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惜儿♥

感谢来到这里的每一个人ww
正在为刚成立的舞团感到烦恼……但是觉得是值得的!!!
听说勇漫第三季有信啦?那本惜不勤快起来还真是不行了呢ww
微博@在下惜儿ww
微博是专门用来发车的hhh
欢迎各位小可爱们扩列wwQQ:1741795430

【双龙】人妖负距离·捌

·这周的更新!!!

·我觉得大家已经习惯了我的短小啊【你滚】٩( ᐛ )و

·长久发糖……

————————————————————

31/你在开玩笑?
荒的唇在一目连嘴上停留了一会儿才离开,一目连还一脸懵的样子,眨了眨眼睛,动作僵硬地扭头看向荒。

“怎的?傻了?”荒实在是觉得一目连这幅样子很可爱,伸出手捏了捏他的脸,好笑地看着他。

一目连下意识地摇了摇头,觉得不对又点了点头,似乎是费了很大力气才挤出几个字,“……大概吧……”

“糖很好吃,”荒微微垂下头揉了揉一目连的头,“多谢汝的款待。”

看着荒准备离开的背影,一目连踌躇了一会儿开口叫住他,“那个……你不介意吗?”

真的不介意吗?……和我接吻什么的?

“嗯?”荒扭头看他,一目连鼓起勇气和他对视,“糖很好吃,不是吗?”

原来……只是为了糖吗?

一目连歪头,心里略略有些失落。

也是……身为神之子,这方面应该不懂的吧?他只是开玩笑的吧?

32/我生气了哦
大概是觉得一目连表情有些不太对劲,荒停下脚步,颇为不解地问他,“怎么了吗?”

一目连摇了摇头,撇了撇嘴,“没有。”

可是汝满脸都写着“吾怒其不已”啊。

荒挑了挑眉,没有说话。

一目连感觉到荒执着又入骨的目光,终于还是败下阵来,抬头看着荒一脸认真地说,“荒。”

“嗯。吾在。”

“我生气了哦。”

荒:“……”

荒:“为何?”

一目连要被这个人气死了,自己说的话还要问我?“因为你在拿我开玩笑。”

“吾没有。”荒正色道,像是明白了为什么一目连的情绪直线下滑,“一目连。”

“吾认为,糖很好吃,但汝更好吃。”

33/你起开
一目连不生气了,原因不明。

荒可以肯定并确定这一点的时候,是在晚上他死赖在一目连床上要和他一起睡觉的时候。

一目连推了推身上这个仗着比自己高上一截就把自己强行抱在怀里的某神之子,红着脸怒嗔他,“流星妖!!从我身上起开!!!”

然后他又把怀里某个炸毛设计师抱紧了一点,嫌不够似的还在他头顶磨了两下,“吾不。”

一目连:“……”

一目连:“不要脸。”

但是一目连往荒怀里缩了缩,并且在睡觉的时候死抱住荒的腰不松开。

T.B.C.

【双龙】人妖负距离·捌

·这周的更新!!

·我可能要去看牙医了ww

·我真的好喜欢吃糖(:з」∠)_

——————————————————————

28/断袖是会传染的
反正手头上的工作也没有多少,一目连打了个哈欠,公交车摇摇晃晃地停了下来,一目连拉拉坐在一旁的荒的衣角,“到了。”

“你要带吾去何处?”

一目连回头看着荒眨了眨眼睛,把他拉下了车,“游乐场。”

“那是何物?”荒皱着眉毛,似乎对于一目连口中吐出颇多自己不懂的词感到了些许气恼。

“可以一起玩的地方。”一目连解释道,回过头冲荒招招手,“荒一起来玩?”

好啊。荒在心里应他,伸过手去握住他的手,然后再揉揉他的头发。

一目连微微歪头,侧过头去看荒的侧脸,忍不住忧患地想。

“断袖是会传染的吧?”

