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惜儿♥

感谢来到这里的每一个人ww
正在为刚成立的舞团感到烦恼……但是觉得是值得的!!!
听说勇漫第三季有信啦?那本惜不勤快起来还真是不行了呢ww
微博@在下惜儿ww
微博是专门用来发车的hhh
欢迎各位小可爱们扩列wwQQ:1741795430

【荼岩】晴天安然又似你·柒

·久违!!!!

·迟到了qwq

——————————————————

安份的这一下可谓是突然至极,极到神荼还没来得说出下半句话,极到神荼只来得脸黑,怀里的安岩就这样被安份捞走抱在了自己怀里。
现在再看着安份一脸得意得仿佛吃到了什么很大的甜头的表情,再看看一脸无辜懵逼的安岩,年幼的神荼险些一口气喘不上来早年夭折。
难受,太难受了。
不过好在安岩立马反应了过来,挥手就把安份推开,一脸的义正言辞正气凛然,“表哥!我和你说了很多次了!不许这样亲我!我已经长大了!!!”
安份的表情立马垮了下来,他皱着鼻子叹了口气,“岩岩……”
“也不许叫!”
这一句是神荼叫出来的,他冷着一张脸,又是面对陌生人时一副凉薄的样子,虽然只有八岁,他在气势上却完全不输十岁的安份。安份皱了皱眉毛,看了一眼安岩,后者挺了挺小小的胸膛,站到了神荼身后。
……得得得,同仇敌忾了这是。
安份揉了揉额角,站起身来小大人似地想去揉安岩的头发,却收获到了神荼冷着脸挥来的一掌,以及安岩躲在神荼后面一脸得意地冲他吐舌头,“略略略。”
……
安份觉得自己头更疼了,敲了敲额头就又出去了。
安份走了之后,神荼的神色才正常一点,安岩气呼呼地向安份走的方向挥了一拳,嘴里还念念有词,“臭表哥!!!仗着比我高比我大就随便这么亲!!又不是神荼哥哥,我会生气的!!!”
如果说神荼方才的神情叫有一丝缓和,那现在简直是忍俊不禁了,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高兴,只是觉得安岩这话说得对,说得不能再对了。
但是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拉住还在念念有词的安岩,“怎么?有很多人这么干吗?”
安岩挠了挠头发,“没有啊,就是……呃……好像只有表哥。”
哦……目前只有一个安份。
神荼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觉得自己是时候采取行动,“不可以随便给别人亲的,知道吗?”
安岩兴致勃勃地“哦哦”了几声,“那……要是亲了呢?”
“打他。”神荼毫不犹豫地回答。
“哦——”

安岩于是就在幼儿园同学阿赛尔时不时的嫌弃和神荼一天一天的接送中越长越高越长越大了。当有一天安岩贴着墙站好,发现幼儿园入学那一天测量身高的横线居然已经到他肩膀下面了,那边的神荼放下笔扭过头来,声音里带着点笑,“又长高了,做好去小学的打算了吗?”
安岩有些疑惑地看了一眼肩膀下那条歪歪扭扭的线条,才恍然大悟一般地想起今年他已经五岁了,下半年就要去上小学了,而今年十一月一过,他就要六岁了。
六岁了。
安岩心里忍不住高兴起来,他抬头去看神荼,这个时候的他已经可以勉强称为是少年了。身高虽然没有特别明显的增长,但他本来就不矮,褪去了好些稚气的五官变得更加轮廓分明,依稀可以看出这小少年长大后会是多少少女醒着睡着都念着的梦中情人。
安岩走到他面前,略微不满地比了一下,“可是,就算神荼哥哥还坐着,我也才到你的肩膀。”
五年级的小少年已经有一米六多了,在同龄人中都算高挑的。神荼失笑地摸摸他的头,斟酌了一下词句,“那……我等你长高好不好?”
安岩不信:“神荼哥哥骗人哦,秦妈妈都和我说过了,长高这件事是不可以强迫不可以停止的。”
不好骗了。神荼咂咂嘴,尽管以安岩的年龄确实应该知道这些事情了,神荼却还是觉得他有些“童年老成”——这小家伙难道不应该像小时候一样把他的话当哲理看吗?
比如说像谁亲他就打这种事情也能无条件接受。
神荼还在忧心自家小家伙的“老成”,外头秦妈就叫了起来,“秦秦!要去上补习班了!”
安岩站起来,从善如流地替秦妈接下去,“下午的课是数学和英语,记得带家里钥匙,晚上回来的时候小心一点。”
语毕,又顺便在神荼脸上吧唧亲了一下,笑容灿烂,“早点回来!”
“好的——安岩小朋友。”神荼眼角弯了弯,习惯了安岩主动送来的送别吻,提起床角的书包就走。安岩环视了一圈房间——为了考上更好的初中,神荼选择了各初中特色班的提前录取密考。有一次安岩翻开神荼补习班的课本,发现自己连题目都读不顺。
下午的课神荼要一直上到晚上九点再自己坐公交车回来。秦妈催安岩早些上床睡觉,后者咬着铅笔头在桌面的一个本子上写下最后一个句号,抱着自己的书包便回了隔壁自己家。
那个本子——是神荼和安岩之间的一个小秘密,因为不能等神荼回来后再睡觉,安岩习惯把睡觉前和他想说的话写在本子上,这样神荼回来后就可以看到了。
安岩睡觉前习惯性往外看一眼——他走时没有关台灯,这时窗帘外晕了一圈暖橙,灯光温暖。
真希望神荼哥哥能早点回来啊。
安岩睡前迷迷糊糊地想。

T.B.C.

评论(10)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