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惜儿♥

这里是惜儿♥是一个双子精分的超可爱小文手♥沉迷小甜饼ww想让小可爱们叫我惜儿就好emmmm……
文手画手舞见加半个妆娘w文坑不毁不弃是个好文手w
勇漫/荼岩 丰雅/
阴阳师/双龙 酒茨 狐琴 博狗 灯刀 狼破 夜青/
名柯/新快 秀透 兰园 新兰 平和/
刀男/冲田/
盗笔/瓶邪 黑花/
欢迎勾搭www你们的关注评论和喜欢是本惜更文的动力呦w

【荼岩/哨向】绝对禁地·伍

这次的……emmmm……应该是糖吧?qwq

作业肝完了后面几天会清闲一点,说不定不止四更呢ww

今天的我依旧很咸鱼(:з」∠)_

————————————————————

感觉到安岩体内的精神力恢复了正常,白无兮把左手一扯,还带着温热鲜血的红线就被扯了出来,滴答滴答地滴在地上。

安岩已经疼到没有力气动了,胸膛上还有微弱的起伏,白无兮转身从医药箱里拿出一管药水,插入安岩的小臂注射。

安岩咳了几声,白无兮蹙起眉,按住了安岩的手臂,透明的药水顺着纤细的针管注入安岩的静脉,顺着血液的流动传遍全身。

药水打了进去,白无兮轻车熟路地用医用棉签按住针口,针头拔出了皮肉,鲜红的血被医用棉签迅速吸收。

白无兮反手把针管扔到垃圾桶里,安岩从白无兮手里接过棉签棒,白无兮退后一步,拿出纱布把安岩手腕上的血迹擦干净。

看见安岩伤口处血迹斑斑的样子,白无兮蹙着眉动作停在了一半,“我当初就不该答应你帮你觉醒眼睛。”

“哈……”安岩咧开嘴笑了,打了镇痛剂他感觉好多了,“那白姐也不会是我姐。”

白无兮皱着眉帮安岩擦去血迹,“……不和你较劲了。”

安岩呲着牙吸了口冷气,又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

白无兮没有抬头看他,“你和神荼有个任务。”

安岩翻开医用棉签看是否还有血溢出,“什么?”

白无兮低头收拾纱布,“我国军部出了两个卧底,你们两人只需要埋伏进去,发现他们,然后击杀。”

安岩挑了挑眉,“那也用不着我和神荼去。”

白无兮叹了口气,抬头看他,“是两个A级哨兵,塔那方面说神荼刚刚归来,要对他的等级进行重新判定。”

安岩把棉签折断在手里,哼了一声,“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白无兮从他手里把折断的棉签拿出来扔掉,“你们去任务地点之前,先去见一趟总指挥官吧。”

安岩蹙起眉。

神荼此时并没有那么轻松。

神荼把身下的床单攥在手里,药草味道的信息素弥漫在整个房间里,太阳穴处突突地跳着。神荼是很能忍痛的人,但这次的涨疼神荼却无能为力。

神荼把眉头紧紧地拧起来,眼睛里红了一片。

门就在这个时候被推开了。

神荼挥手,一道深蓝色的光刃便直直地飞掠了过去,“我叫你滚!”

站在门口的人迅速侧过了身,光刃擦着她的脸击在了背后的墙壁上。白无兮皱起眉,“我是白无兮。”

神荼把手收回按在额头上,语气不佳,“我知道。”

是安岩他就不会攻击了。

白无兮抱胸站在神荼面前,眼神冷漠地在神荼身上扫了几圈,反手从腰上的束带上摸出一管药水扔在神荼面前。

神荼抬头瞪着她。

“这是安岩的向导素。”白无兮退后几步,“你已经和安岩精神结合了,结合热也只有安岩的向导素能解了。”

神荼皱着眉抄起那管药水,眼睛都不眨一下地把药管插入小臂进行注射。

白无兮用手支着下巴,意味不明地笑了笑,“一旦触及失去的记忆,便会引发结合热。把这个药喂给你的人,很费心思嘛。”

神荼没有抬头看她。

白无兮哼了一声,直起身子。

事情越来越有趣了。

白无兮把嘴角的笑收敛起来,转身出了门。

神荼抬头看向关上的门,皱起了眉毛。

“神荼呢?”神荼隐隐约约听见安岩的声音在门外响起,神荼把眉头舒展开一点,把已经注射完了的针管藏进枕头下。

“在里面呢。”白无兮的声音响起,然后是愈来愈远的高跟鞋撞击地面的声音。

门被推开,安岩微微探头朝里面看,“神荼?”

“嗯。”神荼从床上站起来,“有事?”

“那个……”安岩挠了挠头,笑得没心没肺,“我把惊蛰还给你。”

神荼跟在安岩后上到了大楼的顶楼,安岩的步子走得不算快,神荼很轻松就可以跟上。一想到刚刚注射进身体里的液体是安岩散发着白兰花味道的向导素,神荼只觉得脸上温度有些发烫。

安岩轻车熟路地绕过迷宫一般的走廊布局,来到一面墙前,手指在一旁的液晶屏上轻点了几下,一个白色蛋状的物体就跳到了安岩肩上。

“moda moda。”毛蛋在安岩肩膀上跳了几下,转头看向安岩身后的神荼。

神荼眯起眼睛看着毛蛋。

“啊……这是四年前我们一起研发的AI毛蛋。”安岩伸出右手食指摸了摸毛蛋的头,“毛蛋,帮妈妈拿爸爸的惊蛰出来。”

神荼摸了摸鼻梁,别扭地把视线挪开。

毛蛋又回到了液晶屏里,随即,面前的墙便显现出了一小扇暗门。安岩打开暗门,里面是一把形状奇怪的木剑,正静静地卧在里面。

神荼下意识地握紧了右手,下一瞬间,木剑仿佛重新获得生命了一般出现在了神荼的右掌心里。

与此同时,伴随着一声低低的兽吼,一只雪豹缓缓从神荼身后走了出来,用力的尾巴在空中扫出一条弧线。

安岩对此似乎见怪不怪,他合上门,先前的那只雪白的长尾雀又出现在了安岩的肩上。长尾雀长鸣了一声,盘旋了一圈落在雪豹头上。

安岩颇有些无奈地蹲下去摸了摸长尾雀的尾翎,“小白,快从霜降头上下来,它待会儿又要咬你了。”

雪豹呲着牙,甩了甩头。长尾雀叫唤着,用翅膀死死裹住雪豹的耳朵,说什么都不肯下来。

安岩噗呲一声笑了出来,额前的头发抖动着。

神荼盯着他,眉眼慢慢变得柔和了起来。

心里有个小角,慢慢地塌下去了。

站在二人视线死角的白无兮抬手摸了摸耳廓,顺便把头上帽子的帽檐压了下去。

皮质的高跟鞋踩在地上,却像是踩在棉花上一样,发不出一点声音。

无聊。

T.B.C.

评论(2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