29/哪边有糖
一目连从小就喜欢吃糖,吃那种透明包装纸,放在阳光下会肆意变换色彩,好看到让人小心翼翼收起糖纸的糖。

而现在,荒正握着拳放在他眼前,板着一张好看的脸问他猜猜哪边有糖。

一目连抬起头来看他,荒低下头来看他,他们俩的目光在空气中相撞,一目连恍然间看到了一片星空。

他握住荒的双手,荒顺从地把两只手都张开,一目连看着两只手掌里分别都静静卧着的糖,在阳光下变换色彩,一目连看着糖很开心地笑出了声。

真是太好了。

30/足够猝不及防
荒听见一目连一声小声的喟叹,微微扭头看他。

“这些小物什有这么好吃?”荒有些好笑地看着一目连,那糖是他出门前看到茶几上放了一些,索性就带出来了,没想到一目连会这么喜欢。

“是啊。”一目连摊开手看只剩下糖纸的手掌,突然想到身为神之子的荒大概还没有体验过这种细腻又小巧的美味,于是歪着头问他,“荒要吃吗?”

荒本来是不感兴趣的,奈何一目连的表情慢慢地都写满了一个“好”字,惹得荒心痒痒,也想尝尝。

“我给你找找,我包里应该还有。”一目连低头翻找背包,纤长的睫毛在白皙的皮肤上投下阴影。一目连实在是好看,荒在心中想,忍不住凑近了些,又凑近了些。

“啊!找到了!”一目连猛得回过头,却突然小小地惊叫了一声。

荒慢慢把眼睛眯起,缓缓往后退了一些,“怎么了吗?”

“没,没事。”刚刚……嘴唇是不是碰到什么东西了?一目连在心中叨叨,突然想起什么,把手中的糖果给他看,“要吃吗?”

“吃?”荒的食指缓慢地拂过他的薄唇,然后按在下唇,勾起微笑,“汝方才不是已经喂过了吗?”

“还是,汝还想再喂吾一次?”

一目连的后颈被人扣住,荒的薄唇压了上来,这次触感比先前清晰了很多倍。

一目连的脑袋里只有一句话了。

果然是荒的风格。

足够猝不及防。

T.B.C.

【双龙】人妖负距离·柒

·这周的更新ww

·依旧短小qwq

————————————————————

25/心情很好
听到门外的动静,正趴在桌子上无精打采的妖狐略略抬起了头招呼了一句,“连哥来了。”

“嗯。”一目连应了一声,把背包放下,顺手把桌上的巧克力摸了一颗放进口袋里,“工作完成得怎么样?”

“服装展的事情不是准备的差不多了嘛,”妖狐打了个哈欠,“倒是连哥你,不是有一件男款的始终找不到合你心意的模特吗?”

一目连想起放在家里那件自己难得满意的男款,笑着摇了摇头,“没有,找到了。”

找到了?妖狐狐疑地摸了摸下巴,也没有去深究为什么之前一直眼光颇高的一目连会突然找到了合适的模特,只是莫名觉得今天一目连笑起来格外灿烂,随口问了一句,“连哥,你心情很好?”

一目连的动作停在一半,暗暗咀嚼妖狐的话。心情很好?

想到先前某个流星妖应下自己要求时的样子,一目连忍不住眯起了眼睛。

心情很好。一目连满意地点了点头。

26/你怎么来了
“诶诶诶,你看到了吗……”

“看到了看到了……好帅啊……”

一目连歪头看向门外三三两两说笑着走过的女性同事,对于她们的谈话表示疑惑。

妖狐看出了一目连的疑惑,立刻发挥了自己多年搭讪女生的技巧拦下了那些女子。

一目连看着和女生谈笑风生的妖狐,颇为无奈地摇了摇头。“楼下有一个帅哥。”套完话回来了的妖狐倚在门旁,“超模身材,倒是她们说的那个衣服呢……”

“有点像你设计的那个款。”

一目连正在打字的手指微微一滞,那套衣服他只是在定稿后手作了一套,而现在,那套衣服正穿在某个流星妖身上。

“我下去一下。”一目连匆匆披上外套往门外跑去。妖狐好心地让出一条路,再走到窗旁往下看,果然看到了某个灵异仙男。

然后就是一目连跑到荒面前,荒似乎皱了皱眉毛,把身上对于一目连来说大了几个码数的外套披在了他身上。

妖狐摸了摸下巴,啧啧了几声。

27/啧啧啧
“你怎么来了?”一目连缓了缓气,才抬起头看着荒说。

荒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倒是皱起了眉毛,“汝为何不添衣?”

