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惜儿♥

感谢来到这里的每一个人ww
正在为刚成立的舞团感到烦恼……但是觉得是值得的!!!
听说勇漫第三季有信啦?那本惜不勤快起来还真是不行了呢ww
微博@在下惜儿ww
微博是专门用来发车的hhh
欢迎各位小可爱们扩列wwQQ:1741795430

【荼岩/哨向】绝对禁地·三十三

·包括前面的……一起发了
·垂死挣扎qwq

——————————————————————

【神荼】觉得自己疯了。
他皱着眉看着面前的铁门,明明知道里面是一个恶劣的不明分子,可自己却还是借了师父的名义走到了这扇门前,他烦躁地甩了甩头,简直想反手抽自己一巴掌。
这个时候『塔』内派发任务的平板救了他,【神荼】低头看了看,迟疑了一会儿便推开了门。
也不去看里面的人的表情,【神荼】轻咳一下,“你不是想出去吗?我带你出去。”

与此同时,城东孤儿院。
纤瘦的少年站立在小院中央,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周身的空气扭曲着,他的面部表情扭曲着,仿佛正在忍受什么危及性命的痛苦。
不远处的房屋里,孩童们抱在一起哭泣着,护工明显被吓坏了,嘴上却还说着刻薄的语言,“你这个怪物!!!离远一点!!!”
少年抬起头来,深棕色的眸子满是迷茫和一抹不易看见的凶残,“怪物”这两字仿佛刺痛了他,他一声低吼,旁边的槐树剧烈地颤动起来,落了一树叶子。落叶间,他的声音仿佛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一般,“我不是……怪物……”
小院里弥漫着白玉兰的香味,却浓郁得仿佛毒药,逼得人喘不过气来,让人昏昏沉沉恨不得去死。
屋顶的小窗里,胸前写着罗倩的名牌的少女冷冷地看着这一场闹剧。【安岩】进院时她就已经被关在了这个小房间里,现在也在这。罗倩并不想出去,她只是冷冷地看着少年,皱起眉头。
“怎么……现在来觉醒呢……”
下面少年还站在那,他看起来像是被疼痛定在了原地,动辄死亡。
罗倩大概也看不下去,啧了一声,手中突然暴起红线击碎了窗玻璃。少女轻盈地落了地,红线随着动作缠上了少年的小腿,非常直接地用红线贯穿了肌腱组织,直接让那少年痛昏了过去。
这个方法直接,同时也痛苦。
然后罗倩直接用红线把【安岩】五花大绑了起来,很粗暴地拖走了。

安岩此时也被绑着。
他被【神荼】绑着,半个小时前【神荼】突然说要带他出去,谁知一出门这人便不知从那拿出了一卷麻绳,手速极快地把他绑了起来,十分粗暴地把他丢进了楼下停着的吉普里。
“我去做任务。”【神荼】冷着一张脸,仰着下巴,话语简明,“你不要乱跑,我带你出去。”
安岩几乎是对【神荼】有种盲目的信任了——不知是他顶着一张和神荼一样的脸还是别的什么,安岩几乎完全没有想到,此时的自己对于【神荼】其实就是一个陌生人,两人的交情蜻蜓点水,甚至还不如。
安岩点了点头,麻绳勒得他手臂隐隐作痛,他微微叹了口气,“道理我都懂,把绳子送了好不好?”
【神荼】用怀疑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他一番。
安岩又叹了口气,实在是觉得和【神荼】交流起来真是身心俱疲,于是他略微直起身,在【神荼】惊异的目光里和他首额相贴。
“要知道,我谁都可以反抗,唯独对你,神荼。”
“我难道还不够乖吗?”
也许是安岩语气里的疲惫无奈太过明显,【神荼】给他解了绳子,一言不发地开始开车。
安岩揉了揉手腕,觉得【神荼】踩油门的力度真的猛。

神荼的师父,也就是燕坪分区『塔』内的检察官——现在正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前的液晶屏上密密麻麻的全是已经记录在册的向导信息,他摸了摸下巴。
按理来说,他已经找了一个下午,不可能连一个向导的信息都排除不出来吧?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被人粗暴地撞开,门口是警卫纷乱的叫嚷声和一声满是戾气的“闭嘴”。
能闹出这么大动静的也就只有她了,师父叹了口气,挥挥手示意警卫退下。站在门口的少女啐了一口,干脆利落地把一个人扔到师父面前。
师父心里为这个被红线裹得密密麻麻的……生物道了一声歉,少女大大咧咧地把红线撤去,“燕坪分区『塔』内A级哨兵罗倩,捕获刚觉醒向导男性一位。”
师父心下一凛,弯下腰去看那位少年的脸,却觉得有些眼熟。
他瞳空微缩,一下子便想了起来。
罗倩看了一眼液晶屏,挑了挑眉毛,手中的红线顿时暴起击碎屏幕,接着坦荡地迎上师父的眼神,笑得没心没肺,“怎么?不该调查的事情就别问了呗。”
师父脸色逐渐苍白。

此时,在离『塔』100公里开外正在飞快疾驰的吉普车上,安岩躺在颠簸的吉普车后座上,突然间仿佛一串电流从太阳穴的这边直直地刺到了那边,安岩低低哼了一声。【神荼】的身子动了动,看起来是想要回头,却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动,只是默默降低了行车速度。
和上次一样,白无兮的声音再次在安岩脑海里响起,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这次安岩反倒没有那么反应。“白姐?”
“嗯,情况有变。”白无兮叹了口气,“这个时候的我真没干几件好事——她把那时正好在孤儿院觉醒了向导能力的你带回了『塔』,幸好我刚刚和她聊了一下,目前算是瞒下来了。”
“啊?”安岩晕晕乎乎的,“什么意思?我的向导能力不是在孤儿院觉醒的啊?”
“……解释起来太麻烦等你出来你就知道了,”白无兮压制住自己想骂一句“傻”的冲动,耐着心解释着,“乖,照顾好自己。这个时候的我脾气很不好,你最好躲着走。”
接着,还没等安岩有什么反应,白无兮便直接销声匿迹,仿佛她刚刚完全没有和安岩交流过一样。

看着白无兮睁开了眼睛,守在一旁的瑞秋终于是放下了心口一块大石,呼出了一口气,“白姐,你终于醒了。”
随即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那个……T.H.A.的基地旁埋伏了很多『塔』内的人……这件事和他说了吗?”
白无兮刚刚结束和『绝对禁地』的沟通,揉了揉太阳穴叹了口气,“和他说这些干什么?我难道不能解决吗?”
瑞秋噤声了,只是眼睛里还有忧虑。
白无兮看了她,揉了揉她的头,“他们自己都自身难保,这些事我来解决就好。”
说到这,白无兮忍不住看了一眼被红线缠绕住保护得严严实实的那扇门,声音忍不住放低了些许。
“更何况,我可是姐姐啊。”

T.B.C.
大概周五还有一更……我们春游qwq

评论(8)

热度(102)