声,犹豫了一下还是抓住了安岩的手拉着他出去了。
安岩看着他和他相交的手,笑了笑。

【安岩】沉着脸坐在床上,他被【白无兮】绑出来绑得匆忙,也只带了那个泰迪熊。想到这里,他死死地攥住了泰迪熊的腿,盯着上面那道算不上精致但是结实的缝合痕迹。
四天时间,足够让他把这个小小房间里每一个摆设都记得清清楚楚。设计『塔』内软禁室的设计师谙熟心理学,墙壁和地板都被刷成白色,足够让心理防线脆弱的人崩溃。
【安岩】继续盯着那道痕迹,每一个针脚都像是缝在心脏上一样,他干咳了一声。
身后传来一声闷哼,【安岩】的身形瞬间就凝固了——房间里只有他一人,又是哪来的声音?
身后的人哼了一声,低低说了一声“怎么会从天而降”,那熟悉的声音让【安岩】的身形更加僵硬。
他几乎是瞬间就回过头看,神荼揉着头抬头看,和【安岩】目光相接。
【安岩】的嘴唇颤抖着,精神几近崩溃。

“啪。”
白无兮睁大眼睛看着面前的机器,瑞秋听到动静探头看她,颇为忧心地问,“白姐?”
“抱歉。”白无兮吁出一口气,冷了一张脸,把开错的开关关上,被电流刺激过的手指红了一块,她愣了一下,把手指含进了嘴里。
瑞秋抬起头看着白无兮,眼睛里的关切一览无余。
“罗平呢?”白无兮单手操控着机器,抬眸看她,“消除病毒还要一会儿,我自己可以。”
『塔』为了防止各个个人的组织反水,在组织系统里都潜入了美其名曰“信息共享”的病毒,使组织内部网络所编辑的信息无所遁形。
T.H.A.虽然说是解散了,但系统白无兮自然还要继续用下去,消除的病毒的工程浩大且麻烦,也多亏了有瑞秋罗平这一对情侣双双黑客好手的存在。
“不知道去哪了。”瑞秋把白无兮偶尔输错的代码改过来,又想起现在还睡着的『绝对禁地』里的两人,“四个人全部凑到了同一时间段,不会出乱子吗?”
“会。”
白无兮坦然承了下来,看着瑞秋惊愕的表情弯了弯唇角。
“如果白姐不在了,记得好好看好T.H.A.啊。”

惊慌的人跑进封闭的房间,锁上了房间屏住了呼吸,几乎是下一个瞬间房门外响起两个人的脚步声。
“去哪了?”是安岩的声音,他还微微喘着气——向导体力一向不好——“你是想抓住他还是不想抓住他?”
“想。”【神荼】言简意赅,听起来像是有些犹豫的样子,“你……”
“我又怎么了?”衣服的摩擦声,安岩干脆靠着房门坐下了,男子心跳顿时加快,僵直了后背。安岩叹了口气,“我说,你把我带出来,现在又一副后悔的样子,你到底想干嘛?”
“我没想干什么。”【神荼】的声音低低的,手指擦过皮革手套的声音听在神经紧绷的男人心里简直是折磨。接着是皮革擦过空气落在血肉之躯上的闷响。
安岩“嗷”地叫了一声,“你……”
“抱歉。”【神荼】又道了声歉,安岩不说话了,半晌的沉默后,安岩叹了口气开口,“你过来。”
衣料的摩擦声——【神荼】大概弯下了腰。
门板被撞了一下——安岩微微直起身揽住【神荼】的脖颈,【神荼】身体僵了僵,也还是没有避开。安岩喘了口气,“我……我想说,你在我面前不用这么客气……我……”
【神荼】打断他,“不用。”
安岩像小兽一样“嗯”了一声,表达了自己的疑惑。
【神荼】:“你……不用这么说……”
男子靠在门板上,在心里推算外面这两人的关系——看来是一对结合过的哨兵向导了,这一点可以利用一下。
皮肉撞击的声音——有人以手为刃斩向颈侧,安岩闷哼了一声,男子感觉到那个向导软软地靠在了门板上,接着是衣料摩擦的声音——【神荼】把安岩抱起放到一边,接着是他近乎懊恼自言自语的声音,“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把你带出来,我很后悔。”

方才【神荼】看着安岩澄澈得像白纸的眼睛,突然有些后悔为什么要把他带出来。
与其让他看自己杀人执行任务,还不如让他待在住宿的房间里。
他不应该看见冰冷的尸体和血液,那双干净的眸子里不应该有血色绽放开来,残忍又无助。

男人知道时机到了,他猛得推开门用了自己最大的气力奔到安岩身边,手中的枪支扳机被食指扣下,子弹飞旋而出。男子有信心,这颗子弹可以穿透这位向导的眉心——有优秀向导的哨兵有多强大,失去了向导的哨兵就有多脆弱。
可是男子并没有如愿。
子弹打中了以身为盾挡住子弹的【神荼】,子弹让肩膀上盛开血色的花,刺目得令人战栗。【神荼】甚至没有发出一声对于痛的声音,他的神情冷若冰霜,让男子的血液一点点凝成了冰。
“你竟然敢。”
血色蔓延上【神荼】的眼眸,蓝色的电光闪过——惊蛰出,雷电现,血色没入木剑的纹路,染得血腥。
“找死。”

T.B.C.

原来那篇不会删……

评论(13)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