“啊?”一目连一下子没跟上他的思维,拢了拢披在身上的外套,“不算特别冷吧……倒是你,我送你回家吧。”

荒略略挑起了一边眉毛,把身上的外套脱下给一目连披上,“回家?吾才刚出来。”

看来神之子也要出来透透气呢,一目连在心里默默腹诽,“你不冷?”

荒似乎微不可见地笑了一下,低下头和一目连额头相碰,“吾可是神之子呢。”

一目连只觉得有热气从额头一直蔓延到耳根。

T.B.C.

【双龙】人妖负距离·陆

·来自运动会的诈尸(:з」∠)_

·依旧短小

·张口吃糖(:з」∠)_

————————————————————

21/怕黑
一目连扭头看荒,他冷着脸抱着一目连的小粉龙抱枕看着一目连铺床单。

“你……”一目连斟酌地看了口,荒把手中的小粉龙扔在床上,仿佛在宣告某种主权,“今天我睡这。”

一目连眨了眨眼,“哦……”荒撑住床沿,作势要往床上躺,“可以?”

一目连歪头把头发别到耳后,“可以是可以……但是为什么啊?”

荒的动作滞了滞,顿了一会儿才说,“我怕黑。”

“哈?”

“看起来似乎不怕,但实际上晚上会怕到睡不着觉。”说到这,荒微微叹了口气,“实在是……对不起神之子的身份。”

一目连心中顿起怜惜之情,搂住荒拍了拍他的背,也不管两人的身高差,“没事没事……”

荒默默地点了点头。

22/早起
一目连起了个大早,看着身边把自己按在他怀里的荒,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推了推荒的头,“起,起来了。”

荒唔了一声,似乎很不想起来,下意识一个肘击过去。

一目连“哎哟”了一声,皱着眉头坐起来,刚刚荒击在了他的肩膀上,力道不小。

正当他皱着眉头的时候,荒突然半梦半醒地伸出手抓住一目连的手在唇边轻吻了一下。一目连还听到一声模模糊糊的“抱歉”。

一目连看着自己的手愣了一下。

……哈?!

23/天生的模特
“你要和我一起去工作室?”一目连歪头,不是很懂荒提出的要求。

“嗯。”荒默默地把一目连的荷包蛋也吃了,“吾……”

“也可以。”一目连咬着筷子,目光在荒身上徘徊了一阵,“倒是我这……应该有适合你的衣服。”

他这应该有一套先前设计好的衣服,准备去时装展上用的。

给荒穿,应该不算……徇私吧?

十五分钟后,一目连看着换好了衣服的荒,陷入了沉思。

这流星妖是个天生的的模特!!!

24/只能穿我设计的衣服
真是个天生的衣服架子呢,一目连支着下巴在心里默念,在心里把妖狐拟定的服装往荒身上套,却发现自己心里有些不爽。

一目连非常爽快地直面了自己的情绪。

“荒,”他开口叫他,“你以后只能穿我设计的衣服。”

T.B.C.

【双龙】人妖负距离·伍

·这周的更新(:з」∠)_

·来,张口吃糖٩( ᐛ )و

————————————————————

17/心的温度
知道了原来荒还未成年,一目连对他的印象立马从高傲自大的中二神之子转变为口不对心的傲娇少年。

他突然想到荒今天还没吃饭,于是满脸关切地凑到荒面前,“你饿了吧?”

荒其实不用吃饭,但他看着一目连笑得眯起了眼的样子,实在是好奇他做饭的样子,于是神使鬼差地点了点头。

一目连嘟囔了一声我就知道,笑着拍了拍荒的肩膀,就转身走进了厨房。

荒没有去看一目连是怎样做饭的,想来也是用一些自己看不懂的东西。荒把刚才一目连在看的那本时装杂志拿起来,封面上是一个笑得端庄的女人,杂志的小角写着六个字。

『设计师:一目连』

一目连……是他的名字吧?

荒微不可见地勾起一点唇角,胸膛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微微发烫。

是心的温度吧?

18/其实也没有那么恶劣
一目连做饭的手艺和速度都不低,没过多久就已经煮好了饭。

“家里没什么菜了,”一目连拿了副碗筷放在荒面前,“两素一荤,你将就着吃。”

荒看了看摆在他面前的碗筷,倒是熟练地拿起筷子伸向了唯一的荤菜排骨。看见他会用筷子,一目连微微呼出一口气,支着脸兴致勃勃地看着荒吃饭。他对自己烹饪的水平还算满意,倒也想知道自己的手艺在身为神之子的荒眼里算什么。

一目连平时口味就淡,不知道荒的口味于是直接按自己的口味做了饭菜。荒把那块排骨送进嘴巴里,一对利落的眉毛舒展开来。

“好吃?”一目连歪头。

“好吃。”荒点了点头,一目连应该没有往里面放糖,但又有股甜味直直地渗到荒的心里。他放下筷子,第一次认认真真地看着一目连,“以后,你来给吾做饭可好?”

一目连愣了一下,荒来到人界住到他家里,除了自己还会有谁给他煮饭?于是他笑眯了一双星辰一样的眸子应下了。

看来,也没有那么恶劣呢。

19/星星很美
“对了,你是流星妖……星辰所化的妖是吧?”一目连饶有兴趣地问他,硬生生地把流星妖这个称呼吞进了肚子里。

荒皱起眉毛,说不是也不是,说是也不是。

一目连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做什么停留,他不是喜欢追问别人隐私的人。见荒吃得差不多了,一目连也站起身,准备收拾收拾碗筷了。

窗户没有关,有风吹来把窗帘吹开,一目连看到墨蓝色的夜空,几点灿烂的星光,在夜空中显得难得璀璨。

“荒!你看!星星!”一目连像是个看到了心爱玩具急于分享给他人的孩子,他拍着桌子,招呼荒看着城市中难得的星空。

荒从前不是很懂为什么人们会喜欢这些他随手用来夺人性命的小东西,但现在,他看着一目连的笑脸,似乎突然明白了。

一目连笑起来很好看,荒几乎要看痴了,恍惚间听到一目连问他星星是不是很美。

下一刻,他捕捉到一目连眼底闪过的灿如星辰的微光,然后他勾起嘴角。

“是啊,很美。”

20/你长得挺好看
一目连听到荒的回答,心底似乎又小小地雀跃了一阵,扭过头去,正好和荒的眼神对上。

一目连怔了怔,这次两个人都没有挪开视线。这是荒第一次这么认真地观察一个人,从一目连秀气的眉毛,到他闪着翡翠色彩的瞳仁,再到他唇色略淡的嘴唇。

“你长得挺好看的。”

一目连怔了怔,随即微微一笑。

“你也是。”

T.B.C.

【双龙】人妖负距离·肆

·这周的短小(:з」∠)_

·求不打求不嫌(:з」∠)_

·靴靴各位小天使qwq

————————————————————

14/一目连,过分了
一目连最后还是去找了套衣服给荒。

原因是荒听到他那句话之后直接围了个毛巾在腰间就出来了。

一目连愣了愣,两人四目相对了一会儿,一目连低头扶额把衣服递过去,“您穿,给您衣服穿,求求您快点穿。”

荒把手交叉在胸前,冷冷地哼了一声,没有动。

一目连见他久久没有动静,于是就抬起头来从指缝里看他。

“吾不会。”荒把头扭到一边去,面上还是一片冷静。

一目连把手放了下来,了然地哦了一声。

啧啧啧,还神之子呢,这不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吗?

一目连的恶劣因子爆发了,他伸手把荒按倒在沙发上,慢条斯理地把他淋湿粘在皮肤上的发缕拂开来。

荒木着脸看着他,一目连的领口有些大,俯下身来的时候,隐隐约约地露出他精巧的锁骨和胸前的一小块皮肤。

荒猛得坐起,把一目连从他身上推开,把头别过去。

“一目连,过分了。”

15/我觉得你有点欺负人
一目连被荒推开后还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是荒第一次叫他名字。

荒咳了一声,似乎也反应过来自己刚刚都说了些什么,一时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

一目连摇了摇头,伸手过去把衣服拿过来,抖了抖衣服示意荒把手抬起来。

荒沉思了一会儿,抬起手伸进了两边的袖子里,一目连顺手提拉了一把,衣服就算是穿上了。一目连垂下头帮荒扣扣子,荒垂眸看着他。

其实荒并不习惯有人靠得这么近,垂在身侧的手不知道该干什么一样地握紧。一目连正好抬头,眼神直直地撞进荒的眸子里。

两人又愣了一瞬间,荒站起了身,一目连也顺势松开了手,把头扭到另外一边去。

……欺负人。

16/你乖
气氛尴尬地教荒穿了衣服,一目连也去洗了个澡,准备睡觉。

一目连擦着半干的头发走到自己卧室的时候,荒正躺在自己床上。

一目连:……

一目连拽住荒额前的头发,发丝被拉扯的疼痛让荒皱了皱眉毛,睁开了那双眼睛。

一目连松开了手,“这是我的床。”

荒坐起来,赖皮似的抱住了身上的被子,扬起了他高傲的下巴,“吾不。”

一目连:……这个家伙成年了???

一目连撑着脸,一本正经地问荒,“流星妖,我问你,你成年了吗?”

荒思考了一会儿,“吾正好七百四十四岁,明年成年。”

一目连心中顿起了一种慈爱感,于是他伸出手,摸了摸荒的头发。

“你乖。”

荒:……???

T.B.C.

【双龙】人妖负距离·叁

妖怪荒×人类连

欢脱搞事向ww

——————————————————

10/连哥被人包了
听完了一目连昨天的奇遇,妖狐摸了摸下巴,“这么说,目前连哥正在和一个来历不明的自称神之子的男人同居??”

一目连:“你说的都没有错,但是我就是觉得很奇怪。”

妖狐:“……我觉得没毛病,老铁。”

一目连反手把手上的设计稿呼到妖狐脸上,笑容完美,“滚。”

妖狐“哎呦”地叫了一声,没有和一目连再在这个问题上讨论下去,一直到下午两人把所有的设计稿都导入到电脑上之后,妖狐支着脸看着一目连,“连哥。”

“什么。”一目连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屏幕,把设计稿备份到自己U盘。

“要不小生去你家看看吧,”妖狐凑近一目连,伸手把电脑屏幕遮住,“说归说,身为老铁,小生还是要对我们连哥抱有起码的人道主义关怀。”

一目连存了设计稿,把U盘拔下握在手里,眼睛眯起来,“看了也没用。”

妖狐:……????我就看看啊????

妖狐和一目连一块儿走到一目连家门口,妖狐在心里对这个不明男子的身份做了初步的判断——要么是真的灵异事件仙男下凡,要么就是中二男子闯良家妇男空门。

还没等一目连拿出钥匙开门,门就打开了,荒皱着眉头看起来心情不太好的样子开了口,“尔为何晚归。”

一目连直直地朝家里走去,“设计师工作时间又不定,我有的时候在工作室过夜都说不准。”

荒抿着唇,看见一目连身旁的妖狐,反手抓住一目连的手腕,语气不善,“此人?”

一目连回头看了妖狐一眼,对荒的举动有些不解,“我朋友。”

“尔竟然带男子回府,莫不是断袖?!”

“!!!不是啊!!!还有,这两件事之间有什么关系!!!”

“为何没有关系!!”

妖狐看着面前吵得不可开交的两人,背过身悄咪咪地在微博上发布消息。

平安京工作室 妖狐_v:咱连哥被人包了。

11/你没洗澡
当一目连在和荒的争吵中意识到还有妖狐的存在时,妖狐已经不见了人影。

“人呢?”荒很明显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不知道是不是一目连听错了,荒的声音居然可以听出一丝放松。

“应该自己回去了。”一目连略微不喜地看了一眼荒,凑近吸了一下鼻子,“你没洗澡吗?”

荒猛然被人凑近,后退了一步,深蓝色长发遮掩下的皮肤有些发红。

一目连懒得管他是不是仙男下凡会不会用现代的淋浴设施,他伸过手去抓住荒的手,直接拉着他进了洗手间。

“呐,这个是水龙头,控制水的开关;这个是花洒,水就从这里出来。”一目连一个一个地把这些东西的用处和使用方法说给荒听,某位流星妖大概是第一次听到类似的名词和物器,蹙着眉听得尤其认真。

“知道了吗?”一目连回头看荒,正好和荒认真又探究的目光对在了一起。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愣了一下,又同时把目光挪开。

“总之你先洗个澡……”

12/六尺之长
听着浴室内的水流声,一目连觉得大概是没什么问题了,突然又想到什么一样站在门外问,“流星妖,你身高多少?”

里面的水流声停住了,然后一目连听见荒沉沉地说了两个字。

“六尺。”

一目连在脑海开始疯狂演算。

一尺等于十寸,六尺等于六十寸,一寸大概等于3.33厘米,所以六尺大概等于……

两米。

一目连微笑着把手中准备给荒送进去的衣服扔到了地上。

好气哦,大概只有五尺的设计师一目连如是想。

13/没有衣服,去吹风
荒沐浴完,看着浴室里架子上挂的满满的毛巾,沉思了一会儿开口问,“尔有准备吾的衣服吗?”

接着荒听到有纸制品被很用力地扔到桌面上的声音,还有一目连冷静的声音,“没有衣服,去吹风。”

荒:???

T.B.C.

【双龙】人妖负距离·贰

120粉点梗

妖怪荒×人类连

欢脱搞事风qwq

————————————————————

06/堕神
一目连发觉自己接受了家里突然多了一个自称“神之子”的奇怪男子时,他正在纠结房间的分配。

一目连大学毕业后一直就是一个人,租的房子也只有一间卧室。现在家里突然多了一个人,房间的分配就成了一个最大的问题。

……一目连陷入沉思。

他不舍得他的床。

于是他一拍桌子,对那边冷着一张脸的荒开口说。

“流星妖,你睡沙发好不好?”

一目连:我觉得我要保持基本的礼貌。不管他同不同意,都要问一下,反正我也不听。

荒选择性忽略了一目连对他的称呼,皱着眉头,“沙发?”

一目连一脸纯良地拍了拍正坐着的沙发。

荒挑起一边的眉毛。

一目连笑容灿烂,“就是这个呀。”

荒沉下了脸,“吾看尔辈是在逼吾堕神。”

一目连:???

07/暂时甩不掉
现在两人之间的气氛很尴尬。

一目连抱胸靠在沙发上,冷哼一声,“你睡也得睡,不睡也得睡。”

荒冷着脸,嗤笑一声,“好,吾睡。”

一目连一拍桌子,“就算你是神也不能……诶?!”

荒冷眼看着他。

一目连讪讪地坐了回去,笑容僵硬。

荒把头偏开,“吾来到这个世界,暂时没有落脚之地,尔辈之房屋是吾如今最好的选择。”

一目连:???不是你怎么还赖上了呢???

08/床在吾在
哪怕一目连的职业是上班时间自由的服装设计师,他体内的生物钟也会让他在早上九点之前准时起床。

今天一目连起床之后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太对。

于是他走到客厅,然后发现某个流星妖大大方方地躺在地板上。

一目连:???

一目连自认为自己人还不错,哪怕荒是妖精也怕他感冒,于是一目连蹲下身,推了推荒的肩膀,“喂,流星妖,起床了。”

荒猛得睁开眼睛,冷若冰霜的眼神直直地落在一目连脸上。

“床在吾在,床亡吾亡。”

一目连:……不其实你并没有在床上。

09/春天到了我种星星
“今天的工作差不多了吧?”一目连探过头去问妖狐。

“差是差不多了吧……”妖狐歪头,对今日的一目连有些疑惑,“连哥今天怎么这么急着回去?”

“啊……这个……”一目连是真不放心荒一个人在家里。

不是因为别的,他总觉得自己的家落到荒手里可能药丸。

“养了什么宠物吗?”妖狐开始收拾书桌上的设计稿。

“是。”一目连点头,斟酌了一下词句,“我……养了个星星。”

星星?!

妖狐脑袋里冒出一句欢快的歌词。

春天我种下一颗星星,到了春天我就会收获很多很多星星~

听到了妖狐想法的一目连脑海里浮现出一幅画面。

他扛着锄头,荒露个头在外面,转眼秋天到了,他收获了好多好多个流星妖……

“噗……”

妖狐:???

T.B.C.

【双龙】人妖负距离·壹

120粉的点梗……拖到现在真是抱歉了qwq

妖怪荒×人类连的设定

这篇大概走欢脱搞事风qwq

ooc荒总和连连请注意qwq

@沉迷荒酱无法自拔 谢谢点的梗啦ww

————————————————————

01/幸运的一天
服装设计师一目连放下手中的铅笔,手下的设计师妖狐凑过来看刚刚出炉的设计稿。

“这一次的应该没有问题了吧?”妖狐支着脸,用铅笔在稿子上衣服的腰线处划拉了几下, “这里改成束腰怎么样?”

“可以。”一目连很爽快地说,正准备站起身的时候却被窗外掠过的亮光吸引了注意力。

是流星。

蓝紫色的亮光略过深灰色的天空,带着细碎的光点划过弧线。

“哎呀,有流星呢。”妖狐笑着看向一目连,“今天真是个幸运的日子。”

“可是流星……前天的时候气象局就已经放出消息了啊?”

“……能有些浪漫细胞吗?!”

02/到底谁中二
一目连是个唯物主义者,妖狐曾经说他冷静到缺乏想象力,也是不知道他怎么会成为服装设计师的。

“有流星诶,总监不打算许愿吗?”妖狐双手合十,“小生可是有愿望呢。”

一目连对于妖狐的自称嗤之以鼻,不想拂了妖狐的好意,于是很敷衍地开口,“希望以后设计的衣服我自己也能穿得上。”

……还真是实在的愿望啊。妖狐抽了抽嘴角。

一目连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人类真是难懂。”

……所以到底谁才是真正的中二?!

03/奇怪的关注点
一目连的脚步停在家门前,准备掏出钥匙,却发现门缝中隐隐透出蓝紫色的光。

一目连心中一凛,立马转动钥匙打开了门,家里没有来贼。蓝紫色光芒的来源,是悬浮在客厅正中央,深蓝色和浅紫色的棉絮状物体交织起来的……或许叫云更为合适一点,悠悠地散发着柔和的蓝紫色光芒。

一目连初步判断,这应该是星云。

于是他踱着步子绕着那片星云来来回回地走了好几圈,然后恍然大悟地双手一拍。

“原来宇宙中还有这么小的星云?!”

……关注点偏到外太空去了……

04/建国以后不许成精
一目连又绕着那片星云走了几圈,才想起来自己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情。

为什么家里会突然出现一片星云呢?

一目连陷入沉思。

然后他伸出手,完全没有防范意识地摸上了那片星云。

然后他眼前被一片突然散开的蓝紫色云雾霸占得严严实实,一目连眨了眨眼睛,愣在了原地。

……触屏的?

一个沉沉的好听男声带着淡淡的怒气响了起来。

“尔等凡人,竟敢触摸吾的本体。”

眼前的云雾慢慢散开,一目连看见一个高挑的模特身材的男人,深蓝色的头发仿佛抹了几斤发胶一样翘起一个不羁的弧度,身上穿着有华丽花纹的狩衣,身边还漂浮着几个球形不明物体。

一目连仰起头,这样才能看见那个男人的脸。挺拔的鼻梁,利落的眉毛,幽深的眼眸眯起来,闪烁着有些危险的光芒。

一目连的脑袋当机。

我到底碰他哪了?!

不对!!!!

这星云怎么成精了!!!

说好的建国以后不许成精呢!!!

05/关于名字

一目连想要做一本五三来平复平复心情。

然后他喝了口水。

“你说……你叫荒?”一目连侧头去问那个高瘦的男人。

男人眯起眼睛,“尔等凡人竟敢直呼吾的名字!!!”

“……那难不成要我叫你荒酱吗?”一目连歪头看起来不像实在开玩笑。

“……”荒眯起眼睛。

“咳咳。”一目连挪开目光换了个话题,“所以……你的本体是星云?”

“吾乃星辰之子。”荒扬起下巴,浑身上下透出一股威严。

“哦——”一目连把声音拉长,“所以是流星?!”

“……”

“那——你是想要我叫你流星妖呢,还是星云怪呢?”

“……”

“啊!你觉得星星精怎么样?”

“……吾名为荒……乃是星辰神之子……”

“诶诶诶!!!你好好说话!!!!别用流星砸人啊!!!!是妖精也不能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